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记忆里好像仅有夏天的,也许是所以温度新的活力血脉,那时的少年心比天高,满嘴因为未来。那时的我们是有信仰的,那时的我们是能在泥潭里挥动刀剑的勇士。我不明白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就愈加畸形,吼叫的少年找不回勇气。一直到清雾徘回在重庆首尾,他终于等到宁静,成了如我不知道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愈发畸形,嘶吼的少年找不回勇气。直到清雾徘徊在重庆首尾,他终于安静,成了如今这般懦弱、怯语、乏情。。...

我的记忆里似乎只有夏天,或许是因为温度注入血脉,那时的少年心比天高,满嘴未来。那时的我们是有信仰的,那时的我们是能在泥潭里挥舞刀剑的勇士。

我不知道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愈发畸形,嘶吼的少年找不回勇气。直到清雾徘徊在重庆首尾,他终于安静,成了如今这般懦弱、怯语、乏情。

我不禁思考他们为何如此,少年从不脆弱,他们拥有最沸腾的勇气、最自大的梦想,本不应该与怯懦挂钩。当我用骄傲的姿态站在雾里时,我终于明白,应是妥协罢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深藏海底的浪漫,随浪潮涌向天空”,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