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沐然冲回来搂住鳄鱼怪,整条鳄鱼变为了马赛克。“沐沐!”二木怕的站在秋沐然身边,她捂着胸口不停地地咳血,强悍的妖兽果真很厉害,她现在的受了重伤,短时间内是难以再通过战斗。鳄鱼怪都属于守护着兽,她也没与人盟约契约,冒然走出来都属于自己管辖范围的领域异能会大大地“沐沐!”二木担心的站在秋沐然身边,她捂着胸口不停地咳血,强大的妖兽果然厉害,她现在受了重伤,短时间内是无法再进行战斗。。...

秋沐然冲过来抱住鳄鱼怪,整条鳄鱼变成了马赛克。

“沐沐!”二木担心的站在秋沐然身边,她捂着胸口不停地咳血,强大的妖兽果然厉害,她现在受了重伤,短时间内是无法再进行战斗。

鳄鱼怪属于守护兽,她没有与人缔结契约,贸然走出属于自己管辖的领域异能会大大的削弱,二木也是,它属于雷电峡谷的树妖,没有与人缔结契约,贸然走出雷电峡谷不超过三天它爆体而亡。

秋沐然让二木织的那张网就是想要鳄鱼怪放下警惕性,走出她自己的管辖领域。

深海处分为多个地方,不同的区域有不同的妖兽管辖,鳄鱼怪异能算妖兽里的中下等级。

“做我的妖兽,帮我管辖这个区域。”

地上一堆马赛克轻微的跳动。

秋沐然蹲下将鳄鱼怪恢复原样,缔结契约,从此,鳄鱼怪就是她的守护兽。

“你不是D级异能者。”

D级异能者不可能有这么大的爆发力,先是冲破它的漩涡阵,接着再一击将它变成马赛克,爆发力这么大,它不由怀疑她是隐形D级的异能者,她将自己的能力隐藏了起来。

“不,我就是D级异能者,我是在用我的生命跟你战斗,我现在身受重伤,无法使用异能。”

“你这是何必呢,一不小心把性命搭在了这里岂不是不划算?”

这个问题秋沐然回答不了鳄鱼怪,更没有想过值不值得,内心就是单纯的想要打赢眼前对她不利的事物而已。

这块土地已经属于秋沐然的了,她在上面撒下种子,抬头看向周围,这是一块隔空的结界点,也就是说,这是一片海的区域,只是鳄鱼怪将这一块地方隔离了起来而已。

“淡水动物,怎么会想来深海处生活?”

“不知道,我生来就在这个地方,有外来者闯入也被漩涡阵给弄死了,我很好奇你为什么没有被弄死。”

“可能是我命不该绝。”

鳄鱼怪看不懂这些种子,只是愣愣的看着自家主人在这块地上忙活,秋沐然擦擦汗:“改天找些木材搭建一个小屋,你在里面居住,给我守着这些粮食。”

“哦!”鳄鱼怪躺在地上,它可不管这些,就算有主人也还是可以偷懒的,它自由自在惯了,要它工作,不可能,留着那些种子自生自灭吧。

秋沐然回到贫民窟,看到的场景不是和睦的祥和的气息,而是如同战争时的硝烟战场,人们的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换之代替的是忧愁,哭泣,伤痛,她脑子处于空白状态,到底发生了什么。

“沐然,快逃,贫民窟发生暴动,富人区那边派人过来镇压了。”

果然不出她所料,暴动是必然的,贫富差距增大,人们日益不满,只是她没想到如此的快,那她的父母在哪里?

“我爸妈呢?”秋沐然拉住眼前的女人,女人表情矛盾,她说道:“就是你爸领导的暴动。”

秋沐然内心有过一瞬间的恨。

女儿在学校的事他不管不问,而对于这些东西他却如此的上心。

“阿姨,谢谢,你快跑,我要去找我爸妈。”说着秋沐然冲入了战火中,无论如何,他都是原主的爸爸,虽然没有感情,但她知道他对她很好,只是在别的方面少了些关爱,她不能怪原主父亲。

秋沐然看到了自己的父亲,她的母亲跪在一旁哭诉,秋志明被富人区派来的军队压制住了,她想出手救他。

【宿主别,那里全是高级异能者,你会死的。】

她会死的,但是要她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亲被带走?

“二木有办法吗?”

“我可以追踪他们。”

秋志明被带到一处阴暗的牢笼里,他将在这里度过后半生,或者成为上层阶级的奴隶,一生为奴,在这里做牛做马,永世不得翻身,而他的儿女,这一辈子可能再也见不到他。

与其称这个地方是富人区不如说是高级异能者统治的地方。

经过富人区需要通过检测。

D级异能者没有得到允许是不可能进入富人区的。

焦虑之际突然想到鳄鱼怪,它是中等级的妖兽,可以过去。

秋沐然找到鳄鱼怪,它化成人形,虽说已经和眼前的妮子缔结了契约,不过心里到底还是有些不服的。

“帮我。”

鳄鱼怪拿起刀子在自己的手上割破皮,涂在秋沐然的脸上,“我的血液能让你维持十分钟的B级异能者状态,接下来看你造化。”

安全的通过检测,秋沐然带着二木来到阴暗的监狱内,这里没有人看守,因为犯人根本逃不出去,一但有犯人越狱,妖兽的瞬移速度极快,低等级的异能者一般逃不开。

而这里关押着的全部都是D级异能者。

秋沐然眼神阴鸷的看着躺在监狱内奄奄一息的父亲,她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二木,帮我爸治疗一下。”

二木快速的帮秋志明进行治疗。

秋沐然想炸掉这里,苦于没有炸药。

秋志明缓缓醒过来,秋沐然不想让他看到自己的脸,只好躲藏起来。

秋沐然潜入一家富人家里做佣人,二木不在她身边,她放心不下家里的母亲,让二木回去看照顾一下。

富人平时的娱乐并不是嫖赌而是跟高级妖兽打斗,这里有专门的擂台,供高级异能者之间搏斗或者妖兽与妖兽搏斗,又或者妖兽与异能者搏斗,这种战斗精彩程度不亚于看赛车竞赛。

“你,去跟它搏斗。”

其中一个贵公子指着其中一个佣人,擂台上的妖兽是高级液体怪,最擅长用水将人溺死在自己的身体里,佣人面上大惊失色,恐惧的手脚颤抖,跪在地上哭泣的乞求面前的男人,他没有丝毫心软的表现,只是示意其他的一旁的人把人扔下去。

佣人实在是害怕极了,使用异能拔地而起长出一堆藤蔓,想以此冲出这个地方,可藤蔓单表面上看很高大,可使劲上并不强大,很快就被B级异能者撕成碎片,强大的冲击力让佣人趴在地上咳嗽吐血。

秋沐然看到,这个佣人利用自身异能自爆了,血肉飞溅的到处都是,一颗眼球滚落到她的脚边,就这样死死的看着她,等回过神来她发现自己的手在颤抖,很恐惧,她并不知道这里每天都会有异能者死亡。

她来到这里已经有一个星期了,每天都会有不同的佣人死去,而她,很幸运的活过了一个星期。

“你,去对抗液体怪。”

秋沐然抬眸注视着眼前的男人,深谭般的瞳孔里毫无波澜,漆黑的眼球冷漠的如同蒙了一层冰渣,她毅然决然的走上擂台坐在观众席的观众一下子沸腾了起来,他们使劲的欢呼,血液里的激动因子在不安分的跳动。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末世异能大佬是团宠”,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