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着女人脸上淡然的表情,傅晋深心中的疑虑却突然少了几分。他犹豫了几秒,又出声问着:“你就怕我?”看见他这幅样子,很多人都要可以选择敬而远之吧?“你都这幅样子了,有什么好怕的?”言初用眼神挥手示意了一下男人身上的伤口,提问地极其简单轻松。“好了,不想死就他迟疑了几秒,又出声问道:“你不怕我?”。...

看着女人脸上淡然的表情,傅晋深心中的疑虑却突然少了几分。

他迟疑了几秒,又出声问道:“你不怕我?”

看到他这幅样子,很多人都会选择敬而远之吧?

“你都这幅样子了,有什么好怕的?”

言初用眼神示意了一下男人身上的伤口,回答地极为轻松。

“好了,不想死就先放开我。”她再次提醒。

虽然女人的眼神中含着一丝戏谑,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傅晋深却对她多了几分信任。

终于,男人缓缓松开了言初的手。

现在的他也算是清醒了过来,所以也没有什么好怕的,言初也没说什么,按照自己的计划帮男人上药。

“可能会有点疼,你忍一下。”

她轻轻拿着酒精棉给男人消毒,好心提醒了一句,低沉着眉眼,一副很认真的模样。

而此时的傅晋深也微微低下头,女人的睫毛轻微颤动着,他静静凝视着,没有过多的话语。

此时,言初的声音响了起来。

“你叫什么?”

突然被这么一问,傅晋深有了几秒钟的愣神。

“傅晋深。”

他沙哑着声音回答。

回答过后,言初没再问过多的问题,倒是男人又开口了。

“那你呢?名字。”

“云深。”

言初轻声回应,可是她说的并不是自己真实的名字。

和这个男人一样,她对于来路不明的陌生人,也存着几分警惕之心。

只不过,“云深”这两个字却已经被傅晋深记住了。

等了好一会儿,言初终于把男人的伤口处理好了。

受了伤的地方,她都上药包扎了,不过,这男人有没有受内伤,她就不知道了。

处理完伤口,言初看着男人赤果的身子,停住脚步犹豫了几秒。

随后,她从柜子中找出了几条衣服,随手放到了男人的身边。

“我家没有男人的衣服,这些你先将就换上吧。”

说完话,言初便拿着医药箱离开了,而躺在床上的傅晋深却黑了脸。

这印着多啦A梦的T恤,要他怎么穿?

而此时的言初,已经回到了客厅里,她将医药箱放回了原位,然后又来到了自己的小厨房,准备先给那个男人弄点东西吃。

半个小时过去了,当她再次回到房间的时候,发现那个冷峻的男人已经穿上了她拿出来的那件多啦A梦T恤,只不过那衣服对于这个男人来说实在是小了些。

看着男人滑稽的模样,她忍不住笑出了声。

可是刚往床边走近了几步,言初就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那个男人怎么一声不吭,还一副昏迷的样子?

“喂!傅晋深?”

她出声喊了喊男人的名字,可是依旧没有回应。

言初走到床边,微微俯下身,就看到男人面无血色、嘴唇泛白的模样,而且,他闭着双眼,却微皱着眉头,一副难受的表情。

下意识伸手探了探男人的额头,言初心生不好。

这个男人现在居然发烧了!

看来,是因为刚才伤口碰了水,发炎导致的发烧。

言初站在原地,一脸的愁容。

真是不知道自己怎么会遇到这么一个麻烦。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傅先生每天在线撒娇”,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