醒过来的时候看见了一个不施粉黛却样貌俊秀,穿着一身学武之人才穿的简单的服装的小姐姐正日常护理自己,唐瑭赶忙站起身问:“这是哪里?”“这里是五花山。”小姐姐这样提问说。“我“我怎么会在这里?”唐瑭还是有点懵懂,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醒来的时候看见一个不施粉黛却样貌清秀,穿着一身习武之人才穿的简单服装的小姐姐正在护理自己,唐瑭急忙起身问:“这是哪里?”

“这里是五花山。”小姐姐这样回答说。

“我怎么会在这里?”唐瑭还是有点懵懂,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你晕倒在山门外,是我下山回来的时候发现了你,就把你带了回来。”小姐姐温柔地这样回答说。

“你又是谁?”唐瑭忽然意识到,必须知道这个小姐姐是谁的时候了,就这样问。

“我叫冯娟娟,我看过你的身份证了,你叫唐瑭,我比你大三岁,你叫我师姐好了!”小姐姐这样自我介绍说。

“师姐是什么意思?”唐瑭更加莫名其妙了。

“难道你不是来五花山拜师学艺的?我可是把你身上的钱都交给我师父当你的学费了,你可别说你来这里不是习武健身的……”小姐姐冯娟娟立即这样发出了连续的反问。

“哦,当然是……”唐瑭一听原来自己误打误撞到了一个藏在深山老林的武馆,还在自己昏迷的时候,被这个小师姐擅作主张将自己身上仅剩的一万多块钱当了学费给自己报了名——本想说当然是我从来都没想过这样——但转念一想,反正自己也不知道去哪里混日子,既然阴差阳错到了这里,权当是天意安排也就随遇而安吧,就回答说:“当然是慕名而来拜师学艺的……”

“一猜你就是,所以没征得你的同意我就把你身上的钱还有身份证什么都交给了师父,虽然钱少了点儿,但师父看在我的面子上,还是收你做了徒弟——走吧,你现在若是行动方便的话,我就带你给磕头拜师去吧……”小师姐冯娟娟一听唐瑭没否认是来拜师学艺的,显得很兴奋,脸上就泛起了两抹好看的红晕,急忙这样催促说。

就这样,唐瑭稀里糊涂地成了五花山武馆的一个学员。

后来才知道,这个所谓的师姐冯娟娟,其实就是五花山武馆老板冯师父的女儿。

当年冯师父与冯娟娟的母亲相爱,怀了孩子正打算结婚,却遇到一帮流氓围攻,试图祸害冯娟娟的母亲,冯师父竭力阻挠反抗,但对方还是有恃无恐,继续作恶,冯师父一怒之下,夺过其中一个流氓手里的尖刀……结果就出了人命!

冯师父因防卫过当过失杀人被判十年有期徒刑,碰巧在坐牢期间,结识一位隐姓埋名的武林高手,临终前秘密传授给了冯师父祖传的“十八般武艺”

坐了七年大牢,冯师父因表现好多次减刑所以提前刑满释放,却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正好得知冯娟娟的母亲已经郁郁而终,留下年幼的女儿冯娟娟无依无靠,就毅然决然带上冯娟娟到了深山老林,打算在这里开个武馆,靠自己的本事谋生……

开始的时候几乎没人来跟冯师父学武,但冯师父也不能眼看着年幼的女儿冯娟娟喝西北风啊,就下山去主动找愿意习武的徒弟——正好遇到几个想要学到真本事,将来成为高级保镖的年轻人,交了学费,带回山里,经过一两年的精心调教,个个都不再是一般战士了,不能说以一当十,一般情况下,三五个人都不是他们的对手了……

而且第一批学员“毕业”之后,回到社会上真的找到了高薪的保镖工作,就相当于给冯师父做了一个无形的广告,一传十十传百,来这里跟冯师父习武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了,最多的时候,居然有百八十人,等到唐瑭误打误撞来这里当了学员的时候,学员不算多,但也有三四十人……

这么多人在这样的深山老林里跟冯师父学习武艺,就需要有人像大学里的辅导员一样进行习武以外的各种管理,冯娟娟当仁不让,就充当了这样的角色……

而这次很意外,是她到山下办事儿回来的时候,在山门口发现了晕厥过去的唐瑭,将其带回武馆,发现他身上有一万多块钱,就以为他是来报名习武健身的,也就直接给他注册报名成了一个武馆的学员……

只是因为冯师父知道这个新来的学员只交了别的学员三分之一的学费之后,就吩咐冯娟娟说:“不能坏了规矩,你安排他勤工俭学吧——他有什么特长没有……”

“他填写表格的时候,倒是写了特长的护工厨艺……”冯娟娟这样回答说。

“难道他之前是个男保姆?”冯师父立即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但似乎他这方面的能力比较擅长……”冯娟娟只能这样回应说。

“正好,现在的厨子合同到期了,直接打发了,就让唐瑭接替厨子给大家做饭吃吧……”冯师父给出了这样的安排。

“那他什么时间学武呢?”冯娟娟一听父亲不是让唐瑭到厨房去当帮手,而是将厨房的全部业务都交给唐瑭一个人来打理,很是惊异,立即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既然他交的学费这么少,连他来这里的食宿费都不够,那就只好边担当这份儿工作,然后业余时间习武健身了……”冯师父直言不讳,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哦,知道了……”冯娟娟带着父亲的旨意见了唐瑭就直接问:“你以前干过男保姆?”

“别误会,我之所以写我的特长是护工和厨艺,是因为我家人需要我全方位照料,所以才自学了这些本事——要是硬说我当过男保姆,也没错……”唐瑭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听了唐瑭的解释,冯娟娟就有点不好意思地对他说:“对不起,是这样,我们这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谁的学费交得少,谁就要勤工俭学……”

“没关系,我身上有的是力气,有啥活儿需要我干的,只管吩咐我好了……”唐瑭以为就是平时多干点儿活儿,也就这样痛快答应了……

“冯师父的意思是,食堂的厨师正好合同到期,你又有这样的特长本事,所以,就由你来接替他,给全体学员做饭吃……”冯娟娟说出了大概的意向。

“全体成员?”唐瑭吓了一跳,做饭对于自己来说倒是没什么问题,但一听全体成员,就觉得有点可怕,别是很多人都等着自己给做饭吃啊,就这样问道。

“对,就是全体学员——大概加上教职员工一共有四五十人吧……”冯娟娟这样回答说。

“这么多人呀!”唐瑭一听差不多半百了,脑袋嗡了一声,就这样反应说。

“你很幸运,我们武馆最多的时候,差不多达到过百八十人,现在也就一半左右,你就偷着乐吧……”冯娟娟一看唐瑭听说有四五十人一副惊异的样子,就这样来了一句。

“一日三餐都由我做?”唐瑭一听,似乎没话说了,急忙这样问了一句。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完美管家俏总裁”,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