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文宇然后紧走两步见状地说:“沈颜青,刚你弟弟打电话来问我你在哪里!电话里听出来语气挺急的……”“我弟弟给你打电话?”颜青吃惊地问着:“他怎么明白你电话的?”“他……”黎文宇有些不好意思的地说:“今年过春节时,我们也不是办了个同学聚餐吗?早上说到后面,黎文宇的眼神有些闪烁。。...

黎文宇接着紧走两步上前说道:“沈颜青,刚刚你弟弟打电话来问我你在哪里!电话里听起来语气挺急的……”

“我弟弟给你打电话?”颜青惊讶地问道:“他怎么知道你电话的?”

“他……”黎文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去年过年时,我们不是办了个同学聚会吗?晚上你先回去了,我晚走,又多喝了点酒,正好坐上你弟开的出租车。呵呵,都是同乡、邻乡的熟人,你弟听说我也在魔都,还和你偶尔有联系,就问我要了个电话。还有,他有时候会……”

说到后面,黎文宇的眼神有些闪烁。

“他是不是问你借钱了?”颜青从脑中抠出沈颜青的记忆。

她这个弟弟去年开出租车也不过开了三四个月,绝大部分都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过完年,他就不开了。不过那段时间,他只要拉到一个和自己家里沾亲带故的,就会要电话,然后打着乡里乡亲的关系,借钱!

借了钱,却不还……

为此,被好多人找上门来要债。

结果还是沈颜青东拼西凑,帮他把钱还了……

那段日子,沈颜青天天吃咸菜配白粥,记忆尤其深刻。

所以,颜青一下就问了出来。

“是……”黎文宇不好意思的笑笑。

“喂!你是他姐姐,那是不是帮你弟弟把钱还了?”黎文宇的女朋友立即说道。

颜青看向有些咄咄逼人的女人。

还没走的徐帆见场面有些难看,想上前帮忙,被颜青伸手拦住了。

随后颜青看向黎文宇,淡淡的说道:“谁问你借的钱,你就问谁要。我不是散财童子,天天帮着别人还钱。”

“诶,你怎么说话的?”女人一听就想上前争论,被黎文宇一把拉住。

“颜青,不好意思,我没想你帮你弟还钱。只是正好说起你弟有我电话的事……”黎文宇拉着女人,眼神安抚了下。

待女人平静,他又说道:“对不起,颜青,我多嘴了。那个,我其实只想说,你弟弟电话里听上去真的挺急。你要有空,就回他个电话?”

“我知道了。”颜青面无表情的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慢慢逛。”

接着,她对徐帆点了下头,踩着高跟鞋冷然的离去。

“沈颜青?”

身后传来黎文宇诧异的声音。以前,沈颜青对他说话总是细声细语的,可不会这么不给面子……到底是中了奖,不一样了。

徐帆见颜青离开,对黎文宇点了下头,随后也走了,商场里就只剩下黎文宇和他的女朋友。

女人甩开黎文宇的手,不满道:“干嘛不问她要钱?她中了彩票,有的是钱。”

黎文宇好声好气地说道:“艺艺,沈颜青说的没错,她的钱,没必要帮她弟还。艺艺,我也不差那几千块。以后,等我生意做大了,几千块还不是赏给乞丐的钱?来,你刚不是说看中一件衣服吗?我们这就去买。”

“哼!”名叫艺艺的女人傲娇的扭了下头,“那还不快去!”

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一家高档服装店,走在后面的黎文宇面色却没了哄女朋友的小心翼翼,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文宇,听你的意思是你同学的弟弟是个乞丐喽?那乞丐的姐姐也是乞丐吧。文宇,你说这话是讽刺呢还是嫉妒人家啊?”正比划着衣服的女人冷不丁嘲讽了句……

……

从寄存柜取背包的颜青可不知两人如何聊她。不过就算知道,以她上一世在医院看惯人情冷暖的世态,她也不会在意。

为难的看了看脚边的大包小包,颜青最后决定,将背包里的旧衣服扔掉。然后把整理好的新衣服放进背包,接着去外边打车让司机送自己去就近的五星级酒店。

一时间是租不到好房子的,而且,她也不打算再租房。等明天有空了,颜青决定就去看房!

之前老旧小区的房子,她是不准备再回去了。

因为她不想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下,与沈颜青的家人发生无所谓的争执。

而且她相信,沈颜青的母亲弟弟,必定会留一个在那等她!

在酒店泡好澡,舒舒服服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颜青,由此想到沈颜青的家人同样知道她公司地址……

明天公司肯定是要去的……

颜青拿过茶几上一新一旧的两部手机。试了试新手机的功能,觉得不错,又翻了下通讯录,看到孤零零躺在里面的徐帆电话,随即便想看看旧手机上的通讯录。

旧手机刚开机,一大串接连不断、急吼吼的铃声就此响起。

颜青吓了一跳,直直将旧手机搁茶几上响了三分钟停止后才重新拿起来看。

沈颜青妈妈的未接电话一共有一百三十六个,她弟弟沈浩然的一共有两百零八个。其间还夹了几百条短信。所有内容无不是问沈颜青在哪?为什么不接电话?干啥关机?

从这几百个电话和几百条短信后面,颜青还看到了刚刚发来的一条信息。

点开一看,是黎文宇的。

短信上写着:颜青,回到家了吗?今天你似乎有点不高兴?是不是我哪里说错话了?可我不是有意的,改天我请你吃个饭道歉吧……

时间是半小时前。

颜青看着这条短信,忽然觉得心口不舒服。

不是真的不舒服,是被恶心到不舒服。

这种虚伪,自以为是,有了女朋友还想着和其他女人搞好关系的男人,沈颜青是怎么看上的?难道就是被这拙劣的花言巧语骗了?

可是,任务二居然是补偿黎文宇,还要让之前的婆家对她有好感!

颜青觉得脑袋又开始疼了……

只是她不了解的是:沈颜青从小就内向,不怎么和别人说话,又因家里人的关系,没有感受到多少关爱,所以当有一个人对她表现出一点温柔体贴时,她就会把那人放在心上,记在心底!

这也是沈颜青会嫁给黎文宇的原因之二。

颜青闭上眼,思索该怎么完成任务二。

幸好,沈颜青的残魂并没有要她以再次结婚作为补偿。不然,她可得呕了……

“叮铃铃~叮铃铃~”

清脆的铃声打破她的沉思,在她手里急躁的响起。

睁眼一看,又是沈颜青的妈妈。

摩挲了下接听键,她准确的按下。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快穿之我只想成神”,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