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六章 逐水流

太子方从宫中回去,礼部一个最重要的的职位被彦信的人占了,心中正不开心,本心里想来芳琳苑散散心,却看见了这幅景象,只恨严禁将彦信撕成碎片才好。太子动怒,春意三人吓得脸色煞白地跪在地上。听着太子夹枪带棒的话,彦信脸色未变,淡淡的笑道:“虫子愚昧无知无识,皇太子发怒,春意等人吓得脸色煞白地跪在地上。听着太子指桑骂槐的话,彦信脸色不变,淡淡的笑道:“虫子无知无识,皇兄休要与它一般见识。丫头们不好,但总也要留着伺候风小姐不是?总不能为了出气,让风小姐没人伺候。”。...

花影重重

推荐指数:10分

《花影重重》在线阅读

太子方从宫中回来,吏部一个重要的职位被彦信的人占了,心中正不高兴,本想着来芳琳苑散散心,却看见这幅景象,只恨不得将彦信撕成碎片才好。

太子发怒,春意等人吓得脸色煞白地跪在地上。听着太子指桑骂槐的话,彦信脸色不变,淡淡的笑道:“虫子无知无识,皇兄休要与它一般见识。丫头们不好,但总也要留着伺候风小姐不是?总不能为了出气,让风小姐没人伺候。”

太子为什么发怒,初晨却是明白的,这才从哪里说起,他就作起她这里的主来了。心中有了几分不快,嘴角噙着冷笑,低低道:“在贵人面前,小女子也不过是贱命一条罢了!又何谈这些丫头,贵人想要拿去那是她们的福气!你们还不谢太子殿下的恩赏么?”几个丫头顿时哭成一团。

太子在那里醋得厉害,闻言又不由大窘,又抹不下脸来,彦信反而一句话都不讲,只淡然看着远处的蔷薇花架。忽听一声轻笑,绿绮夫人扶着大丫鬟春碧慢慢走过来,先跟两个皇子见过礼,问道:“这是怎么了?老远就听见闹成一团。”

春黛忙回禀了,绿绮夫人笑道:“这多大的事呢,晨儿从小就怕这虫子,这么大了也没一点长进。这几个丫头却也没什么用,惊了贵人的驾,拉下去打死罢了。”

初晨冷眼瞟着太子,眼角却是湿润了,太子心里早软了,强笑道:“罢了!孤不知情由,还道是奴才们偷懒,怠慢了初晨。既是如此,便饶了她们吧。”

绿绮夫人笑道:“没眼色的奴才!还不快些谢过殿下?”几个丫头谢了恩,哭着下去了。

初晨噙着泪,低声道:“母亲,我乏了。还请二位殿下恕罪,容小女告退。”绿绮夫人点点头,太子怔怔的望着初晨远去的背影,心里前所未有的开始埋怨起瑞帝来,没事叫彦信来添什么乱。

绿绮夫人微笑道:“小女无礼,妾身在这里向两位殿下道过,两位殿下还请屋里坐,用杯茶?”彦信扯着嘴角笑道:“本王来的时间长了,这就要回去了。皇兄不妨多坐一会。”也不看太子扭曲的脸,呵呵笑着自去了。

彦信几步赶上初晨,低声道:“你的演技可真好,装模作样!那虫在脖子上爬的滋味如何?”初晨缩了一下脖子,想到自己刚才的狼狈样,磨着牙瞪着彦信:“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搞的鬼!”彦信为什么去而复返?而且刚好就有虫子在她脖子里爬?不都是看见太子来了,故意做给太子看的吗?

太子看着笑盈盈的绿绮夫人,心念一转,对着周围的几个随从道:“你们都下去。”见众人走远,转身突然对着绿绮夫人长长一揖。绿绮夫人反应极快,飞快的闪身让了,惊道:“太子殿下这是做什么?折杀臣妇了。”

太子笑道:“不妨,这里没有外人在场,小辈向长辈行礼,原是应该的。”绿绮夫人却笑:“太子是君,臣妇是臣,不敢乱了纲常。”太子突然将脸一沉,喝道:“夫人这是何意?孤一直以为夫人是聪明人,原来却是看错了。”

绿绮夫人讶然道:“太子殿下这是何意?臣妇乃一介女流,自是蠢笨,还请殿下明示。”太子直直的看着绿绮夫人,冷笑道:“好!好!好母女!”

绿绮夫人一下就跪了下去,惶恐的道:“太子殿下,不知臣妇和小女做了什么错事,让殿下发雷霆之怒?还请殿下明示!”说着又是盈盈一拜。太子默然立了半晌,走上前去扶起绿绮夫人,嘴角含笑,道:“夫人不必如此惊慌,孤是说,夫人养了一个好女儿。”

绿绮夫人起身,却一定要太子明示她母女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她们一定向太子赔罪并改正。太子看着绿绮夫人那双明亮坚韧的眼睛,知道面前的女子根本不是他威胁得到的人,叹了口气,道:“孤想求娶初晨为妃,还请夫人成全。”说着又是深深一揖。

绿绮夫人仍是侧身让开了太子这一揖,淡笑道:“太子切莫再如此,臣妇担当不起。”

太子皱眉道:“夫人是不肯么?”

绿绮夫人笑道:“殿下这是为难妾身呢,需知臣妇是臣下,这个主可做不得呢。”

太子冷哼:“夫人的心不小啊!”

绿绮夫人一脸的茫然和惊疑:“殿下?”

太子强忍不耐,强笑道:“是孤思虑不周,请夫人见谅。”

绿绮夫人道:“臣妇就是这样一个女儿,心里是极盼她能幸福的,但是这一入了京,就再不能由着臣妇了,还请殿下见谅。”

太子冷哼了一声,心想,你若是真盼着她幸福,又怎会千里迢迢的送她入京。

绿绮夫人又问:“今日天色已晚,殿下这便要回去了么?”

太子冷冷扫了她一眼,终是点头:“孤给初晨带来一件东西,要亲手交予她。”

绿绮夫人笑笑:“臣妇这就去唤她来。”

“不必,孤亲自去,夫人就不必陪同了。”

看着太子的身影消失在花径中,绿绮夫人冷冷一笑,唤来春碧:“你去听涛居那里看着。”

初晨伏在窗前望着天边的晚霞,也不知在想些什么。润雨等几个丫头远远的看着她,不敢发出任何声响。忽听春黛在门外道:“奴婢给太子殿下请安,殿下金安。”一群丫头忙不迭的跪了一地。初晨起身要跪,太子却早按住了她的肩头,柔声道:“还在生孤的气么?”

初晨不动声色的挣脱太子的手,退开一步道:“殿下说笑,臣女哪里敢生殿下的气呢。”

太子听着这话说得,不是不生气,而是不敢生气。心里也不高兴起来,沉声道:“你不敢?你还有什么不敢的?”

初晨无奈的笑笑,起身跪下,不发一言。

太子烦躁的抚了抚额头,伸手将初晨拉了起来,默默的盯着初晨看了半晌。初晨垂着眼睛,玉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手也冰冷得很。太子心里又不由怜惜起来,伸手轻轻***了一下初晨的头发,却见初晨恐慌的退缩了一下,心里又生气起来:“你怕孤?”

初晨垂着眼:“殿下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太子背了手,站在窗前,背对着她冷冷的道:“你和三弟是怎么回事?”

初晨淡然一笑:“能有什么事?就是殿下看见的那样。”

太子走到她面前,扼住她精致的下巴,眼中冷意森然,一字一顿的道:“你是不是想嫁给他?”

初晨摇了摇头。

太子的眼中有了一丝温度:“孤想娶你。”

初晨眨了眨眼,道:“我一直记着的。”她是记着的,但也从来没有说过要嫁给他不是?

太子盯着她看了半晌,方才柔柔的道:“以后离他远些,再不要让孤看到你和他在一起。”初晨听出一丝寒意,眼泪一下掉了出来。

太子皱眉:“怎么,你不愿意?”

初晨摇摇头,低声道:“我一直都不喜欢见到他,又怎会不愿意?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她指的是皇帝让彦信到这里来学琴的事情。

太子伸手给她细细擦去了眼泪:“你暂且忍耐几日,宫中就会有旨意下来。这段时间,你不妨装装病好了。”透过暮光,看见初晨那张绝美的脸和长如蝶翼的睫毛,因为流泪而显得氤氲的大眼,红润的嘴唇,太子的头嗡的一声,痴痴的伸手捧住了初晨的脸,低头向着那诱人的红唇吻去。

初晨“呀!”的一声,后退一步,伸手捂住了脸,背对着太子不肯回过身来。太子不耐,握住了她的肩头,强扳过来,却见眼泪从初晨的指缝中流了出来,低声问:“怎么了?”

初晨只是不答,太子问得急了,方哽咽道:“殿下心中可是极瞧不起我的?”

太子诧异道:“这是怎么说?”

初晨低声道:“若非如此,又怎会如此轻薄于我。莫非是我做了什么事情,让殿下以为我是那些轻浮女子?”

太子又好气又好笑,道:“孤原是爱你,又怎会是轻薄你?”

初晨道:“殿下若是爱我,就该敬我,禀明了皇上和母亲,正正经经的——,这样,却是将我置于何地?”说着,脸上飞了一丝红晕,眼泪又流出来。

太子听了笑笑,也不再强求:“晨儿说得极是。你看,这是什么?”说着自怀里拿出一个锦盒来。

锦盒中静静躺着一条墨绿色的腰带,在暮光中闪着神秘的光芒,“翠羽带?”初晨细细摩挲着这条美丽的腰带。

太子点点头,道:“对,就是左清带的那种。不过你的这个比她的更好,原本是母后的。孤见你喜欢,就跟母后讨了来。喜不喜欢?”

太子对她还是上了心的,那日在宴会上,她不过因为无聊,无话找话地夸了左清的腰带几句,其时太子正和曾萝一起说笑,谁知他竟然默默的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中。初晨心里有些感动,笑着将腰带在身上比划了几下,仰头笑盈盈的:“真好看,谢谢殿下。”

太子见她脸上还闪着泪光,嘴角却含着笑,宠溺的点了一下她的鼻头,“你呀!还是个小丫头呢。”

太子走后,春意道:“姑娘扇子上的那个紫色流苏不见了,上面还系着一颗西瓜碧玺雕成的玫瑰吊坠呢,那成色的碧玺可不好找。姑娘弄到哪里去了?”

初晨想了想:“好像是被我扔在院子里了。”少顷,春意回来奇怪的道:“找不到了,我问了好些人都不知道,咱们家的丫头都知道那是小姐的东西,应该没人敢拿呀?”

初晨道:“也许是哪个小丫头不懂,看着好看收起来也不一定,不要找了。”

晚间吃完饭,绿绮夫人挥退了丫头们,似笑非笑的望着初晨。初晨抬起眼:“母亲有事?”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花影重重”,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