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一章 城门巷一家人

徽州,二月,卯时,城门洞口的老虎灶正升腾着白茫茫的水雾。“水开了啊,水开了啊,要提水的乘早。”一阵竹梆敲击的梆梆之声伴着沧老暗哑的声音在深幽的城门洞回响。一下子就给整个城门洞的住户热闹的场面了出来。城门洞尾的李家。赵氏一咕噜从床上坐出来,左手使力“水开了啊,水开了啊,要打水的趁早。”一阵竹梆敲打的梆梆之声伴着苍老暗哑的声音在幽深的城门洞回荡。。...

家业

推荐指数:10分

《家业》在线阅读

徽州,正月,卯时,城门洞口的老虎灶正蒸腾着白茫茫的水雾。

“水开了啊,水开了啊,要打水的趁早。”一阵竹梆敲打的梆梆之声伴着苍老暗哑的声音在幽深的城门洞回荡。

一下子就让整个城门洞的住户热闹了起来。

城门洞尾的李家。

赵氏一骨碌从床上坐起来,一手用劲的推了推边上睡的跟猪似的李景福,只是李景福却嘟咙了一声侧过身继续睡,让她心里徒的冒起了火,重重的呸了一声:“这死鬼。”

随后赵氏裹着半张旧毯子下了床,直接走到屋子中间,用劲的掀开隔在屋中的布帘子。

帘子格开的另一边是一张上下铺的木床。下铺住的是李家十四岁二丫头李贞娘,而上铺住的是李家八岁的小儿子,喜哥儿。

哪家十四岁的大姑娘还跟父母住一屋,还要跟八岁的小弟住上下铺的?可没法子,李家就得这样,统共就两间屋子,另外一间住着李家大儿大媳,总不能让弟弟妹妹去跟他们挤。

赵氏看着那下铺裹着薄被缩成一团的李贞娘,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咬着牙冲到床边,直接抛了被子,用手扯着李贞娘的耳朵,尖着声道:“这挨千刀的死囡子,就知道睡还不快起来去打开水,一会儿家里要是没热水用,瞧老娘撕了你的皮。”

初春的寒意,再加上痛疼,让李贞娘迅速的醒来,此时她的心情是悲愤,两只眼睛皮跟灌了铅似的打不开啊,昨晚老爹又是赌了很晚才回来,被老娘赵氏扯了一顿子骂,最后老爹反攻,将赵氏压在床上好一阵折腾,弄的赵氏的叫床声跟杀猪似的。

如此,跟着自家父母仅仅一帘之格的李贞娘自然是一夜无眠,她既便是拿着棉花塞着耳朵也挡不住那抓心挠肺的声音。

“起来了,起来了。”李贞娘叠声的道,然后用力的挣脱赵氏,飞快的跳下床穿着衣,

“嘿嘿。”睡在上铺的喜哥儿醒了,看着自家二姐在老娘的手上吃了亏,幸灾乐祸的笑。

李贞娘瞪了他一眼,臭小子冲着她伸了伸舌头又翻过身睡自个儿的去了,弄的贞娘一阵气闷。

“哼,快点,别磨蹭。”看到李贞娘起来,赵氏这才黑沉着又一骨碌的回到自己的床上,只是那嘶骂声就再也不会停了。

而这样的嘶骂,李贞娘早已见惯不怪。

家计困顿,每个人都显得脾气特别的坏,骂人发泄实在是普通百姓最正常的表现,更何况这一家子还全都是极品。

老爹李景福,每日里不是醉生梦死,便是赌的天昏地暗,再加上坑蒙骗的,总之在城门洞的人眼里,这就是一个烂人,挨千刀的货。

老娘赵氏,彪悍,小气,尖刻,再加上见钱眼开,城门洞里的人见到她就躲,不是怕被她骂,而是怕一不小心被她占了便宜。

大哥,李正良,对得住他的名字,算是这个家里最好的人了,但却又太老实了,别说家里人,就是外面随便一个人都能差使他做事,再加上大嫂杜氏是一个能跟赵氏针尖对麦芒的人,于是李正良在城门洞人眼里就成了一个无能,怂包似的代名词。

至于八岁的小弟喜哥儿,这小家伙一肚子黑水,不提也罢,提起来又是一把心酸泪。

当然便是李贞娘这个身体的原身,那也是一个极品,好吃,为了吃一个葱油饼,能在这正月里给自己浇一身冷水,冻出病后,便到独居一处的爷爷奶奶那里去骗钱,骗了钱来也不思着去看病,只顾着吃葱油饼,最后葱油饼是吃了,却病死了,这才便宜了现在的李贞娘。

这都什么人哪?

一件夹袄,一条阔腿裤,腰上系着马面裙,初春的早晨,这样一身衣服是挡不住瑟瑟寒风的,李贞娘只得用劲的跺着脚,上下蹦了一会儿。然后在屋外厨房门口的大水缸里舀水洗脸。

一边眯着眼听着屋里老娘那各种国骂,苦中作乐,重生过来这些日子,赵氏这国骂已成了李贞娘晨间的伴奏曲,是乐子。

洗漱好,李贞娘提了一只大铜壶,就要出门打热水。

“贞娘,带着笑官,哭了大半宿,弄得我一夜没睡,我要再补补。”这时,李贞娘的大嫂杜氏抱着一岁左右的儿子小笑官出来,连着一根长长的背带子,直接塞到李贞娘的手里,然后便睡眼惺忪的转身回屋继续睡她的回笼觉了。

“你妹啊。”饶是贞娘淡定,这会儿终忍不住低咒一声,然后看到小笑官在自己怀里笑的没心没肺,又觉哭笑不得。

最后只得用背带兜着小笑官的屁股,背在身后,笑官这时却是瞪着乌溜溜的眼睛,扯着她的头发玩,李贞娘没好气的拍开他的小手,这小家伙却又换一只手继续扯,扯得李贞娘的头皮一阵痛。

总之,这一家人,连着个奶娃子都是不省心的。

李贞娘一边腹诽,一边出门。

此时虽然已是卯时,天光已亮,但在这城门洞里,依然黑暗如深夜。

城门洞巷子是一条运货进城的通道,就建在城门楼下,只有间隔间的几段能露出一片天外,其他的就跟遂道一样,再加上道很窄,便是艳阳天里,这里的环境也是阴暗潮湿,这样的地方,别说有钱人,便是家道能过的去的,都不稀罕,也因此,这城门洞巷最后就成了这些短工帮闲的落户之地。

换后世来说,这里就是一个贫民窟,棚户区。

百多年来。

渐渐的也就形成了城门洞巷独特的生活景致。

而早上到老虎灶里打热水就是城门洞特有的一景,此时,各家各户都有人提着木桶或者铜壶出来,渐渐的就汇成一股子人流,热闹的很。

李贞娘提着大铜壶,背着小笑官儿随着人流走,不一会儿就看到老虎灶门口那盏独特的虎头风灯,那昏黄的光线,在蒸腾的水蒸汽里如同水墨画一样晕染开来,显得即怀旧又温馨。

老虎灶的门前几个来打热水的大娘嫂子的边排队边聊天,不外乎东家长西家短。

而虎灶里的水伯则忙的脚脚不粘地,一会儿要给人打水,一会儿要到灶头添柴火,还要给空出来的大锅加冷水。

李贞娘在外面瞅着,便把铜壶放在排着的队伍里,不用担心别人插队,这时代这方面比后世规范的多。铜壶摆在那里,别人还会随手帮着你往前移,决不会有人插队。

笑着跟周围的人打了声招呼,李贞娘便从人群里挤进了老虎灶。自顾自的帮着水伯忙活了起来,添好了大锅里的水,就坐到灶头添柴火。

虽说做爹娘的不招邻里待见,但家里穷困,周围邻里能帮还是会帮一点的,比如她来打开水,别人一桶要两文钱,而对于她家,水伯一向只收一文钱。这就是情份。

“哟,那不是李家的二丫头贞娘吗?这丫头一向是个没心没肺的贪吃鬼,如今倒也晓得帮人了?”外面一个老嫂子看着在灶里添柴火的李贞娘,一脸稀奇的道。

“嗯,这十来天,我天天都看到她帮水伯干活,倒是比以前懂事了。”另一个婶子道。

“有那样一对父母,她要是再不懂事,怕以后就没活路了,那田家的事情你们听说了吗?”这时,边上一个大娘神叨叨的道。

“什么事啊?”周围几个人都好奇的问,

“前几日田家大少爷田本昌邀了几个同窗游黄山,不慎掉下悬崖了。”那大娘瞪着眼晴道。

“啊……”周围人都一声惊呼:“那怕是没命了吧?”

“何止没命,我告诉你们,搞不好连尸骨的都捞不着,历来这在黄山上摔下悬崖的,你看有谁家捞着个尸骨回来的?惨哪。”那大娘摇着头叹息道。

“唉呀,这下贞娘可完蛋了,前段时间那赵氏不是才逼着田家人定下婚期吗?这下,贞娘不就成了望门寡?这以后再想嫁个好人家就难了。”一边先头说话的婶子一脸可惜的道。

“呸,就贞娘家里那些人,就算不是望门寡,好人家也不敢要她。”那貌似灵通人士的大娘道,随后又压低声音道:“我有一个妹子在田家帮厨,我可听我妹子说了,田家人已经放出话来了,说田本昌出事都是贞娘给克的,因些便是这望门寡都不要李贞娘做,人死了都要退亲。”

“退亲这对李贞娘来说未偿不是好事,只是李家那赵氏可是掉在钱眼里的主儿,当初逼着田家定婚期,不就是为了田家的聘礼吗?如今这些聘礼怕早让李景福给败光了,李家如何还能拿得出来?”那老嫂子道。

“可不就是。”,听着那老嫂子这般说周围人一阵叹气,说起来这赵氏也太没有自知之明了,这贞娘同田本昌的婚事是当年李金水同田老爷子的一句戏言,而今田老爷子早过世,李金水也不再是李家墨坊的大掌柜,只不过是一个守着杂货铺的糟老头。事过境迁,虽说李家在咱们这里还算是大户,但李金水这一房却早就淡出了李家,田家如今又如何瞧得上他们,本来这事儿,大家心里肚明,不提只当没这回事就算了,便赵氏想钱想疯了,居然逼着田家履行诺言,当时闹的满城皆知,若是田家不履行诺言,就要告田家背信弃义,而田家那也是徽州府数得上的木材商人,仁义礼智礼,这是徽商生存的根本,没人敢违背的,没办法,田家才抬了聘礼下聘的,可没想,婚期才定不久,田本昌就出事了,倒是难为了贞娘这孩子。

此时坐在灶头添柴火的贞娘也不由的有些麻烦的敲敲脑袋。

几人说话的声音虽小,但老虎灶通共就这么大点的地盘,李贞娘还是隐隐约约听清楚了些,这个姓田的未婚夫她也知道一点,只是她到这世界也不过十来天,再加上现在也才十四岁,本朝女子成亲多在十七岁后,因此,倒也没急着思量这些,倒不成想,却出了这样的事情。

“哼,田家人也放出话来了,要是李家不退还聘礼,便要贞娘为她儿子陪葬,我呀,倒是琢磨出来了,这田家人退亲是假,谁不知道李景福那赌鬼早就把聘礼输光了,这亲还退个屁啊,怕真正的目的就是想让贞娘陪葬,心思狠哪。”那大娘扬高了些声音道,又扫了李贞娘一眼,倒好象是要故意说给她听似的。

李贞娘也是心知肚明,别看这大娘好象那长舌妇一样说着八卦,但却着着实实是好意,给她一个提醒,让她好早做准备。

而就是这大娘,就在几天前,贞娘挑了一担水从她家门口过时,扁担断了,两桶水洒在大娘家的门口,贞娘被她逮了好一顿骂,最后这大娘还从贞娘大哥那里讹了三枚铜钱。结果被娘亲赵氏知道了,赵氏又跑去大娘家里,闹了一通,硬是把三枚铜钱要回来了。

因着这三枚铜钱,两家人算是结怨了,可结怨归结怨,如今这大娘却通过这个方式给自己提个醒儿。

城门洞人便是这样,平日里为了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吵吵闹闹的,谁也不会让谁,可真遇上大事了,却也不会坐视。

都是苦哈哈的人家,一起在城门洞讨生活,若不互相帮衬着点,岂不要叫外面的人欺负死了。

这会儿李贞娘便站了起来,冲着那大娘道:“谢谢大娘。”

“哼哼,别自作多情。”那大娘却是不愿承李贞娘的感谢,她可不会向那赵氏服软。随后,便提着热水离开了。

这时,水伯已经帮李贞娘打好了热水,冲着李贞娘道:“开水打好了,快回去吧,跟家里人好好商量。”

“嗯。”李贞娘点点头,提着铜壶出门,背上,小笑官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打着小呼噜。

************************************

新文上传:求点击,推荐,收藏。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家业”,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