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懒忽梦忽醒的时候,只会觉得饥肠辘辘,母皇还在那滔滔不绝的讲着什么,众皇女们认认真是的在听着,仅有她一头倒在桌子前,睡得死沉。光影扑闪扑闪照到孟懒圆润饱满的脸上,嘴角的一串哈喇子亮的夺目,场面突然安静下去,没办法听到那缱绻的呼吸声。赵懒眯了眯眼,是光影忽闪忽闪照到孟懒圆润的脸上,嘴角的一串哈喇子亮的耀眼,场面突然安静下来,只能听见那清浅的呼吸声。。...

赵懒忽梦忽醒的时候,只觉得饥肠辘辘,母皇还在那滔滔不绝的讲着什么,众皇女们认认真真的在听着,只有她一头倒在桌子前,睡得死沉。

光影忽闪忽闪照到孟懒圆润的脸上,嘴角的一串哈喇子亮的耀眼,场面突然安静下来,只能听见那清浅的呼吸声。

赵懒眯了眯眼,是在做梦,又看到母皇那张阴沉的脸了,真是的,梦里也不给她好脸色看。

太累了,她已经流浪好几年了,这一路上都在东躲西藏,想到这里,她心底的疲惫感更甚。

云杏国已经不复存在了,她也从一个皇女变成了无籍游民,她的质子生涯还没结束,自己的国家反倒没了,她心底又忽的涌现一股悲戚,眼泪哗啦啦就下来了。

那天她一如既往的溜出沧海皇宫,昭示板上挂着明晃晃的捷报,上面说九皇子江篱联合吴老将军里应外合,大灭云杏,即日回朝。

这已经是月前的捷报了,上面还盖着红章,这让她不由得傻楞在原地。

吴老将军,是她的恩师,她的武艺都是靠着死皮赖脸跟着学的,一般都是她跟在身后老师老师的叫着,吴老将军会扭头痛心疾首地破口大骂:“死丫头,谁是你老师?别跟着我!”

可最终也会拿她没辙,将武艺悉数传给了她,偷奸耍滑她本领一绝,每次学到真本事的时候却格外认真,倒是让她不至于长得太歪。

沧海国国君对她也蛮好的,让她以为质子的生涯就是没事偷鸡打鱼,惬意无比,甚至玩的开心了还有点不想回去。

可是他也有点奇怪,比如见到她会轻轻摸一下她的头,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懒懒,这里就是你的家了。”

虽然大家也没当她是外人,可这里毕竟不是她的家,自己年满十四也终究是要回到自己国家的。

当初就是因为在皇女会议上睡着了,才会被推出来当作质子被送了出去,因为这件事,她不止一次觉得自己母皇小气。

明明平时她不学无术,她也不嫌弃,对她的宠爱也是不减,怎么说呢,想当初她也是被捧在手心里极其受宠的,就那么一会儿,母皇就变了心。

她当时气的揪起她的耳朵,对她破口大骂,骂的她眼泪汪汪,可母皇再也不会揉揉她的脑袋瓜,安慰她了,也不会给她赏赐了。

她就如同一条咸鱼一般,就那么被丢了出去,每当赵懒想起来的时候就十分难过,长这么大终于体会到生活的艰辛了。

想想前不久还是尊贵的小九皇女,如今就是一个咸鱼质子,让她唯一感到安慰的是,母皇给了她不少傍身的钱财,数数有好几车,整的跟她远嫁再也不回来了一样,虽然现在这情况也没什么区别。

只是,母皇虽然给了她不少钱财,这没什么问题,可却没给她安排抄着家伙的侍卫,导致她还没出云杏国就被劫匪抢了钱财,只孤零零剩下一个草车。

这草车还是特地为马带来的高级粮草,现在这草就被她百无聊赖的叼在嘴里,导致马的鼻孔时不时哼喘着粗气,像是表达对她的不满。

每次这马发脾气的时候,她就会把这高级草递到它嘴边,一边摸着它的鬃毛一边道:“也就你争气了,其他马都趁乱跑了,就你没跑,这草就便宜你了。”

马哼哼两声,继续咀嚼它的草,如果马能听懂她的话,定是要反驳的,不是它不想跑,是那劫匪不给它机会,独独没有把它的马绳砍掉,不然它就跟其他马一起跑回去了。

笑话,回去能天天享受马夫的照顾,还不用长途奔波,鬼才争气!

她现在身边就跟着几个小丫鬟,这帮劫匪真的是不讲武德,不仅把马放跑了,财物劫走了,连人都带走不少。

想到这里,她又有点担心,那帮丫鬟被抢过去就成了土匪们的压寨夫人了,这个行当不是很好,容易被朝廷一锅端了,罢了,这也不关她什么事情了。

不过,赵懒还是写了一封信给母皇,一定要端了土匪窝,把这些宫女太监们给救出来,山林这边还是需要好好治理,这里的地形太容易让土匪们得手了。

突然,耳边传来一阵子痛意,这手法,这痛感,简直太熟悉了,她这辈子都忘不了,就是这双手将她揪醒的。

她顺势擦了擦哈喇子,迷迷糊糊道:“别揪我,我就在这个棚子里休息一会,这就走。”

“你还想去哪里?”一个声音格外阴沉,听起来态度不好。

赵懒挼了挼眼睛,迷糊道:“母皇,您还活着嘛?还是我死了。”

耳朵边痛意更加明显,让她不由得倒吸一口气:“疼!疼!疼!放手。”

“你再不醒就会死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咸鱼皇女被敌国皇子攻略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