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底,春意正浓,江南的秋天就一天天的热出来了。下河村一处破旧不堪的院子,一个年纪看出来十六七岁的女子懒洋洋的靠在门口,穿着最普普通通的男式麻布衣衫和长裤,袖口卷过露着一截白皙的小臂,头顶束起一个马尾,还歪歪扭扭地插着一个普普通通的桃木簪子。手里拿着下河村一处破旧的院子,一个年纪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女子懒洋洋的靠在门口,穿着最普通的男式麻布衣衫和长裤,袖口卷起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臂,头顶束起一个马尾,还歪歪扭扭地插着一个普通的桃木簪子。手里拿着一根狗尾巴草不停的和手指缠绕着。。...

四月初,春意正浓,江南的春天开始一天天的热起来了。

下河村一处破旧的院子,一个年纪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女子懒洋洋的靠在门口,穿着最普通的男式麻布衣衫和长裤,袖口卷起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臂,头顶束起一个马尾,还歪歪扭扭地插着一个普通的桃木簪子。手里拿着一根狗尾巴草不停的和手指缠绕着。

若不是那好看俊俏的样貌,任谁看了那打扮都以为是个男子。村里的人似乎早就习惯了她这样的装扮,只是为这丫头生在这样的地方觉得有点可惜了,这样貌要是放在大户人家,估计上门提亲的都能把门槛踏破。

隔壁的林婶子拿着一簸箕的硬饼子过来塞给云希,朝院子里的破屋看了看,“丫头,你爹来了?”

云希拿着一个饼子,掰了一点塞进嘴里,没什么味道,但是顶饱。隔壁的林婶家条件也不怎么好,但是对她们祖孙俩还是很照顾的,有时她一出去就是一段时间,都是林婶帮忙照顾外祖母。但是每次云希回来都会给林婶带一些野味和钱感谢林婶。

云希不紧不慢的把饼子咽下去,没什么情绪的回了一个“嗯。”

林婶子砸吧着嘴,语重心长的说道:“你这爹终究还是比你那娘有点良心,这回你外祖母的病恐怕他们也是管不了了。”说完见云希不吱声,便也没再多说什么,转身回家去了,只是心里心疼这祖孙俩。

房子里除了云希的爹,还有她的继母,至于她的亲娘据说在她小的时候就和城内的大户公子跑了。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她都不记得了,至于眼前这爹,几乎也没见过几次,只是逢年过节偶尔来个一两次。

一周前外祖母的病变重了,可以说她的病很重,至少在这个时代应该就是不治之症。因此云希才第一次上门找了云景天,想让他联系一下她那亲娘,毕竟外祖母是她亲娘的娘,她感到这次外祖母的病恐怕不是那么轻易就能治好的,只是想在外祖母最后的时间里让她那娘能尽尽孝道,免得外祖母抱憾离去。

云希听着里面的两个人争吵着,说的什么,门外听得一清二楚。她那继母于桂花说道:“凭什么去丰城的路费要咱们出,山高路远的要花多少钱?她又不是你妈,既然她女儿回信同意让她们祖孙俩去丰城,就该把银子拿了。她不是嫁进高门大户了吗,现在这是什么意思吗?”

“毕竟她老人家把云希养那么大,我这当爹的出这点费用难道还不成吗?这些年云希也从没上门求过我什么,就这一次我就不能帮一把了,好歹那也是我的女儿。”云景天虽然生气,但是说话的声音却是不大,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别以为你没偷偷过来送过钱,以前我都没和你计较,你还得寸进尺了是吧。总之这钱就该那女人拿,什么人啊,自己嫁给有钱人,连自己的老娘都不管不问,你一个前夫凭什么帮她管。你说你,是不是还忘不了那个贱人,你可别忘了,是那女人抛弃你,要不是我谁稀罕嫁给你啊!”于桂花不依不饶的说道。

云景天最不愿意提及当年的事儿,终是忍不住有些生气的说道:“你简直不可理喻。”但也仅仅只说了这一句话,便也不再做声。

这时屋门被一脚踢开,一道清瘦的身影站在门口,淡淡的开口:“联系好了就行,不用你们出钱。”

“云希。。。”云景天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很疏离的女儿,不知该说些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想了想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上面写了一个地址。“这是你娘亲在丰城的地址,你拿好了。”说着递给云希。

“人也看了,地址也给了,没你什么事儿了,快走吧!”于桂花催促道,她这次跟着来就是不想云景天拿钱给这祖孙俩,所以特意跟着来的。现在见云希说不用他们出钱自然心里高兴,赶紧催促云景天离开,省着这丫头一会儿再变卦。

云景天叹了口气,无奈的跟着于桂花离开了。

纤细白皙的手指捏着纸条,见人走了,才缓缓打开,上面只写了一个地址。云景天是村子里的教书先生,字写得还算看得过去,就是没什么志气,所以她娘才跑的,这也是她听那些爱嚼舌根的婶子们说的。

漂亮的眼睛盯着那行字,却带着一丝冷意。云希将纸条收起来,走到屋里去,躺在床上的老人看见她,脸上带着慈祥的笑容说道:“不用理会他们,咱们也不去丰城,我啊,死的时候有你在身边就够了。那个不孝的东西我也懒得去惹气。”王淑英知道云希是为了她,她不想这孩子为难。

虽然听到外祖母这样说,但是云希知道,人越到病重的以后都想见一见自己的亲人,外祖母虽然嘴上不承认,但是她知道她的心里还是惦念自己的女儿的,只是顾忌她的感受。

“外祖母,你就安心休息,明天我们就上路,快的话三天就到丰城。别的事情你都不用担心。”

云希说的别的事儿,自然是指钱财方面的事儿。

王淑英听了云希的话没说什么,只点了点头,这丫头做的决定是不会改变的。虽然从小是她将云希养大,但是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就都是云希做主了,日子也比从前过的好了,从没让家里缺衣少食过。两年前云希还打算带着她这老太婆去城里生活,只是她不习惯人生地不熟就拒绝了,这村子虽穷,但是她习惯了,云希也再没提过。虽然不知道这孩子小小年纪从哪里谋生计,但她也从来不过问,因为知道问了也不见得问的出结果,不过这孩子却给她一种让人安心的感觉,她也就任由她自己做主,从不干预云希的事儿。

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云希独自一人来到她经常去的小河边,这里有一颗桃花树,此时花开得正盛,花瓣洋洋洒洒的散落一地,她经常会一个人来这里。这颗桃花树是这个村子里除了外祖母和林婶之外让她还有点感情的地方。

她爬上树,看着周围的景色,心想如果这里没有外祖母,以后她恐怕不会再回来了吧,就这样再好好看看这里的景色吧。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大佬与傲娇世子”,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