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四章 寺里是非

两人正屋里说着话,突然听见门口的白英提着声儿地说:“刘嬷嬷,您来了?我们小姐都拾掇好了,丫头们也都准备好齐当了。就等着去给老夫人磕了头就出门时呢。”一个略显尖厉的声音地说:“刚要来跟你们说呢,老太太插话了,今儿个免了五爷和三姑娘的请安,让直接去一个略显尖利的声音说道:“正要来跟你们说呢,老太太发话了,今儿免了五爷和三姑娘的请安,让直接去寺里。”。...

名门闺杀

推荐指数:10分

《名门闺杀》在线阅读

两人正在屋里说着话,突然听到门口的白英提着声儿说道:“刘嬷嬷,您来了?我们小姐都收拾好了,丫头们也都准备齐当了。就等着去给老夫人磕了头就出门呢。”

一个略显尖利的声音说道:“正要来跟你们说呢,老太太发话了,今儿免了五爷和三姑娘的请安,让直接去寺里。”

三娘与赵嬷嬷对视一眼,赵嬷嬷起身拿起那本《建武朝轶事》走去书架那边放好。三娘坐直身子,抚了抚裙摆。赵嬷嬷刚把书放好,那边就有两人掀帘子进了明间。打头的正是那孙氏院子里今天要跟车的刘嬷嬷,后面跟着白英。白英禀道:“三小姐,老夫人院子里的刘嬷嬷过来了。”

三娘站起身一边向明间走去,一边柔声道:“原来是祖母院子里的嬷嬷,怎么不早些禀告?”

赵嬷嬷走上前为三娘打起珠帘,三娘出了书房便见一高颧骨的嬷嬷立在明间当中,那嬷嬷见她出来了抬头打量了两眼,然后微微躬身道了个万福。

赵嬷嬷见这婆子有些无礼,脸色便不是很好看。三娘轻轻拍了拍赵嬷嬷的手让后让她扶着缓缓座到了主座上。

“刘嬷嬷请坐。”三娘朝刘嬷嬷点头笑道,然后吩咐白英端茶水。

刘嬷嬷打量了两排一共八张黄花梨木的交椅,最后挑了右边最末的的一张坐下了。

“茶水就不必了,三小姐要是收拾好了就准备出门吧。”

三娘示意了赵嬷嬷一眼,赵嬷嬷便走上前去把一个丁香色荷包塞给了刘嬷嬷。刘嬷嬷接过后不着痕迹地掂了掂,眼里有些满意。

三娘正要开口,门帘子再被掀开,又一人不请自入,声音更是是比人还早了一步。

“妹妹可是收拾好了?”

来人一身月白色素面直裰,面容方正,肤色微黑。年纪不大,身量却颇高,身板也很是结实,倒像是将人家出身。却是三娘的嫡亲哥哥,王五郎王璟。

三娘脸上的笑容不由得加深,“哥哥可是收拾妥当了?”

王璟咧嘴一笑,露出一口白牙,“我有什么好收拾的?嬷嬷早就把我那边打理妥当了,我听屋里的胭脂说你们这边还忙乱着,想着你们还没收拾好就在书房里读了会子书。”

赵嬷嬷听了很是欣慰,脸上露出了笑意,少爷知道用功就好。

那边的刘嬷嬷不敢在少爷面前太过放肆,便站起了身,走上前来行礼问安。

王璟见是一个陌生嬷嬷,也没太在意,只点了点头。

“妹妹既然也都妥当了,我们便去祖母院里吧。”

刘嬷嬷赶紧地又把孙氏不用兄妹俩请安的指示说了一遍。

三娘微微一笑,道:“虽说祖母心疼孙辈,不想让我与哥哥来回奔走。但是长辈体恤是长辈慈爱,我与哥哥却不敢忘了规矩。”

王璟自然不会反对,也笑着应和。

兄妹俩便相携着去了孙氏的松龄院。

到了正房门口,自有小丫头进去禀告,不一会儿却出来告诉道孙氏精神不济,正歇着,就不见了,要兄妹俩这就出门,明日一早在来请安。

三娘微笑着应了,和王璟这就出了院子去二门乘马车。

见不见得着倒是无所谓,也就是一个姿态问题,礼数上也要让人没法挑错。

金氏派了六辆马车,从外院调派了八名护院。三娘与王璟各带了四个丫头,四个婆子,并赵嬷嬷和刘嬷嬷。三娘与赵嬷嬷乘一车,刘嬷嬷与白芷,白英乘一车。王璟与屋里两个丫鬟当归,朱砂乘一车。其余丫鬟婆子分乘三车,护院骑马围随。

到这个世界一年,这是王珂第一次出府。所乘的是一辆黑漆紫榆木马车,车内铺着青缎坐褥靠背,当中设一矮几,摆放着茶具和点心攒盒。王珂不着痕迹地挪了挪身子,这古代的马车要说怎么舒适那还真不可能,即便王府的马车在减震方面已经做得很好了。王珂靠在引枕上,透过间或被风掀开的帷幄看似漫不经心地往外打量着。出了府,驶过了王府门外的那条长乐大街,这条街虽叫大街,路上却没有什么行人,一路上除了他们这一队人,只看见过与他们差不多的一个车队迎面驶过。所谓人以群分,想来这一条街住的都是与王家差不多的人家,算是古代的富人聚居地。

出了长乐大街,渐渐有了些行人,等拐入青城县主街道的时候街市特有的喧嚣之声仿佛突然之间从四面八方涌入耳中。王珂突然之间就松了口气,好像终于到了人间了,她自己也为自己这荒谬的念头感到好笑,不过这一年来王府的气氛确实让人感到压抑了些。

街道两旁店铺林立,偶尔望进去一间也是商品琳琅,顾客熙攘,由此可以看出这个时代人们的生活还算是安稳,商品经济的发达程度可以媲美晚明。

出了闹市区,马车也快了起来。王珂不由觉得,难怪在古代女子很少出门,这种出行方式身体弱一些的女子,久了可能真的受不住。在城内还好,道路还算平整,出了内城往西郊便大多是黄土路了。

马车行了一个多时辰,到达清明寺的时候已经是巳时,按照现代的时辰来算差不多10点左右的样子。

清明寺坐落在城外西郊,是青城县最大的一座寺庙,香火很是旺盛。王三娘在王家的地位是不怎样,今天的随行队伍也不庞大,按照赵嬷嬷夫人话说今天这排场以她的身份来说很是委屈。但是王家的脸面还是重要的,为了接待王家的小姐,清明寺今天闭门谢客,只接待了几户平日与寺里相熟的官家女眷。

早在寺门口等候的知客僧迎了一行人进寺。这时正有一家人从寺里出来,赵嬷嬷见来人都是女眷便没有做声,扶着三娘往里走。

迎面而来的是一位的中年妇人,身后还跟着一位可能是她媳妇的女子,俱是衣裳华丽。两边一照面,远远一打量,那位年轻夫人瞥了眼他们身上的衣裳便扭过了头,那位年长的夫人到时朝她们微微颔首示意了,王三娘也微笑点头回礼。

两边擦身而过。那边却突然“哎哟”一声,那年轻的华服妇人不知踩滑了地上的石子还是被什么绊了一下一个不稳就要摔倒。她身后的一个青衣丫鬟及时伸手扶住了她,谁知她转头看清是谁后却一个巴掌扇过去。

“你个死蹄子,你是故意绊我想害死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

那丫鬟本被她扇得一个不稳摔倒在地,听闻此言立时惊恐地抬头。这时众人看清这丫头的容貌都不由地赞一声,好一付花容月貌。这丫头不施脂粉,衣着朴素,全身上下的首饰只有头上一根乌银簪子。却是杏眼雪肤,眉间一颗朱砂痣衬得她清丽的不似凡人。

“奴婢是见少夫人身子不稳,伸手扶了一把,绝没有绊少夫人。”

那年轻夫人却听不得她辩解,扬起手又要一巴掌扇过去。

旁边的中年夫人却呵斥道:“够了,你想要人看我们何家笑话吗?回去再说。”

年轻妇人听闻此言虽是不甘心,却也只能收手。一出闹剧就此收场。

望着那远去的一行人,三娘不由地摇头,心里也有些为那美丽丫鬟命运担忧。

其他人见此情景却像是习以为常,并不以为意。

知客僧人将一行人引入专们给大户人家女眷临时休息的小院子,便退下去安排接下来的道场诸事宜。诸人刚一路上都没有下车,加上在车中憋闷着出了一些汗,于是各自更衣梳洗不提。

赵嬷嬷接过白芷递过来的手巾帮三娘擦脸,一边还在小声抱怨:“这么热的天,车里没放冰釜怎么行?瞧这一头脸的汗。”

三娘无奈一笑,其实她不是容易出汗的体质,刚在路上的时候还没到正午,气温还没升上来,因此并没觉得有多热。为免赵嬷嬷再唠叨下去她对白芷问道:“怎么不见刘嬷嬷?”

白芷正要回答,白英进了屋,道:“刘嬷嬷刚往正殿方向去了,说是去前面安排打点,并帮老夫人捐香油钱。”

三娘沉吟片刻,抬头对白英道:“你跟着去瞧瞧,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白英应声去了。

众人都休整完毕,王璟也换了一身衣裳找了过来。王璟是怕热的体质,一路下来那身衣裳里子有些汗湿。片刻,白英从外面回来,见王璟也在,便垂手立在三娘身后。

三娘喝了一口寺中备着的苦丁茶,对王璟说:“哥哥休息好了便去前面吧,看看是否有什么礼数要尽。”

王璟点头应了,放下手中的茶碗,“妹妹放心,一切有哥哥!你身子不好,刚刚又是一路车马劳累,便好好歇歇。”说着转身去了。

三娘转头问白芷:“车上备着的香烛果品等物收拾了过来没有?”

白芷道:“已经命小丫头带了来。”

三娘点点头:“你领着丫头婆子们在前面院子里摆个香案,我要祭拜母亲。若是有缺的,就打发人找刚刚的知客僧要。”

白芷领着小丫头们去了。

*********

新书:·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名门闺杀”,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