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起头看去。两条毛茸茸的大腿,中间除了…倒深吸气声,惊叫声,和赵铁牛那分不清是羞涩但是愤怒到极致的表情。“不知道羞耻!”冰冷的语气比那严冬腊月二十六还让人寒心。“啊!!真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我也不是故意的…”赵铁牛整个人都要疯了,双腿间冰冰凉,深吸一两条毛茸茸的大腿,中间还有…。...

抬头看去。

两条毛茸茸的大腿,中间还有…

倒吸气声,惊呼声,以及赵铁牛那分不清是害羞还是愤怒到极致的表情。

“不知羞耻!”

冰冷的语气比那寒冬腊月还让人心寒。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

赵铁牛整个人都要疯了,双腿间凉凉,深吸一口气,忍。。再忍...

就在他忍不住想要将这个女人丢出去时,赵老爹幽幽的声音传来:“老婆子,我们铁牛终于有媳妇了。老头子死也瞑目了啊。”

所有的怒气一瞬间消失,弯下腰,提起裤子,往腰上一系,眼神犹如刀子般嗖嗖的刺向地上的人。

毛小秋本以为自己死定了,看了少儿不宜的画面,铁定要被这大猩猩灭口了。

直到,身下一空,抬头一看,那浓厚络腮胡近在咫尺。

如此近距离的观看,毛小秋发现这个男人的眼睛好美,深邃的眼眶,黑白分明的大眼里面仿佛有星辰一般,让人沉迷。

让她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看着怀里的女人突然安静,低下头正好对上一双打量的眼。眼的疑惑让赵铁牛的脸色十分难看,直接将人往旁边的藤椅上一放,冷哼一声,“麻烦!”

话音里是嫌弃,可动作却很是轻柔,原来这个家伙是个傲娇。

可惜赵铁牛并不知道她的想法,将人放下就走了。

步履稳健,可毛小秋却发现了一个小秘密,这个男人的耳朵红了,而且步伐也有些匆忙。

“小秋,别怕,铁牛这孩子就是面冷心热,以后你跟他好好地过日子吧。”

好好过日子…

毛小秋瞬间炸毛了,“不是,赵老爹,我不能…。”

赵老爹却一副我懂的表情,笑眯眯道:“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家铁牛,村子里也有很多人说我家铁牛的不好,不过,你放心,我们家铁牛只是面冷心热。”

毛小秋看着赵老爹那张笑脸,有些奇怪这个老爷子为何明知道自己不喜欢他儿子,还愿意让她留下来。

更让她奇怪的是毛家竟然舍得将她卖了?还五百个大钱。

“赵老爹,我奶...她怎么会放我走。”

原身的奶可是一个极品人物,石头也能榨出二两油来的人,原身这个任劳任怨的免费劳动力怎么舍得卖掉。

赵老爹嘴角勾起一抹笑,“因为你快死了啊。”

毛小秋脑门黑线,自己这身板虽然弱了些,可是绝对不可能说是快死了的。

“不过说来也是奇怪了,怎么你一跟我家铁牛成亲,就好了呢。看来啊你跟我家铁牛是注定的缘分吧。”

毛老爹自顾自地说着,眼底一抹精光闪过,随后又低下头继续编着手里的东西。

这一家子还真奇怪,毛小秋见问不出什么,索性四处张望,看到地上那杂七杂八的东西时,她实在有些受不了了。

起身拿起角落的扫把和簸箕就开始收拾,可刚一动手,就听到一声怒吼,“住手!你想死吗!”

说完抬手就将扫把抢了过去,怒视着毛小秋,那扫把高高的举着,仿佛是要将眼前的人撕碎了一样。

毛小秋被突然的怒吼吓了一跳,身体条件反射的往后退了下,却因为杂物将她绊倒,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赵铁牛皱了皱眉,准备放下扫把去拉人。

而就在这时,大门被猛然推开了,一个红肿着双眼的妇人背着个男孩儿冲了进来。

当看到赵铁牛高高的举着扫把时,吓得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不要啊!!小秋,我的小秋,你怎么这么命苦啊。杀千刀的赵铁牛,你要是敢动我家小秋一根汗毛,我就抱着儿子死在你家...”

赵铁牛愣住了...。

毛小秋傻眼了...

赵老爹更是惊魂未定,在听到这女人的话时,想要开口,却被从后面冲进来的村民们给惊得吞了回去。

“天啊,赵铁牛真的会打人。”

“难怪愿意花五百个钱买人回来...。”

“就是就是,我可是听我嫂子家的二表弟家的侄儿媳妇的亲戚说过,这赵铁牛以前当兵,杀过人呢。。”

一句杀过人所有人瞬间散开了,就连哭喊着要为毛小秋做主的妇人也往后退了两步。

“你...你...”

赵铁牛的耐心仿佛用尽了,怒目扫视一周,冷声道:“不想死的就滚!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他将手里的扫把一丢,所有人都被吓作鸟兽散去,只有被吓傻的毛小秋和毛氏站在原地。

赵铁牛一步一步的上前,指着毛氏的鼻子道:“你女儿是我花了五百个字儿买回来的,就算我要杀了她,那也是我的事。跟你们毛家没关系,想要回你女儿,可以,给银子。为了救活你女儿,我用了一根五十年份的人参,我也不要你多的,五十两银子,你拿出来,就可以把人带走。”

五十两...

毛氏跌跌撞撞的后退,仿佛感受到了她的恐惧,背后的孩子哭了起来,一时间院子里哭声、骂声一片。

别说赵铁牛了,就是毛小秋也有些受不了了。

上前扶住原身的母亲:“娘,你。。你先回去吧,我在这里挺好的。”

毛氏看着这个女儿,打小就没享过福,尤其是丈夫进京赶考后,更是被老宅的人磋磨得不成样,原本花一样的年纪,却硬生生被折磨得不成人形。

“秋儿,娘苦命的孩子啊。”

毛小秋前世是个孤儿,从来都是她保护别人,来到这异世,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母爱,她手足无措,只能凭着本能轻轻的拍着母亲的后背。

背上的孩子停止了哭泣,毛氏也擦掉了眼泪,转身朝赵老爹磕头道:“赵大哥,求您看在我爹之前救过你家的份上,请你善待我家女儿,等我凑钱。。”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正主都走了,围观的人自然也散去了。

毛小秋却有种不安的感觉,转头看向赵铁牛道:“我去看看我娘。”

赵铁牛冷哼一声,既不答应也不反对,毛小秋有些急了,“我娘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就等着人财两空吧。”说完就冲了出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猎户家的娇娘美又飒”,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