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懒猛然打了个伶俐,眼前的画面渐渐非常清晰,兽皇铁青的脸,姊妹在底下偷乐,可算逮到她睡着了。严禁不说,现在的的兽皇跟睁眼瞎似的,每当她睡着,都装做看看不见,不少姐妹们都有点儿抱怨。现在的的赵懒是五岁的赵懒,正如她的名字一般又胖又懒,每当见她,她都是懒洋不得不说,以前的母皇跟睁眼瞎似的,每每她睡觉,都装作看不见,不少姐妹们都有点埋怨。。...

赵懒猛地打了个机灵,眼前的画面逐渐清晰,母皇阴沉的脸,姊妹在底下偷笑,可算逮住她睡觉了。

不得不说,以前的母皇跟睁眼瞎似的,每每她睡觉,都装作看不见,不少姐妹们都有点埋怨。

现在的赵懒是五岁的赵懒,正如她的名字一般又胖又懒,每每见她,她都是懒洋洋的趴在那,唯有眸光慵懒清澈。

女皇看到她醒来的那一刹,眼眸都软了下来,可还得揪着她,不然她不知道自己讲这件事的重要性。

“醒了吗?”她凌厉的看向她,出声询问。

赵懒不敢置信的眨巴眨巴自己的眼,连忙正襟危坐,乖巧的点点头,反正是在梦里,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吧,等她醒来,又要去偷鸡摸鱼了,每天为了生计而烦恼。

可能刚刚的痛意也只是一时的,她又在梦里看见了自家母皇,这次显得格外真实,她接下来那句话应该:“那就你去吧。”

女皇犹疑了一下,到嘴边的话还是冒了出来,长痛不如短痛,早点告诉她也好,毕竟其他皇女去并不合适。

“那就你去吧。”一样的表情,一样的话,冒出来却是冷冰冰的,她这是又在梦里被咸鱼了。

反正是自己的梦,这次反驳掉不久好了,会不会是不一样的结果呢?如果能在这逮住江篱那小玩意儿,好好收拾一顿,以后万万不敢跟吴老头里应外合了,又或者在这里解决掉他。

“我不!”她这次大声反驳回去,倒是让女皇一个愣神。

“若你不去,那便押着你去。”女皇高高在上,对着赵懒道。

“赵清梦,我不去!”赵懒大剌剌叫出了女皇的名讳,让女皇的眸光彻底沉了下来。

“放肆!”她的眸光变得狠厉:“来人,将九皇女带回寝宫,教习礼仪,一月后遣送去沧海国。”

立刻就有宫人按住她,让她动弹不得,五岁的她哪能是这群天天做事的宫人的对手,自然是被收拾的服服帖帖。

可年幼的她也有优势,胜在小巧灵活,可她低估了自己的身材,挣扎了几下便挣扎不开了,她委屈巴巴看向自己的母皇,她怎么就这么狠心呢?

“你怎么这么狠心,我还这么小,我不要去!我不去我不去我不去。”对小孩子最有利的方法就是撒泼耍赖。

她眼泪已经在眼框内兜不住了,顺着圆圆的脸庞滑落下来,大大的杏眼饱含委屈,就看她吃不吃这一套了。

“母皇三思啊,小九还这么小,万一到那儿受了欺负怎么办?”说话的是大皇女,她已经过了十四的年纪,小小的人儿,玲珑剔透,对于妹妹们也是极其宠爱。

她秀气的眉目上藏着担心,如雪般的皮肤让她显得格外动人。

赵懒感激的朝着大皇姐看过去,大皇姐还是那个大皇姐,不像母皇已经不是那个母皇了,一心要把她送出去,把那个灭家的江篱拉进来。

她连忙顺着大皇姐的话哭下去,一抽一抽的看上去好不可怜:“就是,把我送出去你就见不到我了,万一我受到欺负了怎么办?”

“不若母皇将我送去,左右都是要一个人去当这个质子。”大皇姐提议道,眼底也下了决心。

女皇蹙眉,立刻否决道:“不行,你和相府公子还有婚事,不能耽误,只有她合适。”

赵懒突然想起来这回事,自家大姐在她走后一月便与丞相嫡子成婚,夫妻恩爱,纵然在梦里,自己也断然不能坏了这桩婚事。

“我不去,大皇姐也不能去!”她大声反驳,本来听到这声音,女皇还有点欣慰,这还知道心疼姐姐,可下一句话让她彻底黑了脸:“要么就把我和大皇姐一起送去。”

众多皇姐一脸惊讶,万万没想到皇妹下一句竟然是这句话,本来还稍微有点感动和担心,现下那是一点儿也没有了。

就连自己请缨的大皇女也愣在原地,直勾勾的看着自家九皇妹,很久没有缓过神来。

女皇将自己的头撇过去,不再看她,冷声放话:“带下去。”

这回再也没有皇女替她求情了,大家都知道,皇妹她不值得。

就算在梦里,赵懒的情绪也是很激烈,她猛地挣开宫女,一个人跑到对面的莲花池边,圆嘟嘟的身材莫名具有喜感,那也不妨碍她爬到假山上,尽管中间踩空几次,但是凭借她的毅力,还是上去了。

她看着对面一帮人震惊的目光,毫不留恋,反正一会醒了还得去找吃的,不如趁早醒来。

只听见噗通一声,她就跳了下去,拦也拦不住,窒息的感觉直直涌上来。

不对啊,她心底想着,我怎么还不醒,等她意识到这不是梦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玩脱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咸鱼皇女被敌国皇子攻略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