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绪渐渐地飘远,回了她回到下河村的那一年,所突然发生的一切都历历在目,这里成了她人生的一个新的起点。若也不是那场被动状态了手脚的试验突然发生了出乎意料爆炸,她一个因为未来科技强国的尖端人才怎会出乎意料落在这个一切未知的空间。当她醒过来的时候,只会觉得周围的环境浑然相同,周围若不是那场被动了手脚的试验发生了意外爆炸,她一个未来科技强国的尖端人才怎会意外落到这个未知的空间。当她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周围的环境全然不同,周围的人也都陌生而奇怪,她冷静的分析了半天,最终得出的结果是穿越。看来穿越这种事只要符合一定的条件是完全能够实现的,这是她作为一个现代人对当时情况的理解。。...

思绪渐渐飘远,回到了她来到下河村的那一年,所发生的一切都历历在目,这里成了她人生的一个新的起点。

若不是那场被动了手脚的试验发生了意外爆炸,她一个未来科技强国的尖端人才怎会意外落到这个未知的空间。当她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周围的环境全然不同,周围的人也都陌生而奇怪,她冷静的分析了半天,最终得出的结果是穿越。看来穿越这种事只要符合一定的条件是完全能够实现的,这是她作为一个现代人对当时情况的理解。

她不知道自己穿越到什么人的身上,又来到了哪里,这个家里穷的连个镜子都没有,她还是自己跌跌撞撞,顶着头晕找了一口水缸,模模糊糊的看见水缸里的人影,自己也吓了一跳。那水缸里俨然就是自己十二三岁时的模样。就在她震惊之余,就听到有人担心的喊着她的名字“云希”。

喊她的这个人她不认识,但是确实喊的是她的名字。她震惊的看着水缸里的自己,听着自己熟悉的名字,没想到自己竟然回到了十二岁时的样子。

震惊之余,她冷静的分析着,虽然有很多个自己存在于平行空间中这样的说法已经有人在研究证实,但没想到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她竟然带着自己所有的记忆在另一个平行空间里的另一个自己的身上复活了。那原本在这里生活的那个她又去了哪里了?是死了?还是像她一样穿越到其他地方去了。

云希虽然自认为内心强大,但是这样的情况也让她足足消化了一下午,之后她振作起来,既然活着,就总要活下去才行,不管在哪。

只是穿越的这个环境出乎意料的穷酸,她不知道身处何年何月何地,只是看起来应该是个落后的古时代。从那喊她的人那里得知自己的父母竟然都不要她,她是被这个所谓的外祖母养大的。而且听起来,自己以前是个自卑又懦弱的性子,想想也是,要是换做现代,一个爹不疼妈不爱的孩子又能好到哪里去,而她就是孤儿深有体会。只是她的性格完全和这个空间的自己不同,她觉得她们就像一个人的两个极端。

之后的四年里,她就这样在这个村庄里和她的外祖母相依为命,也是让她头一次感觉到有亲人关爱的感觉。所以不管她出去哪里总还是会回来,因为这里有个牵挂她的人。

而这棵桃树,就是她来到这里的根源,听说她当年就是从这棵树上摔下去的。

就在云希回忆往昔的时候,突然有人打断了她。

“树上那小子,前面是不是就是下河村?”

云希闻言转过头,看到两个衣衫华丽的年轻男子,她漂亮的眉眼间带着一股子不耐烦的意思。她吐掉嘴里叼着的狗尾巴草,说了一个字“是”,然后跳下树便走人了。

云希的声音虽然清冷,但是那好看的模样和好听的声音无不昭示着她是个女人的事实。树下的两个男子显然也是被震惊到了,没想到从身后看起来男子打扮的少年竟然是个貌美的女孩子,只是这女子看起来和其他女子的气质显然不同,似乎还带着一些痞气,更多的可能是男人该有的洒脱。

刚才问话的苏陌看着离去的背影感叹道:“啧啧啧,这女子要是好生打扮一番估计在都城也是数一数二的美人,可惜了!”

而站在一旁的俊美男子皮肤白皙,鼻梁很高,半眯着眼睛,长长的睫毛在眸底留下一道阴影,有种慵懒而高贵的感觉,但是又让人觉得疏离。他看着那背影半晌,才开口说道:“倒是很特别。”声音低哑而深沉,很有磁性。

“什么?”苏陌一愣,以为自己幻听了,一向冷傲的世子大人竟然也能开口评价一个人。这个让金都里多少女人疯狂痴迷的世子爷,竟然能开口评价一个穷山村里的女人。况且这是特别吗,应该是奇怪才对,没想到世子的品味倒是特别,难怪一直身边没有女人。

“抓紧办正事要紧,去下河村探探情况,你不想早日回都城?”世子忽略了苏陌的疑问,倒是反问起他来。

“想想想,咱们都出来一段时间了,还真是想回去了,这些个地方怎么能和金都比。”苏陌赶紧回道,他可巴不得早点回都城,他们这次是出来暗访的,所以一切都低调从简,日子自然也过得没有金都舒坦。

说着两个人向下河村的方向走去,只是注定要一无所获。

次日,云希驾着一辆普通的马车载着她的外祖母行驶在去往丰城的路上。

行至一处茶肆准备下来休息一下,但是却发现茶肆内有些不对劲。云希将马车牵至离茶肆稍远一点的地方拴好,然后对着车里外祖母说道:“您在车里等着,我去买点吃的马上就回来。一会儿不管听到外面有什么声音都不要出来。”

车里的王淑英点了点头,她现在一向听云希的,这孩子超出年龄的沉稳总是让她莫名的安心和信任。

云希走到茶肆,和小二说要买些吃食打包,还不等小二去拿,就听到一阵马蹄声传来,那些人开始蠢蠢欲动,一个个握紧了武器准备着。

云希观察了一下,除了这些看得见人,想必四周的树林里也隐藏了不少人,看这阵仗应该是个大人物。她淡定的对着小二说:“麻烦了,先给我打包吧。”

小二虽然看见茶肆里这些凶神恶煞的人也害怕,但也算见过些市面,还是迅速的去给云希拿了吃食,还不忘提醒云希说:“客官还是速速离去吧。”

话音刚落,一辆看起来挺阔气的马车疾驰而来,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反而是加了速的前行,看来来人已经算好会被敌袭,是殊死一搏。

就在马车准备冲过去的时候,地上几道缰绳瞬间拉起,马儿经过绊倒在地,马车也随之侧翻。就在马车翻地的一瞬间,驾车的人一个跟头翻滚在地,而车里飞身而出一个人,一身墨色锦袍,面色有些许苍白,但是却掩饰不住那俊美的容颜,可惜面容冷沉,一身煞气。

两个人迅速集合在一起背对而立。

云希倒是觉得这两个人看起来有些眼熟,但也没有细想。一看两人功夫就不错,长得也不俗,可惜不知道是得罪了什么人,这么大费周章的要置他们于死地。而且一看便是已经受了伤,这四周不知又埋伏了多少人,寡不敌众,难有胜算。

云希红唇微翘,熟视无睹的拿着自己的吃食准备离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大佬与傲娇世子”,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