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实,虽然获知在这个世界的某些地方可能会正通过书中的剧情,但若有机会姜妙芜也会在明明白故事走入的前提下让宝物顺利地的掉入他人之手。书中的原主做为可恶,被莫浓情记挂上最后死相悲惨一事她不做评论,当然后来原主也也没想要轻意放过我莫浓情,只但是也没书中的原主作为可恨,被莫浓情惦记上最后死相凄惨一事她不做评论,毕竟当时原主也没有想要轻易放过莫浓情,只不过没有想到傅傲天出得起那天价还真的买走了当做“拍卖品”的女主,让事态没有如她所料发展。。...

的确,虽说知晓在这个世界的某些地方可能正在进行书中的剧情,但若有机会姜妙芜也不会在明知道故事走向的前提下让宝物顺利的落入他人之手。

书中的原主作为可恨,被莫浓情惦记上最后死相凄惨一事她不做评论,毕竟当时原主也没有想要轻易放过莫浓情,只不过没有想到傅傲天出得起那天价还真的买走了当做“拍卖品”的女主,让事态没有如她所料发展。

她若真的做出“夺宝”的举动来大多还是因为看过原著中曾提到的一句话叫做“无主之物有缘者得之”,男主女主可为有缘人,难道她这么一个穿书小女配就不是有缘人嘛?

再说了,修仙界中波云诡谲之事数不胜数,想要活下去就得有东西傍身,这个东西可以是财力武力,也可以是诸多宝物或者其他。

没有人会嫌宝物多,包括男女主在内,自然也包括她在内。

姜妙芜发现自己适应这一书中世界的速度还挺快的,毕竟她在现世之中无甚牵挂,在哪儿待着都是待着呗。

“想这么多作甚,等碰上了再说吧。”姜妙芜停止胡思乱想,掀开窗帘向外看去。

窗外的风景以极快的速度一闪而过,想来这驾车的马也有些不同寻常啊;她悄悄探出一只手去却感觉不到半点风的痕迹,想来是存在书中所说的“阵法”。

这马车一走就走了两个时辰,待外面有一道男声让他们下车时已经太阳西垂,快傍晚了。

姜妙芜这才发现停在这一道场上的马车极多,此时许许多多的孩子们刷刷刷的下车,场面一下子热闹极了。

他们正处于一极为广阔的道场之上,远处有一宽广恢弘的大门,其上刻有“合欢宗”三字的石匾熠熠生辉,在夕阳之下不显半分黯淡。

透过山门,是无数巍峨山峰,其中几座甚至穿透云霄如凌云霭,缥缈的云雾环绕其上仿若仙人洞府。道场的两边立着九对石柱,石柱之上雕刻着五色云霞,此为合欢宗的宗门标志。

同车的九位少年少女甫一下车,见到此景俱都惊讶的张大了嘴,此仙家场景他们从前如何能见过。

“好气派啊!”郑苗苗捂着小嘴,一副被震撼到的模样。

石柱的尽头是九九八十一层玉质台阶,远远就能看到一身穿五彩衣裙的女子站在台阶之上,她只是那么简简单单的站着却让人久久不能挪开目光。

很快就听到钟鼓交加之音传来,道场之上的百余位孩童全部安静下来,场面一时寂静的出奇。

待钟鼓之声结束,那高台之上的女子婀娜多姿的上前几步,她掩唇轻笑道:“各位是今年我合欢宗大开山门以来第四批入宗的弟子。”

其声音宛若黄鹂,让听到的人心头微动,似被勾动心弦。

她一双纤细玉手横于胸前,以极快的速度打出几个指诀,而后抛出一张白玉盘来,玉盘滴溜溜的飞旋至八十一层玉质台阶之上,莹白色的光芒将台阶尽数笼罩,缥缈的云雾缓缓自其内生成,不过几息时间其中场景已然无法看透。

“哇!”场中的小娃娃们被这奇妙的术法震撼到了。

“好生奇妙的手法。”姜妙芜亦是赞道。

“尔等且走上前来,只要在两个时辰内到我宗山门前,便可成为我合欢宗的正式弟子。”话音刚落,那曼妙女子衣袖一挥已然消失在原地,只剩下一个巨大的沙漏在象征着时间的流逝。

道场之上的百余位弟子再不迟疑,一个个极快的向前冲去。

归元大陆上无数势力林立,其中一流宗门不过七座,二级宗门包括合欢宗在内也仅有十二座,三级宗门倒是可达百座。要知道此片大陆上的修士何止万万,合欢宗能够在这片大陆上建立代代相传的宗门,且跻身于二级势力中,其根基与底蕴不可估量。

拜入合欢宗,也是无数少年郎们的心愿。

姜妙芜刚准备跟着大部队向前冲去,就察觉到有一人抓住了她的袖摆,扭头看去见是那性格羞涩的郑苗苗。

郑苗苗抿抿唇道:“姜姐姐,你能不能带我一起,我,我不会给你拖后腿的。”

看着身边的人在这几瞬已然冲远了,那罗嘉澍更是将富家公子的矜持抛到一边,撸起袖管就往前冲去。

姜妙芜在心中吐槽,你好像已经拖我后腿了!她刚准备在自己道途的伊始展翅翱翔却被你拽住了翅膀!

不过带着一名土著人也没什么坏处,说不定能帮上什么忙呢,毕竟她没有关于原身的任何记忆,对这个大陆的现状也最多称得上一知半解。

是以姜妙芜没有拒绝她,任凭她拽着自己袖子向前跑去。

若她猜的不错,这玉阶上应当是布置了什么迷幻阵法,也是入宗的其中一项测试。

毕竟原著之中傅傲天在拜入万剑仙宗中时也曾经历一心境考验,其中虽有些凶险但男主自然成功堪破,最后还突破了心境修为引起了几位长老的注意。

只是那几位长老见他资质不过是最差的五灵根,便没有立刻收做弟子,而是想着让他在外门磨练一番。

且说姜妙芜带着郑苗苗踏上第一步玉阶,由于刚开始的耽搁她们在百余位小娃娃形成的队伍的末尾处,那接引女修给他们的时间虽然十分宽泛,但谁有能知晓这玉阶之上的考验究竟为何,又会耽搁多少时间呢?

二女不敢迟疑,一前一后的向前跑去。

“姜姐姐,这应当是什么幻术之类的阵法。”郑苗苗一双如小鹿般的眼睛满是谨慎的看着周围,其中含着显而易见的谨慎。

“放心,入门测试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姜妙芜拍拍她的手以示安抚,这种大门大派行事一向谨慎,否则就会迎来无数散修与其他门派的口诛笔伐了。

此外他们都是一些八九岁的小娃娃,即便是考验又能有多难呢?

郑苗苗点点头,心中的紧张终于卸去几分,她偷偷凑到姜妙芜的耳边小声道:“姐姐,我听族兄说过,这合欢宗在招收弟子时会考验我们的向道之心,否则那等道心不坚定的人进了宗门只会成为啃噬宗门底蕴的蛀虫。”

的确,几乎所有排的上号的宗门在大开山门时都有这么一项考验,若是如万剑仙宗那般数一数二的大门派更是要求严格,还要测试弟子在剑道之上是否有天赋,否则即便心性不错也是不会让其入宗的。

这世间的人何其多,纵使拥有灵根者百中不过一二,放到如此大的基数里面也不是一个小数目了。万剑仙宗等宗门坐在如此高位,自然更加看重弟子的质量。

越往上走漂浮在玉阶上的烟雾愈发浓厚,渐渐的已经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本来还能看到其余少年少女的身影,可到了这时却只能看到满眼的白。

郑苗苗突然松开了她的手,姜妙芜心中诧异,转眼间周围的场景已然发生了变化。

姜妙芜的身子一抖,见这里是一处悬崖边,凛冽的寒风自悬崖低部呼啸而至,而她只要向前踏出一步就会跌落万丈深渊。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姜妙芜眉头紧皱,半晌才回忆起来方才发生的事。

一处游离于空间乱流之中的秘境与长生界接轨,而秘境的入口处正在归元大陆中。

秘境开启之日举界同惊,无数少年天才奔赴此处,然而由于秘境之内残缺的天地法则的限制,唯有筑基修士能够入内,且最多仅能容纳三百人。

不过几日,各方势力就划分好了名额的归属,阆琼仙门中的姜妙芜竟然也得到了一个名额。

她初来此界时拜入合欢宗,但是此宗氛围与诸多法门实在是不适合她,因此在外门待了几年让自己对这方世界多了些了解,后又一路跋涉到位列七大宗门的阆琼仙门地界,成为一名外门弟子,一路艰苦修至筑基终于成功升入内门。

她天赋平平,但性格坚毅毅力颇佳,在内门诸多筑基弟子中也闯出了一番名头,这次更是得到了进入秘境历练的机会。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女配她又美又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