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仅仅是有一整面西洋回来的梳妆打扮镜,除了面小巧玲珑更方便随身可携带可携带的西洋镜。喜儿但是很诧异,但是但是迅速拿了镜子回来。林萱等不及了她给自己照,直接一把夺过,镜里的人儿露着光滑细腻的额头,让林萱高兴的同时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手去摸上原来疤痕的位置。触手是光滑细腻的喜儿虽然很不解,不过还是很快拿了镜子过来。。...

她不光是有一整面西洋过来的梳妆镜,还有面小巧玲珑方便随身携带的西洋镜。

喜儿虽然很不解,不过还是很快拿了镜子过来。

林萱等不及她给自己照,直接一把夺过,镜中的人儿露着光洁的额头,让林萱开心的同时不由自主的伸出手去摸上原来疤痕的位置。

触手是光滑的细腻的,再也不是那道让她一直需要刘海遮挡的疤痕了。

她也不再有那可能被贼人糟蹋了的恶名,只能整日缩在自家府邸了。

“姑娘醒来了?喜儿怎的不快点让姑娘将药喝了,再待会药就该凉了。”

听到熟悉到让她恶心的声音,林萱转头看向来人,果然是香云。

原本以为自己经历死亡以后生死看淡,可是突然面对香云,林萱知道高看了自己。

看香云的目光里有怒火,有痛恨,有惨然还有一丝丝怜悯。

香云被她的目光吓了一跳:“姑,姑娘这是怎么了?”

收回目光,林萱皱着眉头不悦道:“将药拿去倒掉。”

香云习惯性地说道:“可是姑娘不喝的话怎么能好的快?三姑娘之前还叮嘱婢子一定要让姑娘不能任性呢。”

正要过去端药碗抬头就对上了林萱直勾勾的眼神,香云再次被吓得不敢动,心里不免疑惑今儿姑娘到底是怎么了?

怎么看上去怪怪的,连着脾气都跟变了个人似的。

林萱看着静站不敢动的香云,语气幽幽地道:“我倒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换了个主子,若不然怎的我的话一句不听,三姐姐说的倒是听的很。”

扑通~

香云吓的跪在地上,口中连连解释:“姑娘,婢子自然是姑娘的婢子,只是三姑娘挂念姑娘的身体,往日里姑娘又吩咐婢子们多听三姑娘的话,这才……”

“喜儿,掌嘴!”

林萱是半个字都不想再听她说什么了。

喜儿原本倒是想劝上一劝,只是林萱这一说,她立马就上前两步,反手就是清脆的一巴掌拍在了香云的脸蛋上。

很快香云的右脸颊就红肿了起来,然后就看到她抬头狠毒的瞪了喜儿一眼又快速低头垂目。

林萱靠回床头,看着香云的目光,满眼都是嘲弄。

突然自嘲的笑了一下,说道:“既然你还知道你是我的丫头,那起来把这碗药喝了吧。”

“姑娘?!”香云满是不解地抬头看她。

“我知道你对我一片忠心,我病了你比谁都着急,偏生我怕药苦,你这忠心一片的丫头就迫不及待的将药先替我尝了。”

“姑…姑娘……”

不光香云错愕,就是站在床边的喜儿都是惊愕的很。

怎么病了一场,主子就变了个性子呢。

林萱讽刺地看着香云,语气慵懒:“嗯?怎的,不愿为我尝药?”

香云心下一颤,过去端起药碗,把心一横,眼一闭,将药直接给一口闷了。

“好,果然还是我的好香云。”林萱笑着说道。

喜儿看着香云狼狈的样子,心里原本对她的那点埋怨又心软消失了,她们到底也是在一起相处了四年多,总是盼着她能好一点的。

林萱随意打发:“喜儿,这里有香云就够了,你去给祖母母亲她们说一声吧。”

“是,婢子这就去。”

喜儿说完就想带着药碗出去,结果又被林萱阻止了:“这里就让香云收拾好了,她心细做事又妥帖,她做事我放心。”

等喜儿走了之后,林萱一直不开口,香云跪在地上只觉得膝盖都要跪疼了。自从她来到林萱身边伺候之后,哪里受过这样的苦。

原本随意说两句好话就能够糊弄的四姑娘,今天也不知道抽了什么疯,看她就如同看仇人一般。

让她现在丝毫不敢多言,也不敢随意动作。

而靠着靠垫躺在床上的林萱早就陷入自己的回忆里把她给遗忘了。

生母在生自己的时候难产去了,所以自己根本就对她一丝印象都无,记忆里所有关于母亲的印象都是来自于继母刘靖柔,她是在自己三岁的时候进门的,可是她进门后为了她和哥哥一直未曾生育。

她不懂这是父亲的意思还是继母自愿如此,或者是想着等她们长大一点再要一个孩子?

可是继母进门两年后,父亲林康平就在去陇西办差的路上遇刺身亡了。

而在父亲去了之后,她依然能够在偌大的林府里吃穿用度都是顶尖,更多的是靠着继母刘靖柔不求回报的付出。

不说其他,就光是这屋子里的各色物件,就是姐妹中的第一人了,就算是与其他府邸姑娘们聚会也能看出来她所用的东西都是最名贵的那一等。

而她以前每每觉得应该感谢继母付出的时候,三姐姐林芙总是会以刘氏是商户女出身的事情说事,说她能拿出来的也不过就是这黄白之物,用来收买人心等诸如此类的话。

所以继母送来的好东西,自己也从不曾珍惜,林芙她们喜欢,随手就送她们了。

手中这面八宝千丝珐琅镜子若不是自己真个喜欢,只怕也进了她的口袋。

吱呀~

门被打开,彩云人尚未完全进入,声音先到:“姑娘,夫人和三姑娘五姑娘一块来看你了。”

进来就看到香云背对着她跪在地上,林萱则是在神游外物。

“姑娘,这……”

林萱被打断了回忆思绪也没有不满,随意道:“起来吧。”

“谢姑娘。”香云想起来还差点一个趔趄给摔了,幸亏彩云快步跑过去扶了一把。

香云低着头只觉得自己难堪的很,抿着嘴将药碗端了下去。

彩云虽然看似没心没肺,但其实心思细腻的很,忙去拿了抹布将地上和案几上的药渍擦拭干净,还未放好抹布呢,刘靖柔她们已经前后脚进了房。

林芙第一个跑到了林萱床前,刚准备坐下,就听到林萱直接看着刘靖柔满脸委屈,语带撒娇地唤道:“母亲~”

原本刘靖柔还不敢上前,现在见她小脸委屈的都快要哭的样子,一下子就心疼了,似乎就回到了小时候刚见到她那小小软软的一个的时候,对她满是依恋的小女孩的样子。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归来,嫡女也作妖”,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