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小秋刚冲进门口,脑袋就传来一阵晕眩,眼前一黑往前倒去。耳边传来一个非常被人嫌弃的声音:“真大麻烦!”毛小秋醒过来天了黑了,耳边传来一个很陌生的声音:“这丫头身体太差,能捡回一条命来已属不容易,好好的的养着吧,别再受什么剌激了。”“好,多谢你陈兄了,你慢走耳边传来一个十分嫌弃的声音:“真麻烦!”。...

毛小秋刚冲出门口,脑袋就传来一阵眩晕,眼前一黑往后倒去。

耳边传来一个十分嫌弃的声音:“真麻烦!”

毛小秋醒来天已经黑了,耳边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这丫头身体太差,能捡回一条命来实属不易,好好的养着吧,别再受什么刺激了。”

“好,多谢陈兄了,慢走!”

“真是麻烦精。”

毛小秋睁开眼就看到一张臭脸,那嫌弃之意丝毫不成掩饰,如今更甚。

“我娘呢?”

“放心吧,死不了。”

死不了?那是什么意思?

毛小秋一脸疑惑。

可是赵铁牛却没有兴趣跟她解释,端来一碗药没好气的放在了床边,“既然有力气吼了,就自己喝吧。”

毛小秋自然没心情喝药,想要把碗推开,却不想洒了。

赵铁牛整张脸都黑了,“不知好歹!”

这可是花了他两百钱买的药材,就这么被她给洒了。看他那吃人的眼神,毛小秋心头一怂,“我喝!”

端起碗咕咚咕咚的喝了下去,整张脸都皱成了苦瓜,这也太苦了吧,还有点酸酸的,那味道不提了。

看着她一脸苦涩的吞下药,赵铁牛表情这才缓了缓,接过碗就转身离开,却被毛小秋叫住了。“我娘到底怎么样了?”

“她以死相逼,要求你奶给钱!”

毛小秋在听到那句以死相逼时,整个人都傻了,那个女人居然为了自己连命都不要了。记忆里便宜娘总是在绣活和带弟弟治病中,为了这两个孩子,她可是一直忍气吞声,不管对方说什么,都忍着,如今为了原身,不,是为了她却以死相逼。

越是如此她越是内疚,这个可怜的女人恐怕还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死了,如今换了一个芯子了。

“我能回去看看我娘吗?”

偷偷的抬头看向那张不怒而威的脸,这里是古代,不再是那个人权至上的现代。她现在已经成为了对方的奴隶,生杀大权都在他的手里。

在社会上摸打滚爬这么多年,她身为孤儿院大姐头的锐角早就被磨平了,如今早就学会了察言观色。

对上那双小心翼翼的眼眸,赵铁牛没来由的心烦,“别忘了,你是我花了五百文买回来的。”

毛小秋表情一凝,心口一阵刺痛,她以为经历了这么多伤痛,早已经百毒不侵了,可是现在还是被这句话伤到了。

不过...

“我知道,我只是偷偷的看一眼,要是我娘和小弟没事,我就回来。”

毛家是个火坑,她自然清楚。如今好不容易能跳出来,自然不会傻乎乎的再跳回去。

赵铁牛看到她这般,心情更加烦躁了,“那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偷跑回去,就不回来了。”

“那你跟我一起去吧。”

说完这话突然觉得有些不妥,怯生生的偷瞄着赵铁牛,在看到他眼中只有不耐烦却没有戾气时,松一口气。

不过同时也有些失望,看来今天不能去看娘了。

“上来!”

毛小秋以为自己听岔了,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赵铁牛,连害怕都忘记了。皓月般的双眸让赵铁牛有种不自在的感觉。

这丫头虽然又瘦又丑,可那双眼却好看得紧。

“麻烦,不是说要去看你娘嘛,还不赶紧上来。”

毛小秋有些手足无措了,“我。。我可以自己来。”

面对这个男人她可不敢造次,万一半路不高兴把自己摔下来,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废话真多,你可是我花了五十两银子治好的,要是再有个好歹,我找谁要钱去。”

说到钱的时候,这人的怨气明显增加了几分。让毛小秋身体不自主的抖了抖。

“再不上来,就别去了”。

毛小秋连忙手脚并用的爬了上去,才发现这个男人的后背温暖而宽阔,让人安心不少。

“真麻烦!”

嘴上说着嫌弃的话,可身体却很诚实,掂了掂身后没有丝毫重要的人,眉头皱得更紧了。

毛家距离赵家不近,走了十多分钟才看到毛家的土胚房。

还有一阵哭闹声,“婆婆,你今天能阻止我一次,却阻止不了我第二次。你若是不把银子给我去把小秋赎回来,我就吊死在你床头…”

毛林氏这次也是铁了心了,相公一走三年不回,以前她处处忍让,可最后呢,儿子病了,女儿被人推下水差点淹死,如今婆婆竟然把女儿嫁给那个杀人不眨眼的猎户。

今天要不是自己看到,指不定明天看到的就是小秋的尸体。

“好你个林氏,现在露出原形了啊,来啊,你来吊死啊,老娘怕你不成。”

院子周围挤满了看戏的乡亲,毛小秋还打算悄悄来,可是没想到被人发现了。

“小秋和赵铁牛来了!”

这嗓门一出,里面的吵闹声瞬间没了,没多会儿就看到林氏跌跌撞撞的冲了出来。

毛小秋连忙从赵铁牛的后背上滑了下来,冲过去,母女二人抱头痛哭。

“秋儿,秋儿,你没事吧。娘听说你又吐血了。”

“我没事了,娘,赵大哥和赵老爹对我很好,刚才他怕我累着,都背着我过来呢。”

到林氏不相信的眼神,毛小秋连忙补了一句,可赵铁牛凶名在外,林氏哪里会相信。

“你这个傻丫头,快,跟娘回家,只要有娘在谁也不能欺负了你。”

说完拉着毛小秋就朝院子里走,毛小秋被这一扯,一阵头晕目眩,身体晃了晃,轻声道:“娘,小弟在哭。”

林氏并没有注意到,毛小秋只觉得天旋地转,一个趔趄就往前倒去,眼看着就要倒地,她被人直接捞起来了。

“真是又笨又蠢”。

毛小秋靠在赵铁牛的怀里,那眩晕感渐渐消失,“谢谢你,赵大哥,我好多了。”

林氏这才反应过来,女儿的身体还没好。

“小秋,你没事吧。”

毛小秋挥挥手,“娘,快去看小弟吧,他哭的厉害了。”

林氏看着被赵铁牛抱在怀里的女儿,有那一瞬间,她觉得女儿或许没有说错。

“赵铁牛,我家小秋就拜托你了。”

说完转身走进了黑漆漆的小屋子,赵铁牛则黑着脸抱毛小秋回了家。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猎户家的娇娘美又飒”,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