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脸上的羞惭,刘靖柔望着反倒更觉心痛:“你又也不是不知道我出自于江南大名鼎鼎大名的皇商刘家,什么都不多,惟独钱多。但是是多用些银子罢了,有什么过意不去不过意不去的,你高兴最紧要。”眼前的小人儿但是她从那么小小的一点儿望着一点儿点慢慢长大出来的,她寄托希望了自己在林家对家眼前的小人儿可是她从那么小小的一点看着一点点长大起来的,她寄托了自己在林家对家人的绝大部分的思念,剩下的那一部分还是在长大就不爱跟她说话已经去书院读书的继子林敏浩身上。。...

她脸上的羞愧,刘靖柔看着反而更觉心疼:“你又不是不知我出自江南大名鼎鼎的皇商刘家,什么都不多,唯独钱多。不过是多用些银子罢了,有什么破费不破费的,你开心最要紧。”

眼前的小人儿可是她从那么小小的一点看着一点点长大起来的,她寄托了自己在林家对家人的绝大部分的思念,剩下的那一部分还是在长大就不爱跟她说话已经去书院读书的继子林敏浩身上。

“病还未痊愈呢,躺着好好休息。”刘靖柔看着她闭上眼睛,呼吸平缓,估摸着睡着了,才替她放下幔帐,起身离开。

走的时候林萱还听到她轻声细语地叮嘱喜儿她们要仔细照顾她,不要吵她之类的话。

林萱睁开眼看着帐顶的梨花,心道:能够重活一生,重新认识身边的人,何其有幸!

手不自觉的摸上自己的肚子,曾经自己也是有机会成为一个母亲的,只是……

孩子,那是林萱心中不能言及的痛。

想到此就忍不住会想到那面目狰狞的计鸿文,双手紧紧拽着衣服,指节都由于她的用力而泛白。

亲生骨肉都能狠心逼她打掉,真是堪比豺狼虎豹!

就在恨意快要淹没理智的时候,突然眼前浮现一道器宇轩昂的身影。

一张眉目俊逸,但是带着冷然的脸出现在了眼前。

呀~

低声惊呼了一下,林萱不由地一楞,低语自问:“自己怎么突然想到他了?”

从未想过有一天原本不太熟悉的人竟然会成为自己堕入深渊的救赎。

重生第一天,大起大落大喜大悲之后林萱的心神终于是熬不住,直接昏睡了过去。

回去的路上,林蕊故意放慢脚步等着林芙跟上来,才对自己的贴身大丫头逢喜说道:“逢喜,你可知道二姐姐有没有从刘姐姐那回来?”

逢喜摇头回道:“婢子尚不清楚,姑娘又不是不知道二姑娘跟刘家姑娘好得跟一人似的,这会儿宴会估计正是热闹的时候,刘姑娘肯定不会放二姑娘回来的。”

林蕊自然知道这些,只不过是想刺激一下林芙而已,毕竟她想出去社交的心思大家都懂,只是就她那出生,林蕊看不上,林蓉更是。

她姨娘敢背着她们母亲,趁父亲醉酒的时候爬父亲的床,有了身子之后,母亲心善没有一碗汤药给她落胎让她平安降生。

只是无论是她姨娘还是她自个,都以为父亲不爱搭理她都是被母亲挑唆的,真是不知好歹。

这事也不是什么隐秘的事情,林府上上下下都知道,林蕊自然在懂事的时候就从嬷嬷那里听了几嘴。

打那起就不爱跟这三姐姐玩。

再年长些,稍微懂了点男女之事,就更是以欺负林芙为乐。

父亲是母亲的,也是他们的。

意外多了个林芙,就是插在他们一家子心口的一道梗,让他们看着难受还必须得接受。

随后逢喜又说道:“这次参加的宴会听二姑娘屋里的白鹭姐姐说可是凤玲郡主组织的,那里必然有很多贵女参加,二姑娘说可以带上姑娘的,偏姑娘不想动弹。”

林蕊赞赏的看了逢春一眼,又瞄向林芙,果然她已经脸色难看,双手拧着帕子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管她想什么,林蕊洒笑一声说道:“二伯娘送的鸡丝绒蛋糕肯定已经到了,我们快点回去,这可一定要趁热吃才香。”

说着就不管林芙,加快脚步走了。

本来林芙就慢悠悠的在走,早就希望跟林蕊拉开距离了,因此这会她干脆就站着不动了。

不过是鸡丝绒蛋糕而已,虽说是新出来的,可林萱前两天未生病的时候早就请她尝过了,她才不稀罕呢。

虽然说凤玲郡主举办的宴会她也很想参加,可是……

她现在更想不通的是为什么林萱对她的态度突然转变那么多,难道是因为她害她生病了?

可是不是她自个说不想随着二伯娘出门,又没有什么好的借口,她才出手帮了她一把嘛。

就是一不小心量过了些,可那也只是让她多昏睡了两天而已,又不会落下病根。

林萱从病中醒来以后她就赶着去看她了,结果她倒好,见了她,不说欢喜还耍性子处处为难她。

真是让她心里又气又恨。

可是林芙更担心林萱会因此一直疏远她,不再处处依着她,那她该怎么办?

嫡母肯定是靠不住的,父亲也只当没她这个女儿,她好不容易巴结上林萱,还让林萱事事听她的,难道真的就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闹翻了?

见她面色一会青一会白的,梨香“姑娘,可是现在就回去?还是去园子里走走?”

深深地吸了口气后,林芙道:“去园子吧。”

现在她可不想再去面对林蕊那张嘚瑟得意的脸。

喜儿看着彩云从梳妆台边上的柜子上拿过来一只浅粉色的香囊走过来,心里有所猜测,彩云一开口果然应了她心里所想。

“喜儿姐姐,姑娘让我将这香囊拿去还给三姑娘,这儿就麻烦你守着了。”

“快去吧,别误了姑娘的事。”

等着彩云出去了,喜儿转头向床那边看了一眼,那垂落的烟绡罗软帐随着从窗户吹进的微风轻轻摆动,让人看不真切帐内的人儿。

喜儿心里暗道:姑娘真的是变了,只是这种转变不知道能够维持多久,但愿老爷夫人在天之灵保佑姑娘能够一直保持清醒。

不多时外面传来低语声,喜儿见林萱睡的沉,轻手轻脚的走到窗户边上将窗子关上,隔断了外面的声音。

随后来到外间鸡翅木石面月牙桌跟前,还没等她拿起放在上面的针线篮子,就听到了敲门声。

出了外间来到厅堂,微微打开门,就见庆儿一脸喜色,见她想说话,喜儿忙竖起手指放在唇间,等她出了屋子才问道:“什么事儿值得你那么高兴?”

庆儿笑眼弯弯压低声音回道:“喜儿姐姐怕是还不知道,刚刚前头传来消息说大少爷已经考中,中了秀才了。我就跑来给姑娘报喜来了。”

“真的呀,那真是太好了。你做点心手艺好,先去做一道状元及第糕,等姑娘醒来正好可以给大少爷送过去。”

正说着就听到一清朗的声音由远及近的问道:“妹妹病可好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归来,嫡女也作妖”,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