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遇上黎文宇时,我帮你看了下他的生活经历。他自主再创业开的公司近几个月实则生意昌隆,实际是亏小于盈。他想不断地的发展客户不断壮大公司,却忽视自己公司生产力的严重不足。时间一长,必会交不出客户所需的订单。”系统慢慢的地说。等了老半天,听系统终于等到说出来了些等了半天,听系统终于说出了些像样的东西,颜青满意的点头,“照你这么说,他的公司不日就将破产?”。...

“宿主,遇到黎文宇时,我帮你看了下他的生活经历。他自主创业开的公司近几个月看似生意兴隆,实际是亏大于盈。他想不断的发展客户壮大公司,却忽略自己公司生产力的不足。时间一长,必会交不出客户所需的订单。”系统慢慢说道。

等了半天,听系统终于说出了些像样的东西,颜青满意的点头,“照你这么说,他的公司不日就将破产?”

“是的。不过,从衰变到破产应该还需大半年。这段时间,正好是你和徐帆的公司升起来的时候,到时,你可以利用自己的资源,想怎么帮助就怎么帮助。”系统分析着说道。

“帮助他破产的公司缓过劲来?”颜青翻个白眼。如果不是今天黎文宇不断刷新自己对他的看法,说不定她真会帮助他渡过难关。

现在嘛,她还得好好想想。

另一边,被气的七窍生烟的沈母和沈浩然,决定明天就去颜青的公司堵她。就算拼了这张老脸,他们也要从颜青手里掏出那一千万!

沈母冷哼一声,心里很恨的想:她就不信在这么多熟人面前,沈颜青还会给她甩脸色,敢传出她是个不孝女的名声!

第二日一早,颜青早早踏进公司。

早到了十分钟,公司里就只有寥寥几人。

看到颜青进来,都抬了抬眼,笑眯眯的各自说了声“早”。

沈颜青的包子属性,在公司里还是挺吃得开的。毕竟,谁也不会对一个不会拒绝帮助自己的人给脸色。

颜青一个个打过招呼,到了自己的位子。

没过两分钟,徐帆也踏进公司。

他和颜青不是一个办公室的,不过今天直直往颜青的位子走去,让在场的人都为之侧目。

徐帆是这个公司的新起之秀。他不止面容英俊,而且工作能力强,在很多女生眼里是个很好的潜力股。如今看到他笑容满面的走向原本不怎么熟稔的沈颜青,办公室里的人心底瞬间升起无限八卦。

一个文件袋放在颜青的桌上,透过透明封皮,可以清晰看到捐赠合同几个大字。

颜青抬头道谢。

“有什么问题再来找我。另外,下班后我们再详细聊聊吧。”徐帆说道。

“好。”颜青点头。

等徐帆离去,颜青拿出合同看了起来。

坐于她身后的一个同事瞄了几眼,再难以压制震惊的情绪,吼道:“我的天!沈颜青你把一千万都捐了啊!”

“什么!”

“啊!”

办公室里的人顿时全部站起围拢过来。待亲眼看到颜青手中的合同,才艰难的相信眼前的事实。

“沈颜青你脑子是不是被门夹了?”一个女同事尖叫道。她实在不能理解沈颜青的做法。

颜青皱皱眉,不满的看了眼女同事。

你脑子才被门夹了呢!

同事们正吵吵闹闹的批评沈颜青不给自己留点的时候,公司老总一进门便看见了这么一副画面。

“都干什么呢?月底奖金不要了?”他威严的吼道。

众同事忙作鸟兽散。

见办公室恢复正常,老总稍稍满意了点,看到颜青,说道:“沈颜青,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哦。”颜青答应,起身跟随老总。

才走两步,就见门口冲进来两个背着大包小包的一男一女。

女的是常见的农村中年妇女打扮,男的看样子是她儿子,穿着不伦不类的衣服,烫着耀眼的黄毛。

老总和颜青均愣了下。

老总是没想到自己公司会走进来两个土包子。颜青是没想到沈母和沈浩然来的还挺早的,并庆幸她的准备已到了手上。

沈母一瞧见沈颜青,不管三七二十一,扯开嗓子就奔了过来。

“沈颜青!你让妈我好找啊……”

颜青眼疾手快,往老总身后一躲。

沈母刹车不及时,“咚”,撞上没来得及反应的老总。

老总被撞的往后倒退两步,一下摔倒在地。

“总经理!”

看似不妙的颜青又往旁边站了两步后,眼睁睁瞧着老总摔的龇牙咧嘴。这下,老总心里肯定对她,对沈母,对沈浩然有怨气了。

“妈!”

沈浩然冲上来扶起沈母。

陆陆续续进公司的同事和坐在办公椅上的瞧见老总的狼狈样,纷纷上前慰问。

“你!你!”沈母指着颜青的鼻子气急。

她撞的也挺狠的,鼻子酸溜溜,眼睛里蓄满了泪水,一瞧,还挺可怜的样。

“姐!你怎么能这么对妈!你这一躲,妈不撞地上了!”沈浩然帮沈母说完未尽的话。

“她这么横冲直撞,好像要吃了我的样子,我能不躲?换你,你发誓你不躲?”颜青翻白眼。

沈浩然当然不会发誓,不过不代表他不会反驳,“那你也要扶下妈呀!你看妈摔的!”

“我们总经理还被撞地上了呢,万一他有什么事,她能承担的起吗?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非要气急败坏,像要冲过来打我一样?”颜青毫不示弱的反击,不过面上装的委委屈屈的。

这让一旁的同事们觉得确是颜青有理。沈母就这么冲进来,一看就是来找沈颜青算什么帐的。不躲,难道真等着挨揍?

被颜青点名的老总黑脸。合着他被沈颜青的妈撞了,沈颜青还要咒他?

“你,姐你怎么能这么说!这是妈!”沈浩然被说的词穷。

“是妈就可以犯错后,当女儿的无条件原谅了?那我如果被妈打的进医院,是不是也要无条件原谅?”颜青可不管沈浩然说的。她把这具身体里的怨念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好了!”沈母抽抽鼻子,大喝。

“沈颜青,我们今天来不是和你扯皮的。你昨天把我们关门外一天的事我也不追究你了。就说说我和你爸辛辛苦苦拉扯你长大,供你吃,供你穿,供你上大学,如今你有钱了,是不是该孝敬我们?还有你弟,长这么大没谈过恋爱,全是没钱惹的祸。你是不是也该为你弟打算打算?”沈母转换态度,突然打起了亲情牌。

可是听在旁人的耳里,却感觉怎么都奇怪。众同事眼悠悠的望向颜青。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快穿之我只想成神”,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