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繁星花两块钱买了一张白纸,两块钱买了一支笔。顺手写一张药方,步入中药铺。那老板瞅了瞅药方,最后看了看叶繁星:“姑娘,你这药方治什么病?”“养腿”“谁给你开的?”“我家里人舍得花钱请的老师傅开的方子。”“这是全药方?”“也不是,除了一半”叶繁星随手写下一张药方,走入中药铺。。...

叶繁星花一块钱买了一张白纸,一块钱买了一支笔。

随手写下一张药方,走入中药铺。

那老板瞅了瞅药方,最后看了看叶繁星:“姑娘,你这药方治什么病?”

“养腿”

“谁给你开的?”

“我家里人花钱请的老师傅开的方子。”

“这是全药方?”

“不是,还有一半”

叶繁星反手拿回药方,谨慎道:“老板你问这么多做什么?这药方不全。”

“我知道它不全,所以我想跟你买这副药方,我出一万块”

叶繁星皱眉。

药铺老板竖起三手指:“姑娘,这药方虽然珍贵,但也得是遇到有心人,实不相瞒,我家中有一母亲,腿伤也许多年了,一直靠着你手里边半张药方养着,或是不如介绍老师傅也给我母亲诊治。哦…我可以多给你介绍费!”

叶繁星见好就收。

“老师傅不在南郡,她不便见人,这是给我妈开的方子,有全方,我也不坑您,您拿纸来,我抄给你。”

闻言,老板立刻拿来纸笔,叶繁星不带犹豫,写下全方。

【这方子他三万拿到并不亏,随便转手卖给厂家绝对翻三倍,阿无你为什么给他啊。】

【他那受伤的母亲是他丈母娘,他丈母娘是当主厨的奶奶,单主厨帮过岚姨。这些年,他没少往单家送药,好人有福报。】

三万块钱到账,叶繁星按着药方抓药,坚持支付药钱。

回到盛家同一条街的超市,买了些日用品以及生活用品,她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回来的路她认得。

叶繁星醒过来后能活蹦乱跳,徐岚自然是高兴的,俩孩子都在时,她还觉得热闹,他们一出去,屋子归为平静。

随着渐渐安静下来的屋子,徐岚越发不安。

她心中想着很多事,都跟繁星有关。比如:要不要通知叶家人醒了;繁星会不会一走了之;儿子能不能跟繁星好好相处.....

自她腿脚不利索后,她那傲人的脾气早就被磨灭。

她看着手机发呆了好一阵,好不容易把注意力集中到电视上,可没过多久,她又盯着手机看。

她的日子每天都很无聊,不能行走的双脚是她的牢笼,坚持活着是为儿子。

时间一点点过去,熬过小半天,最后她实在熬不住,拨通了叶家电话。

她一定要为儿子将来的幸福铺平道路。

徐岚全程很忐忑:“繁星伯母,我是晚江妈妈。”

此时穆雅英正在检查今晚一家人的餐食,今天早上刚空运过来的龙虾,接到徐岚的电话,她一点都不意外,毕竟一个孤儿,没爹没妈谁会稀罕。

穆雅英一天的好心情被这一通电话糟蹋没了。

“晚江妈妈呀,你好,好久不联系了,身体最近还好吗?”

“我挺好的。”徐岚不知道电话里头的人口气中的装腔作势,艰难呼出一口气,声音很低:“繁星醒了。”

穆雅英短暂愣神,快速反应过来:“什么?您说得实在太小声了。您是说繁星——繁星在你家不是好好的吗,她怎么了?”

“她——醒了。她好好的。”

“那就好了嘛。”穆雅英笑道:“真是恭喜呀,繁星是你们盛家的媳妇,她能找回来并且醒了,这一定是你们盛家祖宗显灵了。”

这一口一个你们盛家,徐岚多少有些错愕:“你们不接她回…”

“哎哟,亲家母呀,繁星已经满十八岁了,当然我们叶家还是会认她这个女儿,不过她跟我们并不亲,反正迟早都要住过去,现在就让她住在你们家也不算为难你们吧。”

“不为难。”徐岚赶紧接话,怕叶家反悔:“我们一定好好待繁星。”

电话到此为止,穆雅英刚挂上电话,正巧叶崇焕下班回来。

她上前给叶崇焕拿出拖鞋,观察叶崇焕一眼才说道:“我刚挂了盛家电话。”

叶崇焕没出声,穆雅英道:“醒了。”

这一下,叶崇焕终于有了反应,眉头微皱。

穆雅英:“都虚成那样了,居然还能醒来。”

幸好她反应速度,不然要被叶繁星这扫把星拖累了。

“她是二弟唯一的女儿,改天找个时间去看看。”

“接回来?”

叶崇焕默了一会儿:“你去的时候多带些东西,也问问繁星住在盛家,他们需要什么,缺什么你看着给补给。”

穆雅英笑道:“好。”

——=

徐岚接电话没留意到叶繁星已经回来了,因此徐岚通电话的内容,她都听到了。

正如她所料,叶家不会让她回去,也就没什么好难过的。

盛晚江不见人影,还没回来。

叶繁星长叹一口气:“岚姨,我回来了。”

徐岚可高兴:“你回来啦,玩得开心吗?肚子饿了没,晚江这会儿也快回来了,再忍忍,等他回来就能吃饭了。”

她怕繁星等不及,生气就不理他们了。

叶繁星点头,把买回的筒骨以及青菜放到厨房,清洗煮锅之后煮上汤。

她会做饭,不用等盛晚江。

做到一半,盛晚江回来,他背着书包,手上提着一只鱼和青菜,这市井的模样,谁能想到他最后会逆势唐涧,甚至把唐家搞得家破人亡的恶魔。

这是在叶繁星脑海中虚拟的印象。

盛晚江对于叶繁星会出现在厨房里深感意外,但时下一股厌烦使他把刚买的鱼和青菜放下,就迫不及待地回房间躲着不想见到她。

叶繁星看着水槽里鲜活的鱼——

嗯,今天就给岚姨开开胃吧。

晚上七点,餐厅内摆有糖醋鱼、猪肉炒藕片、小碟辣白菜、炒白菜以及红枣玉米筒骨汤。

“好香好香”小灵灵接着说道:“好残忍,我吃不到!”

叶繁星无双它,摘下围裙,迈入徐岚房间,推来轮椅。

“岚姨,饭已经煮好了,我扶您到外头吃饭。”

徐岚愣住,她自从双脚麻木之后,就没在饭厅吃饭了。

叶繁星在她愣神的时间,已经弯身将她抱起,徐岚更是惊讶,怪不好意思。

“我很重,就不麻烦了,你把饭菜送到房间里来就行。”

叶繁星把人放上轮椅:“不重。”

徐岚瘦得只剩下一副骨头支撑着外皮,哪里会重。

“不麻烦,等吃了饭,我再给你洗头发和洗澡。”

以往徐岚只在身体出汗发臭时,才会让儿子端水给她,至于洗澡,是楼下的大姐帮的忙,她以为自己身上有味道:“是不是我身上的味道太重了,熏到你了?”

叶繁星摇头,她这双脚光靠喝药肯定不行,还得泡。

“您别多想,您身上没有味道,我今天给您准备了药浴,待会儿吃饭之后,您去泡一泡。”

她不仅不嫌弃照顾她梳洗,还给她准备了药浴,这是一直都不喜欢他们母子二人的叶家小姐吗?徐岚还没反应过来。回过神,人已经来到餐厅,看着桌上的饭菜,这菜色与平时的似乎略有差别呀。

“江江,今天煮的菜可比以往进步多了。他人呢?”

叶繁星平常语气说道:“今天是我下厨,他在房间里,我这就叫他吃饭。”

叶繁星也没留意徐岚的此时此刻惊呆的表情,走到盛晚江门前,拍门一声:“吃饭。”

接着在厨房里拿了三双筷子和三个干净的碗,盛晚江脾气是不好,但厨房卫生做得很不错。

徐岚还是不敢相信,这些菜都是叶小姐做的:“这真是你做的?你还会做饭?”

叶繁星盛饭拍了拍:“学过一些。”

闷在房间里一个小时的盛晚江有些按捺不住开门出来,他不是肚子饿了,而是担心叶繁星这个败家女把他辛苦攒的生活费糟蹋了。毕竟,叶家大小姐过去在家政课上,几乎每次都能把厨房搞得乌烟瘴气。

不过当他看见餐桌上的饭菜,再看看叶繁星,眉头微皱,不知道为什么,他心口的怒火油然而生。

他忍不住发火:“你怎么把我妈带出来了!”

小灵灵气鼓鼓:【这人脾气怎么这么坏!!】

“吃饭就应该在饭桌上吃!”叶繁星也没管盛晚江的脾气,今天他可不止一次对她发火,他脾气易上火,她都已经习惯了,甚至完全可以无视,继续盛饭,把盛好的米饭给徐岚。

盛晚江当下气得立刻离开了家。

从前叶繁星总是做些出格的事情,他顶多就是心里骂她蠢,因为打小就定亲,所以这女的什么毛病他早就摸得清清楚楚。

他现在没本事摆脱她,等他有了本事——

如果叶繁星还是那么蠢,那他宁愿一辈子光棍。

可如今吧,她居然会做饭了,难道她失踪的这一年,发生了改变?

不,狗改不了吃屎,叶繁星一定是因为回不了叶家,所以才巴结讨好。

这样一想,盛晚江更是生气,刚想回去,却发现自己出门没记得拿上钥匙,这会儿拍门,显得自己多没面子!

屋里的两个女人不知道屋外的小伙子现在的懊恼。

为了儿子将来能顺利娶到媳妇,徐岚自然要帮儿子说好话:“他平时火气没这么大,就这两天估计是上火。”

叶繁星一边吃饭一边答道:“没事,让他自己气吧,我已经给他留了饭和汤。”

她早料到盛晚江不会给她好脸色,更不会坐在一起吃饭。

徐岚看着儿媳的态度,并不像生气的模样,也就没往下说了,先喝了一口叶繁星煮的汤,再忍不住夹碗里的鱼以及水煮豆腐,眼睛都瞪大了。

她平时就清汤寡水,天天吃天天腻,但她为了不让儿子担心,每次都强迫自己多吃多喝。这还是她主动想多喝几口。

徐岚又多喝了半碗,不由赞叹“真不愧是国际名厨的女儿,你这一手手艺是跟你妈妈学的吧?”

叶繁星苦笑:“不是。”

她自小离家,哪有机会跟母亲学做菜。她能学到只不过是她求着外公,找妈妈要的手札,她自己没事的时候瞎捣鼓罢了。

这一顿饭,徐岚比平时多吃了一碗米饭,因为儿媳不仅汤水做得好,糖醋鱼不甜不腻,爽甜可口,莲藕越嚼越有味道。

在徐岚心中,这儿媳她一直满意,因此她要争取良好表现,留住儿媳。

吃过饭,叶繁星给徐岚准备药浴,坐了一会儿,药浴已经好了,她把人抱进卫生间,家里没有浴缸,只能用平时装水的大桶来代替。

徐岚望着冒着烟的药浴:“你这是哪里弄来的药浴呀?”

“就您吃的那些中药”

唐宏每个月都让秘书送过来不少中药,虽然有心,但并不细心,药材只管送,方子却是十几年前的老方子,经常吃不完,这就有了剩余。

叶繁星一边给徐岚梳头一边道:“中药堆里有不少对助眠有益的金银花,我就用了,您不介意吧?”

徐岚也不犹豫:“这些药我喝了快十五年了,第一次用来泡澡,只是麻烦你了。”

药浴虽然对徐岚的身体有益,但不能泡太久,第一次只泡了十分钟,叶繁星从浴桶内把她抱出来,再拿小凳子让徐岚坐下,徐岚只是脚不好使,手还行,自己搓背没问题。

徐岚一年也洗不上几次澡,毕竟儿子是男的,不方便,现在儿媳不仅让她洗了药浴,还给她洗澡,妥帖地提前准备睡衣,等她换好后,再把她抱回房间。

徐岚神清气爽,但看叶繁星却也出了不少汗:“这么折腾下来,累吗?”

“不累。”叶繁星给徐岚按摩双脚时,同时进行了试着摸了摸。

情况比她预料得更糟糕,亏得唐家给她吃了十几年的药,全是补身子的,对脚神经一点帮助都没有!

徐岚突然有些困了:“江江还在生气吗?”

叶繁星想起来刚刚气得离家出去的盛晚江:“我待会儿出去寻他。”

“我这傻儿子,犯得着,饭都不吃嘛。繁星你别放在心上。”

叶繁星意味深长的笑道:“家里洗衣皂用没了,待会儿我出去买。”

-----=

盛晚江站门口近一个小时,手里比出来时多了一瓶酱油。这是他刚刚买的,就为了能找个理由拍门。

这会儿正想拍门,门却开了,叶繁星一双乌溜溜的眼神,四目相对。

有些尴尬——

叶繁星没理他,从屋里出来,绕过他,下楼往超市走。

盛晚江进屋,徐岚喊他,他手里提着酱油,低着头。

刚进门,他就看见卫生间徐岚换下的衣服,不用问也知道叶繁星照顾了徐岚。

他心情瞬间不知何味,洗澡徐岚从不让他出手扶她去洗澡,以前是因为年幼,后来他长大了,徐岚更不让。

他请楼下婶婶帮忙,但并没有叶繁星照顾得好。

如今,她愿意让叶繁星给她洗,这就说明儿子和儿媳到底是不同的。现在看着母亲,她是高兴的。

徐岚犯困:“繁星给你留了饭,在锅里。”

盛晚江低下头:“我一会儿吃。”

徐岚:“儿子,妈妈知道你还接受不了,但木已成舟,是妈妈连累了你。你不要怪繁星,这不是她的错。如果——如果她愿意留下来,你一定要好好对人家。”

盛晚江十八岁,刚刚成年,多数的家长一定会劝孩子好好读书,但徐岚唯一的希望就是盛晚江能好好地。

盛晚江低头不语。他知道联姻并非她的错,他只是不愿意接受叶繁星。

从徐岚房间出来,盛晚江走进厨房,锅里热着留给他的晚饭。他心中变扭,正准备倒掉,但看着又觉得浪费,于是盛晚江浅尝一口…

眉毛微微挑动!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他和她的风月朝夕”,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