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章 惊魂

时光时光倒流千百年,广袤天空下全部覆盖的是大夏王朝。宝元八年夏,定西侯府。早晨的雨了下了好一会儿了,正逢饭时,往来的仆妇丫鬟们都撑着伞,各色的衣裳各色的伞相互交织在一起,犹如七彩的云,其间参杂着你踩了我的鞋,你溅起的水花了我的裙的笑闹声,非常精美的器具掩忍不住饭菜宝元六年夏,定西侯府。。...

名门医女

推荐指数:10分

《名门医女》在线阅读

时光倒流千年,广阔天空下覆盖的是大夏王朝。

宝元六年夏,定西侯府。

清晨的雨已经下了好一会儿了,正值饭时,来往的仆妇丫鬟们都撑着伞,各色的衣裳各色的伞交织在一起,如同七彩的云,其间夹杂着你踩了我的鞋,你溅湿了我的裙的笑闹声,精美的器具掩不住饭菜的香味,一路走过,站在廊角下的一个小丫头不由吸了吸鼻子,咽了口口水。

小丫头十四五岁,穿着青布小衫裤子,这是定西侯府最普通的丫鬟装束,但不普通的是她束的是红腰带,这可是定西侯府二等丫头才能用的颜色。

这一青一红形成鲜明的对比,格外的引人注目,但进进出出来来往往的人却看也不看她一眼,如同是空气。

小丫头一手拎着一个篮子,一手揉了揉肚子,眼巴巴的望着厨房门口,渐渐的人来往来的少了。

一个身材矮胖的妇人迈出来,在她身后紧紧跟着四五个婆子都争抢着给她举着伞。

“我说你们都惊醒着点,都是多少年的老人了,可别失了身份,该做的要做到,不该拿的呢别拿,眼皮子呢放开点,我可告诉你们…”妇人慢声细语的说道,声音带着几分倨傲,说到这里,她停下脚。

她一停下,身后的婆子们立刻都停了,带着恭维讨好的笑看着她。

“…要是有谁丢了我的脸,可别怪我不给她脸面,撵出去的可不是一个人,到时候跟我哭一大家子没活路,我可管不了。”妇人似笑非笑的说道,微微抬起手点着这些人,白白胖胖的手腕上露出两个赤金的镯子。

“董娘子这可是白嘱咐了,我们都一把年纪了,哪里能干着不着调的事。”一个马面妇人陪笑道。

“是啊是啊,我们要是这都还要董娘子来教,那可真是白活了,趁早离了这里的好。”大家纷纷附和道。

这是定西侯府掌管上房厨房的管事娘子,董娘子。

小丫头咬了咬下唇,从廊角冲出来,冒着雨就站到了这群人的前面。

董娘子正露出满意的笑,想要打趣几句,就有人突然站到面前,因为跑得急啪嗒啪嗒的溅起一片水花,在她那松花色的马面裙上留下印记。

“哎呦作死啊。”旁边的妇人们喊道,眼角的余光扫到来人的青衣,立刻扬手就打了一巴掌。

这些妇人粗壮,小丫头被打在肩膀上一个趔趄,手里的篮子掉在地上。

“哎,这不是…”董娘子定睛看清站在眼前的人,尤其是那红束腰,不由愣了下。

动手打人的妇人这也才看到了,不由吓了一跳,她可是个三等粗使婆子,这上房的二等丫鬟可是惹不起的,惯性的腿一弯。

“是阿好啊。”董娘子说道,声音拉得细长。

听到阿好这个名字,那弯了腿的妇人顿时又站直了,松了口气,还觉得自己受了惊吓瞪了那丫鬟一眼。

阿好站在雨中,很快就被雨水打湿了,头发贴在头上脸上,越发显得狼狈。

“董娘子,我,我们少夫人的…”她颤声说道。

“少夫人怎么了?有什么要吩咐的?”董娘子问道,笑眯眯态度和蔼的看着她。

“少夫人让问一问,这个月的定例可能拨下来了?”阿好说道,抬起头看了这董娘子一眼,不知道是吓得还是被雨水淋的,小脸青白。

董娘子面色一冷。

“怎么?秋桐院的分例你们又忘了?”她不咸不淡的说道。

原本听着小丫头告状,再看董娘子冷了脸,婆子们都有些害怕,正想着怎么求饶认错,却听到问出这么一句话,顿时又笑了。

“真是该打,”一个妇人抬手轻轻的做样子打了自己脸一下,懊恼的说道,“竟是忘了!”

她说这话看向那小丫头,略微矮身施礼。

“姑娘打我吧,听说三小姐染了风寒,就慌了神,赶着采买吩咐的清淡饭菜果蔬,我是老了老了不中用了,经不的事,记了这个忘了那个…”她笑吟吟的说道。

小丫头哪里敢打她。

“妈妈说笑了,自然是三小姐的病重要..”她咬着下唇低声说道。

董娘子面上露出笑容,旋即又是一冷。

“都傻了啊,姑娘淋着雨呢。”她说道。

此话一出口,四周的婆子们似乎才看到眼前的人儿已经被雨水浇成落汤鸡了,忙乱的上前给她撑伞。

“怎么这个天出来了..”

“不拘派谁来说一声就是了…”

“姑娘还亲自跑过来…”

大家纷纷说道,心疼关切之情满满。

“再忙也别耽误了该做的活儿,再有下次,可别怪我不留情面。”董娘子对着这些妇人摇头笑道。

婆子们纷纷发誓赌咒说绝不会。

“那我就先走了。”董娘子说道,又看那阿好,“阿好,缺什么就来跟我说。”

阿好浑身发抖的点头道谢。

董娘子走了,院子里的婆子说笑着回转,从小姐夸了那道菜好吃赏了几个钱一直说到门房的四宝穿的是哪个丫头给做的鞋,直到阿好跟着她们进了屋子,其中一个才刚看到她一般。

“姑娘怎么还没走?”她问道。

阿好低头看着自己空空的篮子。

“哎呀,东西我们让人亲自送去,下着雨,路不好走,哪里能让姑娘拎着?”那妇人笑道,一面对着另外几个妇人吩咐,“老姐姐们,听到没,快些将东西备好,给少夫人送去。”

屋子里响起笑着的七零八落的应答声。

“我…”阿好迟疑一刻,还要说什么,却被那妇人连推带拉的送出了门。

院门啪嗒一声关上,雨越下越大,阿好跺跺脚将篮子顶在头上快步沿着小路跑起来。

穿过一道又一道门,越过一条夹道,远远的便能看到雨雾中矗立这一栋小院落,四周散落着几株花树,除此之外别无他物,显得格外的孤独。

一柄红伞从那边飘过来。

“阿如。”阿好看到了喊了声,加快脚步。

这边的红伞下,是一个跟她年纪相仿的女孩子,穿着一件简单白色中衣外边罩着青色比甲搭着灰色布裙,这一通身的素淡打扮让她蒙上了一层与年纪不相仿的沉闷,看到冒雨而来的丫头,她也加快了脚步。

“怎么出去也不打伞,淋着雨跑回来,不拘哪里借一把..”她终于将伞罩住奔来的人,看着浑身湿透的姑娘,她一脸心疼又是焦急,拿出帕子给她擦脸。

“我跑得快,不怕的。”阿好嘻嘻笑道。

就一把伞,这孩子是怕自己没得用,阿如很是心酸。

“快些回去换了。”她伸手拉阿好,却看到阿好空空的篮子,神情便是一顿,“怎么,还是没…”

“姐姐,她们说马上让人送来。”阿好忙说道,觉得自己没把事情办好,有些惭愧自责。

阿如叹了口气。

这马上只怕要等到二三天以后了….

“姐姐,你怎么出来了,少夫人她…”阿好又忙问道。

“少夫人睡了,我不放心你,出来看看。”阿如说道。

二人说着话,走到了院落前,院墙有些斑驳,上面挂着一个掉了漆的匾额,写有秋桐院三字,伴着咯吱一声,推开门两个女子进去了。

在屋子里换了衣裳,阿如又熬了碗姜汤端过来。

“姐姐,姜不多了,留着给少夫人用吧。”阿好推辞说道。

“喝吧,少夫人的身子不差这一碗姜汤。”阿如叹口气说道,“最要紧的是,咱们都要好好的,要不然,少夫人还能靠谁…”

她说这话,眼泪不由掉下来。

阿好不说话了,接过姜汤大口大口的喝了。

“姐姐,你别担心,咱们都能好好的,等到世子回来了,告诉他少夫人养好了身子,他一定会接咱们出去的。”她笑着说道。

阿如看着她,嘴边的笑意很是苦涩。

“但愿吧。”她轻声说道。

屋子里有一阵沉默。

“我去烧点水,一会儿少夫人醒了好洗洗。”阿如站起身说道,打破了屋子里的沉闷。

阿好点点头,对着矮旧桌子上的铜镜挽头发,刚扎下最后一根头绳,就听外边传来一声尖叫,紧接着是铜盆落地的声音。

这声音尖利刺耳,划过耳膜让人胆寒。

阿好打个哆嗦,一头就冲了出去,只见阿如坐在正屋的门槛上,浑身发抖还在一声接一声的尖叫。

“姐姐,怎么了?”她忙跑过去,一面伸手扶住阿如,一面下意识的抬头看。

凄厉的叫声划破了雨雾。

“少夫人,少夫人。”阿好哭喊着爬向屋内。

顺着她的视线,可以看到一双脚悬在半空,脚上穿绣着缠枝莲的鞋子,再向上看,便是白纱裙子,以及一件雪青盘领绣花袍,然后便是一张素白的脸,舌头隐隐吐出来。

“快放下来。”从尖叫中缓过来的阿如扑过来,一把抱住这双腿举起来。

阿好哭着来帮忙,终于将梁上悬挂的人放了下来。

“没…没….气了…”阿如颤抖着将手探向这女子的鼻息,顿时面色灰白。

“少夫人…”阿好放声大哭,扑在那地上躺着的女子身上,“你怎么就这么糊涂啊!”

地上的女子一动不动,如果不是那因为窒息而铁青的脸,就如同睡着了无疑。

“快,快去告诉侯爷和夫人。”阿如年长几岁,起身就往外跑了。

门被摔开发出哐当的声音,阿好的哭声猛地停了,她伸手掩住嘴,屋门打开风卷着雨丝不停的扑进来,除了刷刷的雨声,别无他声,素净的如同雪洞的屋子越发显得阴寒起来。

阿好呼吸越来越急促,她突然不敢看地上躺着的人,伴着门又哐当一声响,她发出一声尖叫,转身冲入雨中。

半空陡然一道闪电,伴着轰隆隆的雷声几乎撕裂了整个天空。

刚跑出院子的阿好整个人瘫软在地上生生吓得昏了过去。

而与此同时,屋子里躺在地上的人双手动了动,紧接着整个人如同痉挛了一般抽了抽,垂在身侧的手猛地举起来挥动了一下,似乎要抓住什么东西,喉咙里发出咳咳的声音,同时就在她的上空忽地出现一个白色的箱子,直直的砸下来,又准又狠的砸在那地上的人的腹部。

“暧吆我的妈。”地上的人发出一声痛呼,猛地坐起来。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名门医女”,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