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三章 唇枪舌箭,刀棍齐上阵

转眼间是申时,外面春光明媚,城门洞了有些昏黄了,李景福自出门时后就看不见踪影,李三娘去接李爷爷和李奶奶也看不见回返。张氏急的在小院子里转圈圈,贞娘也站在门外朝外望。“娘,大嫂,二姐,田家人回去。”喜哥儿从外面撒丫子回去,气喘气喘如牛的冲着张氏同李贞娘赵氏急的在小院子里转圈,贞娘也站在门外朝外望。。...

家业

推荐指数:10分

《家业》在线阅读

转眼就是申时,外面春光明媚,城门洞已经有些昏暗了,李景福自出门后就不见踪影,李大郎去接李爷爷和李奶奶也不见回转。

赵氏急的在小院子里转圈,贞娘也站在门外朝外望。

“娘,大嫂,二姐,田家人过来。”喜哥儿从外面撒丫子回来,气喘吁吁的冲着赵氏同李贞娘。

赵氏脸色一变,这该来的不来,这不该来的倒行来了,急忙大叫着喜哥儿贞娘关门,只是那田家人显然是缀着喜哥儿来的,为首的是田家夫人,扶着她的是家里的三小姐田荣华,还有二少爷田荣昌,后面带着一帮子家仆。

绝对是气势汹汹,来者不善哪。

赵氏再看看自家那满是缝隙的大门,哪里挡得住田家这些人,又看他们个个手持长棍,只要一进家,家里怕不知要被他们砸成什么样了,那嘴角不由直扯,便是打碎一块瓦片都能让她心疼死啊。

因此,眼疾手快的抄起院墙下的一把砍刀,然后就站在门中间,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将人堵在门口。

贞娘一看自家娘亲这样,也顾不得了,一溜进了厨房,拿了把菜刀跟赵氏并肩站在一起。

“死囡子,你还要不要名声了,跑出来干什么?”赵氏冲着贞娘喝骂。

“娘,田家今天这一闹,我还有个什么名声呀,都已经这样了,不需要顾忌。”贞娘很光棍的道。

在城门洞这一块,穷人家小娘就得行得正,担得起,干得了事,说得响话,这样便是能持家,能当家的料,若是在这里,你事事躲到家人的屁股后头,虽然可以说得上性子温婉,但穷人讨生活却是要于天争的,事事躲在家人身后,说不得还要被人看轻了去。

赵氏一想,可不就是。想到以后怕是再难从女儿身上弄到好的聘礼了,毕竟一个望门寡的名头,好的人家还是会顾忌,使一得自己还得陪上好嫁妆才成,一想这一进一出的损失,便气的咬牙,这挡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立时,气势猛涨,拿出她发那股子泼劲,恶狠狠的冲着田家人道:“田夫人,你们这是干什么?想杀人吗?”

田夫人这时满脸憔悴,两眼赤红,也不接话,只是用手指着贞娘,冲着家仆恶狠狠的道:“就是她,把她给我抓起来,她克死了我昌儿,我要让她给昌儿陪葬。”

得,这回连退婚也不说了,直接就是陪葬。

“呸,你儿子是自己摔死的,关我家贞娘何事,你们再敢上前,我就跟你们拼了。”赵氏举着刀,那气势一点也不弱。

许多时候,争吵便是这样,你若弱了气势,争吵就输了。

“你给我闭嘴,我昌儿一向好好的,就是你这泼妇,拿着根鸡毛当令箭,非逼着我们履行婚约,结果才刚定订一个月,昌儿就出事了,这不是你女儿克的是谁克的。”田夫人咬着牙回道。

田夫人咬着这被逼订亲的事,赵氏不由气息一滞,不免有些心虚。

贞娘一看,这不行啊,到得这份上了,就得光棍了上,反正她家是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田夫人,按理我是晚辈,今天本没有我说话的份,但事关我的生死,我也不得不说,婚约之事乃长辈所命,田夫人之前想赖,那就是不孝不义,所以,我娘做事无可厚非,另外,生要见人,死要见尸,田少爷真的死了吗?我怎么有感觉,他还活着呢……”

“胡说,飞来石那里摔下来的,怎么可能有的活?我们的人都在黄山找了十几天了,你少拿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来做借口,这些年,上黄山采松的烧烟人死在黄山的,又有几个能找回尸体的。”一边田荣昌气急败坏的道。

“呵,十几天很长吗?这种事情怎么也得找个一年半载吧,黄山周边有山民,猎户,采药人,这些人都在黄山山里讨生活,说不准田大少爷就被谁救了呢,你确定你都找遍了?这不怕一万还怕万一啊,还是说你有别的心思?”贞娘眼神中意有所指的道,这话就埋了小坑了。

“胡说八道,你别在这里含血喷人。”田荣昌气急,他可不是田夫人所出,是妾室所出,贞娘这话真要让田夫人有什么疑心,以后他的日子就难过了。

田夫人倒也不似一开始那么激动了,还在琢磨着,儿子倒底有没有活的可能。

田荣昌看到田夫人的神情,怕她真想歪了,不由的着急的道:“母亲,这李家人就没一个好货,全是些赌棍泼妇,咱们不需要跟她们多说。”说完又冲着那帮子家仆道:“还愣着干什么,抓人啊。”

立时的,几个田家家仆就往前冲了上来。

“是嘛?我李家以制墨起家,传到今日,也算得上是礼义传家了,仁义礼智信也是丝毫不敢有亏的,在徽州这地儿说起李家人,大多都要夸几声仁义的,老身倒不晓得什么时候我李家人在外人眼里竟全是些赌棍泼妇了?田二小子,你到好生跟老身说道说道,这可是事关李家的名誉的,田二小子不要怪老身倚老卖老了。”

就在这时,一声有些暗哑,但却充满了威严的女声响起。

众人望过去,才看到一溜子马车,车上全是半人粗的松木,时不时还能见一人粗的。此刻正叫周围看热闹的人阻住的路停在那里。

“呀,是李家的七祖母,这是七祖母刚刚从城外接货进城吧,哈哈,田家这回碰上硬茬了,没想到李家嫡宗的老祖母居然出头了……”周围看热闹的都为贞娘她们松了口气。

不知为什么,贞娘一看到这个叫七祖母的人往那里一站,面容沉稳,心里便稳稳的了。一边赵氏,也是一脸欢喜,有七祖母出面,今儿个这事情就好过了。

赵氏这时抢过贞娘手上的菜刀同她自己手上的砍刀一起丢到了一边,然后带着贞娘朝那老妇人福了福。

那李老夫人只是淡淡的点点头,又转脸盯着田家人。

“见过李老夫人。”那田家人俱都行了礼,李家虽然现在正逐步落没,但一个御赐的李姓,一面‘黄金易得,李墨难求’御赐牌扁,那是任谁都不敢小窥的。

随后,那田夫人转脸冲着田荣昌道:“跪下。”

田荣昌一脸的不甘愿,但倒底也不敢拂田夫人的意思,只得跪下。

接着,田夫人继续道:“老夫人误会了,我家这二小子那句‘李家人’就是指的是城门洞这一户李家人,男的是个赌棍,女的是个泼妇,这点是不错的。”

田夫人这话倒不象是道歉。

“是嘛?老身老啦,这话的音儿都听不出了,只希望田二小子以后有针对的时候前面加个定语,比如说城门洞李家,这样老身才能听出音来。”李老夫人眼光如刀的道。

“是,谨记老夫人教诲。”那田荣昌在李老夫人的眼光下额头冒起了汗。

好一会儿,李老夫人才挥挥:“起来吧,再跟我说说眼前这是怎么回事啊?”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家业”,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