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只可惜书中与她同名电影的大美人儿是个排不上号的配角,连着六七章都没啥戏份。终于等到在男主出外历练时,作者安排好了个剧情来拉近距离傅傲天与女主之间的距离,下回分解下文:【傅傲天脑中闪现出那天入城时翩若惊鸿一瞥,心慌了几瞬。】【他轻舒口气,“我早以也不是当年那个憨实的终于在男主外出历练时,作者安排了个剧情来拉近傅傲天与女主之间的距离,且看下文:。...

只可惜书中与她同名的大美人儿是个排不上号的配角,一连七八章都没啥戏份。

终于在男主外出历练时,作者安排了个剧情来拉近傅傲天与女主之间的距离,且看下文:

【傅傲天脑中闪过那天进城时惊鸿一瞥,心悸了几瞬。】

【他轻舒一口气,“我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憨直的少年了,怎么一看到她还跟一位纯情少年一样,真是······”傅傲天无奈的摇摇头,继续向前走去。】

看到“纯情少年”四个字上被书粉们标注的一连串问号,姜妙芜也跟了个风。

【今日,他来到五海城是因为这里将举行一场拍卖会,其中有他想要得到的一件宝贝。】

······

【拉开的帷幕之中,一座不知名材质打造的囚笼里,昏迷着的女子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那白皙的肌肤修长的双腿赤果果暴露在众人面前,一身轻纱虽遮住了大半春光却也更令人遐想其下美景。】

【好一个妙美人!在场的男修脑中均闪过这么一句话,只可惜她脸庞被面具遮住看不清五官长相,自然想也知道长得不差。】

【囚笼之中的美人情况明显不对,白皙的肌肤上染了几分绯红,却更令场中诸人咽了口口水。】

【只有一人双拳紧握,眼中有着难以遏制的怒火。】

【别人不晓得,可他认得!当年在一处密林中他曾无意撞见那人于池中沐浴,只是他一时惊讶忘记了回避,所以清楚的记得那人膝上有一颗红痣。】

【再者,只要有心之人用神识探查便会发现场中女子身具纯阴之体,而世间纯阴之体何其稀有,别人不会将眼前女子与那位高不可攀的仙子联系在一起,他却不会被蒙蔽!】

【他心心念念了数十年的清冷美人,却没想到她一道门天才、元婴真君坐下弟子居然被人强掳了来,还当众当做物品拍卖!】

【傅傲天的身体微微颤抖,努力克制住自己方没有怒喝出声,只是,他的女人岂容如此被糟蹋!他定要那背后之人以血来偿还!】

【台上的主持者开口道:“此女身具纯阴之体且元阴尚在,若与之交合可突破一层境界!起拍价,一百枚上品灵石!”】

【这一百枚上品灵石可不是笔小数目,想来在场之人无人拿得出这个数目,这一位大美女注定要流拍了。】

【傅傲天的双拳握的更紧,那背后之人出此价格定是为了羞辱浓情!可恨啊!浓情是多么一个冷清高傲倔强自尊理智成熟稳重······的人啊,若是知晓了自己的处境该多么绝望!他的心头在滴血。】

最终自然是男主出手买下了莫浓情,这阔绰的出手一时震惊了修仙界,让更多的人知晓道门第一天才傅傲天不仅天赋卓绝,而且还多金!

【看着躺在床上因中媚药燥热难耐的清美女子,傅傲天用衣袖擦去她额上的汗珠,然后给她喂下一枚丹药。】

【只可惜这一枚可解世间万毒的丹药居然没有任何用处,祛除不了那有龌龊作用的药力!傅傲天心急如焚却又无法可施。】

【我一定要更加努力的修行,才能保证我想要保护的人!】不错,在这紧要的关头男主顺便加强了番道心。

【看着眼前由于难耐而在白皙的肌肤上抓出几道血痕的曼妙女子,傅傲天轻叹口气,他似下定了决心般缓缓解开自己的衣衫向床榻上的女子靠近,薄唇轻启道:“唐突了,浓情!”】

不错,无数人的梦中情人、清冷的莫仙子就如此和男主之间更进一步,在那之后二人感情也是迅速升温,很快就建立了道侣关系。

这个情节······姜妙芜不做评论,因为她已经无话可说了。

若不是有些好奇那与她同名的十八号女配的结局她还真不太想追这本书了。

修仙就专心修仙嘛,咋还把开后宫当成主要情节了?听说某点还有一本名叫《良辰修仙传》的小说,不知道会不会好一些······

很快的,在某一时刻姜妙芜的心又纠了起来,只因文中的那个“她”终于出现了。

【“那日的事果真是你做的?”傅傲天手中握紧的剑微微颤抖,似乎是不相信如此美貌之人有如此歹毒的心肠!】

【只是她妄图对他灌入的媚药与那日浓情所中一模一样,也与他暗中调查的结果均契合的上,又怎么还有辩解的余地!】

【莫浓情在这个时候闯入石洞,她看到斜卧在地面色惨白的娇媚女子心头浓烈的恨意闪过,只是面容不显反而装出几分迷茫来。】

【“师兄,你为何对这位姑娘拔剑相向?”她故作无知的问道。】

【傅傲天不忍告知她事实便随意寻了个理由,却听她的心尖尖道:“师兄,这位姑娘也不是有意的,你就放过她吧!”】

【多么善良的姑娘啊,却曾经被这个恶毒的女人放在众目睽睽之下糟蹋!当初那件事后坊间一直有不利于浓情的传言,说被拍卖的女子就是她。】

【若不是他动用自己的势力压下,那浓情必定会不堪流言做出傻事,如今却反而为这始作俑者求情!】

【姜妙芜身受重伤面色苍白,平日里娇艳如牡丹的她此时却柔弱到仿若轻轻一折就能破碎,如此大的反差更为她添了三分风情。】

【女子一双美目就这么静静的看向他,不做任何辩解。】

【傅傲天突然想起当初从昏迷中醒来时看向自己的那对美目,那时的心头微颤间有几分情投意合只有他自己清楚。】

【他叹了口气,终于还是嗫嚅的开口道:“你到底有何缘由要如此对待浓情?”这明显是给姜妙芜辩解的机会了,一边的莫浓情默默捏紧手指,银牙差点咬碎。】

【“因为,”甫一开口姜妙芜的嘴角便滴下血来,她缓缓道,“因为你心悦她,有她在,我就不能得到你了。”】

【傅傲天心头一颤,缘由居然是自己。】

【他又想起山谷之下的几个月,那是自修炼以来从未有过的悠闲和快活。】姜妙芜轻念了声抱歉,看到“快活”这两个字她怎么就想歪了呢?

【也罢,就饶她一命吧,毕竟曾救过自己一命。】

【就在傅傲天准备放下剑时,莫浓情突然出声,“师兄,你怎么了?怎么和中了媚术一样?”】

【此话一出傅傲天犹如惊醒般打了个机灵,是啊,合欢宗的女子不就最擅长此道么,更何况是此辈圣女,怕是更为其中翘楚吧!】

【“可恶,居然敢对我出手!”他愤恨的出声,他此生最厌恶遭人戏弄,素来听闻中了合欢宗媚术的人无知无觉,想来山谷之下自己没有拒绝与此时的心软都是因为她的施为吧!】

【再不迟疑,傅傲天一剑刺入这恶毒女人的心脏。】

【“师妹,此女的法宝青浊蛇绫还算不错,只是此物于我无用,你若不嫌弃便收下吧。”傅傲天道。】

【莫浓情柔柔接过,“师兄所赐,师妹怎会拒绝。”说完刚准备将那青色长绫收入储物袋,却见一阵青烟于手中消弭,却是此宝因主人身陨而自毁。】

【“倒是个衷心的。”傅傲天摇摇头,牵着暗自可惜的莫浓情向前走去。】

【只留那一具丧失了生机的躯体静静躺在地上,终于,那姜妙芜为曾经的作为葬送了自己的性命。】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女配她又美又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