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五章 叙往昔,李景福悔过

一听李老爷子的吼声,吴氏赶忙的跑去,张氏带着杜氏同贞娘赶忙跟随。李景福一脸是伤的回去,较为明显的赌桌上又输了,付不掏钱挨揍的。这时,李老爷子脸色赤红,大口喘气跟拉风箱似的,就那么盯着转头站在一边的李景福。李景福此时此刻一脸倔着,却是哼哼哼了一声:“滚就李景福一脸是伤的回来,明显的赌桌上又输了,付不出钱挨打的。。...

家业

推荐指数:10分

《家业》在线阅读

一听李老爷子的吼声,吴氏急忙的跑去,赵氏带着杜氏同贞娘急忙跟着。

李景福一脸是伤的回来,明显的赌桌上又输了,付不出钱挨打的。

此时,李老爷子脸色赤红,喘气跟拉风箱似的,就那么盯着扭头站在一边的李景福。李景福此刻一脸倔着,却也是哼哼了一声:“滚就滚。”

说完,竟真的就转身离开。

“景福,你这是干什么呀,你知不知道你爹他身体有病啊,你怎么还这么倔?快跟你爹赔不是,说以后再也不赌了,找个差事,好好养家。”一边吴氏急道,上前拉着李景福。

“娘。”李景福也微红了眼:“爹他从小就看我不顺眼,一手制墨的本事宁愿教给大堂哥李景先,却不教给我,当年,我好不容易进了墨坊,当了管事了,结果爹倒好了,直接说我没能力就把我给辞了,让我在族人面前丢尽了脸面,我不赌干什么,爹让我觉得,我的人生除了赌干不了别的了。”李景福几乎是咆哮着。

“噗……”李老爷子吐了一口鲜血,整个人萎顿在了椅子上,用手指着李景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老头子……”

“爷爷……”

“爹……”

“大郎快去请大夫。”赵氏冲着李大郎道,李大郎匆匆出门。

“爹……”李景福扑上间,显然也吓坏了。

“啪……”吴氏重重的一巴掌打在李景福的脸上:“孽障啊孽障,你知道你爹当年为什么淡出李家墨坊?为什么宣布退出墨业?为什么宣布此生再也不碰墨?你以为真象外人传的那样争权的时候败给你大堂哥景先的?你爹是那样的人吗?”

说到这里,吴氏重重的顿了一下:“是因为你,还记得当年那批坏了的贡墨吗?那批墨熬胶的时候,你爹让你守着的吧,还叫你按时按顺序下料的吧,可你怎么做的?别人故意讨好你,请你吃酒,你还就真的去了,把熬胶的事交给别人,可是你知道吗?人家把胶换了,用那胶制成的墨送到京城就干裂了,你七伯挨了几十板子,命去掉半条,再回来重制了一批送去,又送了多少礼才把这事情摆平,可你七伯终归伤重,再加上身体本来就不太好,抗不住,两年后就走了,你爹是替你扛下了事啊,你这不孝子,我打死了……”吴氏说着,眼泪巴答巴答的掉,那巴掌一掌一掌的拍在李景福的背上。

贞娘在边上听到这些,这时才明白自家爷爷跟七祖母的恩怨,想来七祖母是因为七伯爷的死在怪自家爷爷和爹爹。

此刻李景福也呆了,他从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当年没人跟他说啊,回想着往事,李景福突然闭了眼睛,卟通的一声重重的跪在地上,然后那头重重的朝地上磕着:“爹,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每说一个‘我错了’就重重的磕一下,没两下,额头就青紫的吓人。

“你这干什么?只要你能明白你爹的心就好,你这混仗啊。”吴氏抽泣的拉着李景福起来。一边赵氏虽然平日里对李景福恨的咬牙,但倒底是夫妻,这会儿也心疼的很。

“大夫来了。”这时,李大郎带着郎中来了。

李老爷子是老毛病了,肺病,制墨第一环节,点烟,就是烧窑取烟,越是好的烟煤就越是轻和细,这样在收烟时,难免吸进了气管里,肺里,再加上烧烟的工房里,常年烟火缭绕,火气熏人,长年累月的,能没病吗?

“这病要养,气不得,累不得,要清静。”郎中开了药,又细细的叮嘱。

随后李景福跟着郎中回去抓了药,又亲手熬好送到李老爷子床前喂他喝下。李老爷子喝好药,却是看也不看李景福一眼。

贞娘跟着家里一干人也在旁观侍伺着

“这么晚了,你们回你们屋里去吧,这里有我守着呢。”吴氏朝着众人挥手道。

“爹,那我回去了,明天一早再来伺候你。”李景福道。

“用不着,我让你滚的你不记得了?”李老爷子声音哑哑的道。

“你这老头子。”吴氏推了李老爷子一记。

“我说的话一口吐沫一个丁。”李老爷子仍眯着眼道。

“我明白了。”李景福道。

“明白了就去找秦会长。”李老爷子道。

“是。”李景福点头,就离开了。

贞娘还在琢磨着李老爷子话里的意思,就听李老爷子道:“贞娘,七祖母今天帮了你,你要记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爷爷,孙女儿知道。”贞娘重生点头。同时暗暗握了一下拳,脑海里不由的浮现出七祖母的样子。

其实穿越到这个世界,这位七祖母却是她最熟悉之人,是熟悉而不是相识,只因为她的事迹贞娘前世看过。

贞娘穿越前的名字叫李贞,同样是李氏传人,前世的家里就有一本族谱是记录李氏嫡宗的。

李氏原是易水奚氏,唐末战乱,奚氏就迁到了徽州,制墨传家,在南唐时,奚廷珪之墨得李煜喜爱,得赐李姓,并任墨务官,这是李家最辉煌的时候,到得宋时,李墨仍被称为天下一品墨,并有黄金易得,李墨难求之说。

但李家却并不太平,只因为李家跟南唐李煜的关系深为宋朝延所忌,李氏墨业尽管名声在外,但实则举步为艰,家主为了李氏的传承,便化整为零,将若大的李氏分成十几支沿续。

而到得元时,制墨业是一片萧条,李氏各支自然无所作为。

再到得明时,墨业兴起,但李氏嫡宗最有希望兴起的一支却因为子孙不继,最终绝代而消亡,前世,这一直让她爷爷引为憾事,因为李墨的精髓技术就在这一支嫡宗,这一支一消亡李墨的精髓技术就绝了,以至于此后的李氏都未能在徽州制墨业中占这一席之地。

而现在七祖母这一支应该正是族谱中消亡的那一支,七祖母将是这一支嫡宗最后一个掌舵人,而此时,李氏嫡宗是一门寡妇,七伯爷因着当年的事情死的,此后,几个叔伯,和堂兄弟,不是找墨摔死在黄山,就是病故,如今只有一个跟喜哥儿差不多大的曾孙李天佑,也就是跟小笑官一辈的,贞娘记得前世那族谱记载,等到七祖母病故后,小天佑莫名的就死了,其他的李氏庶族就开始瓜分嫡宗。

别的贞娘已经记不太清了,记忆最深刻的却是最后几行笔记。

世孙媳:陈氏,出家为尼。

世孙媳:田氏,归田家,未几,卒。

世孙媳:黄氏,居寒窑,是年冬,卒。

世孙媳:孙氏,改嫁,未几,卒。

前世,每每看到这里,如果没有后面的卒字,还不觉得怎么,可一想到那些卒字,李贞心里都特别难受。毕竟都只不过三十来岁的人。

如今,她将守护着。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家业”,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