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章 丫头

云姐说:“死刑犯游街示众,就得到咱们门前了。”逯宇轩听见这句话,叹道:“这一阵子,被枪决的人好多,除了强盗土匪,除了闹革命的男女学生。”逯太太交代下人道:“快去说大伙,看也要在大门里看,别回去。”云姐急忙点点头,刚要出门时,逯太太突然间忆起女儿宝玥云姐连忙点头,刚要出门,逯太太忽然想起女儿宝玥来,脱口道:“宝玥还没回来?肯定去隔壁胡同瞎逛了,那里人杂的很,这丫头,就她叫我操心多。”逯宇轩也皱眉道:“就要上学了,一点事儿都不懂,赶紧派人把她找回来。”。...

金环蚀

推荐指数:10分

《金环蚀》在线阅读

云姐说:“死刑犯游街,就要到咱们门前了。”逯宇轩听到这句话,叹道:“这一阵子,被枪毙的人好多,除了强盗土匪,还有闹革命的男女学生。”逯太太交待下人道:“快去告诉大伙,看也要在大门里看,别出去。”

云姐连忙点头,刚要出门,逯太太忽然想起女儿宝玥来,脱口道:“宝玥还没回来?肯定去隔壁胡同瞎逛了,那里人杂的很,这丫头,就她叫我操心多。”逯宇轩也皱眉道:“就要上学了,一点事儿都不懂,赶紧派人把她找回来。”

等到下午,酒席散尽,逯太太在卧室里收拾东西,这卧室极宽阔,进门先是一架绿纱屏风,后面是一张大铜床,垂着珍珠罗的帐子,床上的被褥就像绸缎庄的玻璃样子柜一般,真是个锦绣堆积。这时,就见云姐领着宝玥打外面进来,逯太太搭眼看下女儿的脚,见那鞋子上都是泥巴,一处还裂开了口子,遂没生好气道:“你这脚跟马蹄子一样,还穿什么鞋子?我给你钉铁掌吧。”

宝玥低首不语,云姐扑哧一笑,接口道:“那不更费了么,一打就是四只脚。”

逯太太撑不住笑了,把女儿拉到身边问:“没在外边乱吃东西吧?”宝玥点头,逯太太交待云姐去拿些吃的。不一会,她就端了个托盘过来,里面既有乳油蛋糕、玫瑰饼干,以及一杯热牛奶,还有一碗热呼呼的木樨饭和鸡蛋羹。宝玥真是饿了,顿时就把头埋了下去,狼吞虎咽起来,逯太太一方面心疼女儿,一方面又忍不住提醒道:“舀汤时,汤匙不要把碗碰得当当响,最不是女孩儿家相。”

云姐在口说:“太太,晚上要出门么?我好给您准备衣服。”逯太太歪着脑袋想了片刻,才说:“今天既不想跳舞,也不想去看电影,这样吧,你电话到春明舞台问还有没有包厢,给我订一个,我要去听戏。”话音刚落,就见两个小女孩一前一后跑进来,其中个子高,长得漂亮的女孩抱住逯太太的肩膀,撒娇道:“妈,我也要去听戏。”这是逯宇轩的长女,也是逯太太最疼爱的那一个。云姐这时已经拿来了一件派力司斗篷,上面缀着水钻青丝辫滚边,逯太太点头示意,云姐这才把它挂起来,说:“法国的料子就是好,这件衣服穿出去,绝对艳压群芳。”

见几个女儿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逯太太笑道:“今天晚上宝慧和宝诗陪我去看戏,宝玥年纪还小,又看不懂,以后再说。”宝玥听了,虽然伤心,却也不好反驳,宝诗则露出欣喜欢悦的神情,扭骨糖似的粘着母亲,宝慧看眼妹妹,又看看姐姐,权衡片刻,便道:“那我也不去了,我和妹妹一起在家。”

这话斩钉截铁,尤其那种神态,倒颇有些仗义的样子,宝玥感激地瞥眼二姐,逯太太则奇道:“你不是前几回都吵着闹着要去么?怎么今儿有了机会,又要留家里?”宝慧笑道:“我不是有师傅教学画画了吗,晚上得去看画册子去,免得师父将来考起来,什么都不知道。”

“哎呦,”逯太太听了,反而不知道说什么好,半响才道:“这拜师的事儿,原也不必太当真,并不是让你真的去做什么女画家,多少正儿八经学画画的,画作一出来就是废纸,不香不臭,无人问津。”话一出口,因见宝诗露出茫然神色,逯太太自己也觉得这话有些不妥,忙岔开话题道:“得嘞,趁着老太太没来,我先乐和几天。、

三个女儿听了纳闷,刚要询问,云姐边上解释道:“逯家老太太,你们的祖母要来喽,还有你们二叔。”逯太太似乎特别不喜欢听到“祖母”这几个字,冷笑道:“当这是他们自己家呢!说来就来,其实这房子,这产业,不还都是我娘家的?林诗慧幸亏不吃逯家的饭,否则连个儿子都养不出来,逯家老太太早就把我吃了。”

云姐听了,只好嘿嘿地笑,逯太太估计也觉得冲一个下人发牢骚有点迂尊降贵,打着哈哈就把这事给混过去了。

等到晚间,宝慧自去父亲的书房取了画册来看,宝玥就在书房里拿着儿童画报看。张玛过来送茶,见他们姐两个都很认真的样子,欣慰道:“真是两个用功的孩子。”宝慧忽然开口问:“张妈,你眼角怎么发红呢?是哭了么?”张妈没想到这个二小姐目光如炬,自己刚才确实哭过,自以为掩饰的很好了,竟然没躲过她一个小女孩的眼。宝玥素来和张妈要好,走过去垫着脚尖,说:“让我看看,张妈你为什么哭,难道因为妈妈带云姐去看戏,没带你去?”

张妈哎呀一声,哭笑不得,这才低声道:“我为我那苦命的丫头哭,她和你年龄差不多,刚被她爸爸,也就是我那老头子给卖了。”

“啊?”姐妹两个同声叫来,宝慧已经略通人情,觉得这种事,自己也帮不上忙,不如不问,所以依然保持沉默,可宝玥没想那么多,急道:“为什么呢?”张妈撩起围裙擦了下眼,低声道:“我那儿子,也就是丫头她哥哥,生了病,没钱去看。”宝玥急着拉着她的手,说:“找我爸爸啊。”张妈不好意思地说:“老爷已经提前支了我半年工钱,我不好再开口,反正,反正丫头片子不不值钱,唉。”

这回轮到宝慧开口了,她不满道:“凭什么这样说啊?”

张妈连忙堆笑道:“您两位不一样,都是千金大小姐,又不是我们那种穷门户的丫头。”宝玥想自己没有兄弟,尽是姐妹,假如也有了哥哥弟弟什么,难道将来他们需要帮助,也要将自己卖掉?将心比心,这实在令人不愉快。张妈见她们表情抑郁,忙安慰道:“你们都出生在好人家,将来二小姐会被送到国外读书,三小姐呢,明天把书念好了可以去做女校校长,唉,别嫁人,男人没好东西。”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金环蚀”,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