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的病房,急切的弟弟,拼命地紧急抢救自己的医生……颜青费劲的眨着眼睛,轻轻旋转渐渐地变的身体僵硬的脑袋,望着窗外很明亮的阳光。阳光,正绚烂……没多久,周围混乱不堪的声音终归但是消失了了,她的目光在弟弟再放大的面孔下丧失了生命的光芒。……颜青感觉身体一轻,还没好阳光,正灿烂……。...

白色的病房,焦急的弟弟,拼命抢救自己的医生……

颜青费力的眨着眼睛,微微转动渐渐变得僵硬的脑袋,看着窗外明亮的阳光。

阳光,正灿烂……

没多久,周围混乱的声音终究还是消失了,她的目光在弟弟放大的面孔下失去了生命的光芒。

……

颜青感觉身体一轻,还没好好体会这种感受,下一刻她便来到了一个周围都是星光的世界。

就像是站在宇宙中一样,她的头顶、脚下、身边都是亮晶晶的星子,无边无际,看不到头。

这是,哪?

“有人来了。”

她的头顶突然响起一记冰冷的声音。她努力寻找声音的方向,却并未发现出声的人在何处。

“让我看看。”又一个声音挤出来似乎在打量她。

“灵魂居然这么弱,没意思,撤了……”那个声音隐去时说道。

“哼,这么弱的灵魂第一个任务就失败。不值得不值得……”那个冰冷的声音也逐渐消失听不见。

“是呢是呢,也不知道她怎么跑到星网来的,灵魂居然没消散。”

“这么弱还不如一开始就消散,嘻,我们都不选她,过会灵魂消散的滋味可不好受。”

“嗯嗯,难得在这里看到灵魂消散呢……”

其他隐隐约约的声音在表达对颜青的嫌弃后,也没了声音。

它们是什么意思?

颜青感觉脑壳疼。

说她灵魂弱?

原来她现在是灵魂啊……

可是,什么选不选?不选她,她就会消散?

颜青心里一阵慌乱,在这空旷无人的星空中朝着上方焦急地喊了一声:“喂……”

尾音还未落下,她的灵魂猛然一颤,虚弱感突然袭来,使她重重跌倒在地。

颜青大口吸着气,虽然这对于灵魂来说毫无意义。

灵魂脱离肉体的轻松已消失不见,生病的痛苦再次袭来。

她就要消散了吗?

她的人生难道就是在生病与死亡之间轮回吗?

看着周围星光璀璨的未知世界,颜青眼中闪起不甘。

朦胧中,她看到头顶上方飞快地射来一道白光,“咻”地撞上她。

……

“嘀……系统已绑定。”

“嘀……宿主灵魂太弱,陷入昏迷中……”

好一会,颜青脑中再次响起机械的声音。

“嘀……由于系统绑定,宿主灵魂逐渐稳定,可开启任务传送。”

星网中,颜青的身影突然消失。

上方,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原来是它……呵,快被淘汰的系统和快消散的灵魂,这组合真有意思。”

“有意思,有意思,嘻嘻……”其他声音附和着。

……

南方号称魔都的大城市里,位于市中心偏远些的一处老旧小区的出租房内,斑驳脱落的墙皮上挂着的二手空调正嗡嗡嗡的工作着。

与此同时,室外阳台边一棵香樟树上的知了正拼了命的喊叫着,和室内空调的响声相呼应着。

颜青揉了揉酸涩且紧闭的眼睛,停顿了会,刹那睁开不可置信的双眼。

一瞬间,大量信息汹涌而来,让她不适的又闭上眼。

她这具身体名叫沈颜青,大学在魔都毕业后就直接留在了辅导员推荐的国企上班,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在公司里的表现无功无过,所以每月工资一直维持在几千块的水平。

在消费极高的魔都,这点工资付了房租、水电煤,外加生活费后,能省下五百到一千已经是超级节约的了。

这种日子一直维持了三年,沈颜青也在这老旧的小区里租了三年。

然后某一天的下班路上,路过小区附近的一个福利彩票点时,闲来无事的沈颜青心血来潮买了一张彩票。

等开奖时,她惊喜的发现自己中了一千万!

一千万是什么概念?

一千万可以在离市中心远点的地方买个三室两厅的房子还有很多富余!

一千万可以让她自己做老板,不用再给别人打工,拿固定工资!

一千万可以回老家盖栋别墅,过上地主婆的生活!

沈颜青激动的心情在兑完奖金后仍高涨着,她单纯的性格又在同事朋友好奇询问的情况下,把自己中了一千万的消息透露了出去……

如此,她在老家的亲朋好友都知道了。

就在她思考留在魔都还是回老家的时候,第一个找上来的就是她的母亲和弟弟。

她母亲开门见山就让她回老家盖别墅去。说拿了那么多钱,何苦再在大城市里拼死拼活的赚钱,回家当个富婆多好。

沈颜青的妈妈还隐晦的提醒她,她二十五岁的弟弟还没和女孩恋爱过,她老妈和她老爸到了五十多岁了还没享过福……

沈颜青明白自己母亲的意思。

从小到大,弟弟一直排在她前面,有什么好东西,爸妈总会先紧着弟弟,而她,只能用弟弟剩下的。就算弟弟欺负她,她回骂几句,也会被爸妈批评是她的错。

她有埋怨过,可从小被欺负,忍气吞声惯了,她的性格也就变得逆来顺受。

看着自己母亲夹白的头发和弟弟期待的眼神,于是沈颜青同意了。

这一回去,就是沈颜青噩梦的开始。

盖完的别墅被爸妈和弟弟选了最好的两间房理所当然的住了进来,而她只住了个朝北的房间。

剩下的几百万,被弟弟分去两百万谈恋爱,又被爸妈分去三百万当养老的钱,接着又被闻讯赶来的各路亲戚以各种理由借去一百多万。

最后,她手上只剩下了九十六万……

她母亲在看到她低落的情绪时,还安慰她:女儿家最终都要出嫁的,以后她不在,她弟弟和爸妈有了这些钱就有了依靠,今后她在婆家也不需要再操心他们的事了。

沈颜青虽然觉得不对,但包子属性发作,不敢违逆自己的母亲,只好默默的点头了。同时她也在想,以后这样也好,爸妈和弟弟不用再烦她了。

可惜事情哪有那么简单……

两年后,已结婚一年的沈颜青就被爸妈和弟弟跑到婆家来问她要钱!

原来,她弟弟娶了老婆后,在他老婆的撺掇下,用所有的钱买了股票。

一开始的确赚了。沈颜青的爸妈见股票那么能赚钱,便在弟弟的怂恿下也投入了所有的钱!

几天后,股票大跌。

不死心的一家人又把别墅卖了投进去,结果可想而知,输的一败涂地……

过惯了富裕的生活,一下没了钱,这让沈颜青的爸妈和弟弟特别不习惯。再加上沈颜青弟弟老婆的吵闹,这时候,他们便想到了沈颜青手中的九十六万。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快穿之我只想成神”,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