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懒在地上的姿势真的不不雅观,但是现在的宫女太监们都一齐低下头跪倒,也看不见她。不时传来几声鸟叫,像是在取笑她像。她的屁股在地上撅着,袖口里还掉出几个糕点,真是不忍心逼视,她的小短腿儿动了几下,但是但是没能出来,她自暴自弃地心里想:就这样吧。女时不时传来几声鸟叫,像是在嘲笑她一样。。...

赵懒在地上的姿势实在不雅观,不过现在宫女太监们都齐齐低头跪下,也看不到她。

时不时传来几声鸟叫,像是在嘲笑她一样。

她的屁股在地上撅着,袖口里还掉出来几个糕点,简直不忍直视,她的小短腿儿动了几下,可是还是没能起来,她自暴自弃地想着:就这样吧。

女皇现在只觉得心惊肉跳,她眼皮猛地抽动两下,看了看掉出来的糕点,又看了看地上正在挣扎的小女娃,很想一脚把她踹飞,太丢人了!

看这场景哪像去自杀的,分明像是偷了糕点被抓了个正着,她示意身边的两个宫女去扶自家闺女起来。

两个宫女一下子就把赵懒抬了起来,稳稳地将她放在地上,将她脏兮兮的小肉脸彻底暴露在视线下,最值得一提的是,她的鼻子上疑似还有糕点的残渣。

“带走!”女皇淡淡的发令,她已经没有心情去生气了,她现在心情复杂,这些个姊妹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为什么只有她那么笨还那么懒。

她出生的时候,朝典刚好到了懒字,便起了赵懒这个名字,虽然给她取得名字中带懒,可也没人让她人如其名啊。

在云翼殿,女皇坐在椅子前,高高的发髻显得她格外高冷,精致的妆容又显得她格外雍容。

只听到女皇无奈的发出声音:“这是饿了?”

赵懒连忙点头,垫了几块点心还没有饱腹,刚才那么一跑更饿了,女皇见状招手传菜,很快饭菜就被放在桌子上。

女皇语重心长道:“你既不想去,大可偷着跑,何必光明正大的让人追着跑呢?”偷着跑了她也能把人抓回来。

“况且,就去个沧海国,有必要要死要活的去轻生?”

赵懒心底一动,母皇心底还有她,下一句肯定就像以往一样来安慰她了。

“你要轻生也别在这里轻生,你要是没死成,我还得找御医给你治,你要是死了,我就把你尸体一卷,送到沧海国,等你尸龄九岁再运回来,让你入土为安。”女皇直接撂下这句话,直接让赵懒傻眼。

她整个人都呆滞了,筷子上刚夹起来的红烧肉就这么掉在了桌面上,她现在五岁,等她尸龄九年不正好十四嘛,那时候云杏国早就被灭了。

最毒妇人心,这句话果然诚不欺她,自家母皇一天天就想着把她送出去,不像自己,心系国家。

“罢了,现下你想跑也跑不成了,我已经接到消息,沧海国质子已经出发前往云杏了,吃完这顿饭,你就该上路上路。”

“怎么提前了?”她一脸诧异,上一世没这么快,至少要一个多月以后才出发的。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乌零国那么强大,我们和沧海必须两两联手,才能共同提防乌零国。”

她顿时有点坐不住,抬起脚丫子就想朝外跑,刚到殿门口就被侍卫架起来了,云翼殿可不像皇女宫,有那两个不靠谱的胖瘦太监。

女皇见状得意的笑了起来,这个笑容在赵懒的眼底看上去是那么恶劣:“怎么,还想跑?”

“要么老老实实吃完这顿饭上路,要么你就饿着走,选一个吧。”

赵懒很没出息的选了第二个,她醒的时候,最差的结果就想到了,只是没想到自己挣扎这么久,还是没能改变自己被送往沧海国的命运。

但与其饿死,不如慷慨赴义,对于那沧海国九皇子,她心底有了其他计较。

她大口大口的吃饭,看那样子像是八辈子都没吃过饭了一般,有点好笑又有点让人心疼,可女皇还是别过脸,还是要送出去的,不能多看。

女皇把她扫地出门的速度很快,没多久她就在路上了,她特地要求的多要两个侍卫,只是没想到会是这俩胖瘦太监,来看着她,不让她半路逃跑。

一众宫女太监声势浩大的往前走去,跟前世一样的是,母皇待他不薄,还是那么多财物,只是,这放出去不就等着被劫走嘛?

这土匪一看这么多人,肯定就盯上她这个傻大帽了,她们现下走的是官道,当年就是在官道被抢劫了。

于是,她临时改了主意,从小道儿走,万万没想到,刚到了小道儿口就被劫了,这次不仅是车被劫走了,连她整个人都被劫了。

赵懒现在被绑着,一动不动,嘴巴里还塞着一块白色手帕,眼底泪汪汪的,看上去好不可怜。

她现下后悔也来不及了,宫女太监们都跑散了,被抓的只有胖瘦太监和全白,只是没想到其他人跑的这么麻利,她心底有一阵子怀疑,不过很快就消散了。

他们肯定是回去通风报信了,肯定是!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咸鱼皇女被敌国皇子攻略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