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五章 前夕

“就也没接着了,自那以后,侯爷就再没去过暖风院了……”馨香的声音越发小。“那我落入水中的那天下午早上呢,突然发生了什么?”馨香道:“那天下午早上奶奶打发掉奴婢到老太太屋里送汤,奶奶说和表姑娘去园子里逛一逛,等我一回去,就据说奶奶你落入水中了。”“表姑娘?”沈暖玉“那我落水的那天晚上呢,发生了什么?”。...

玉暖京华

推荐指数:10分

《玉暖京华》在线阅读

“就没有然后了,自那以后,侯爷就再没来过暖风院了……”馨香的声音越来越小。

“那我落水的那天晚上呢,发生了什么?”

馨香道:“那天晚上奶奶打发奴婢到老太太屋里送汤,奶奶说和表姑娘去园子里逛逛,等我一回来,就听说奶奶你落水了。”

“表姑娘?”沈暖玉倒不知道还有这么号人物,扶额问:“表姑娘是?”

是原主的姑家表妹,叫周韵锦。

听馨香的意思,这周韵锦和原主关系很好。原主嫁到侯府后,多有不适应,经常接她来侯府小住,老太太和三太太也都喜欢她。

“那她人呢?怎么我醒来之后就没见着她?”

“表姑娘回家去了,听说是那天晚上染了风寒,第二天就回去了。”

沈暖玉听这话就觉得有破绽。既然原主是和这位周表妹一起去的后园,原主是投湖也好,失脚也罢,这周韵锦不拦着么?

既然关系很好,原主从湖里被打捞上来都要死了,这周韵锦不来探望探望,直接就回家了?

沈暖玉收回思绪,又问馨香:“我向你打听个事儿,你听了可别害怕。”

馨香这么一听,就微阔鼻孔,屏息点了点头。

“如果,我是说如果啊,我不想和侯爷过了,能和离成么?”

话音还未落,吓得馨香睁大了眼睛,忙堵沈暖玉的嘴,“奶奶,你胡说什么呢!这可是圣上下旨赐的婚,和离就触怒了天颜了,就退一步讲,不是圣上下旨赐婚,侯府也绝不会容许你和离的啊!”

世家面子这事,古今还真是互通啊……沈暖玉想到自己原先的世界,那些豪门不也是么,无论夫妻关系如何,无论男人在外面找不找别人,正妻是摆在家里的,哪里肯轻易离婚,又何况这是在古代……

沈暖玉听完,心底就沉了沉。

馨香不知道自家奶奶是怎么了,怎么会生出这么离经叛道的想法,收了收惊讶,低声劝慰道:“侯爷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乘龙快婿,当初要不是圣上赐婚,奶奶又怎能嫁到侯府里来,奶奶可知有多少人在背后羡慕奶奶呢。再说,就算是为了沈家的荣耀,为了二爷的前程,奶奶也得好好的啊。”

二爷又是谁?

“二爷是随了老爷的,奶奶不盼着他考状元,重新振兴沈家呢么?现如今二爷在昌明馆里读书,要不是看在侯爷,看在奶奶的面子上,二爷又哪能去上呢。”

这二爷难道是原主的弟弟?

沈暖玉便猜逢着,故作挑礼的说:“我病成这样,他也不说来瞧瞧。”

馨香听了眼圈倒又是一红,“奶奶又胡说了,二爷想进里面来又谈何容易,就盼望着奶奶快快好起来,再同二爷,大爷,二老爷,二夫人团聚吧。”

沈暖玉便知自己说错话了,转而又问:“馨香,我母亲和老太太之间又是怎样的交情?你再和我说说吧,我记得不真切了。”

馨香应声,又给沈暖玉将柳氏那一支的事。

原主的母亲柳氏还健在,人在常州老家呢,这柳氏年轻的时候是也是位名动京城的才女,高家老太太极中意的,当年差点没嫁给原主丈夫的六叔。

老太太提前原主的母亲心里难受,是因为原主的六叔——老太太的亲儿子,英年早逝了。

沈暖玉把一个关键的事给忘了,她突然开口问:“侯爷叫什么?”

古代大家长制度就是深入人心,馨香不敢直呼其名讳。在人后都不敢。

“快说,好好的姑娘扭扭捏捏的做什么呢。”沈暖玉这会身上有了些力气,非是要馨香说。

馨香无法,低下头,对着沈暖玉的耳畔,含含糊糊的说:“侯爷大名叫高涵,字凛西……”

一听这名就不是个善茬,又是寒,又是冷的。

沈暖玉心里打怵。

不一时天就黑了,沈暖玉服用完药后,又昏昏沉沉的睡了。

她倒是愿意睡觉,最好是一觉睡死的那种。

“哪来的西瓜,还是冰镇过的?”不知道是谁,突然压低声音询问。

“是侯爷着人送过来的。”回话的声音又甜又脆,拥有着一副唱歌的好嗓子,语气里满满的喜悦。

“是侯爷送过来的!”这声音更是掩饰不住的惊喜。

沈暖玉便睁开了眼睛,问:“西瓜在哪呢?”

巧萍见沈暖玉醒了,忙提了声音说:“八成是刚才馨香姐姐吩咐下去要找一样凉凉的东西,被侯爷得知了,就着人送来了西瓜!”

馨香都没想到这一层,经巧萍这么一提醒,也笑着接话说:“那定是了,侯爷心里有奶奶呢!”

听的沈暖玉心里却是一惊,这平西侯连她要找一样凉的东西都知道,那别的事情……

馨香便忙问巧萍:“来送西瓜的小丫鬟是不是还在外面呢?”

“在呢!”巧萍也连忙应声。

馨香就看向沈暖玉撺掇着,“小厨房新煮了牛乳粥,奶奶也给侯爷送一些过去吧。”

沈暖玉点了点头,做出个你看着办就好的表情。

馨香得到了准允,就开始忙前后忙活,又是张罗找定州烧的上好白玉瓷碗盛粥,又是给外面等着的丫鬟拿赏钱,脸上挂着对美好生活无限向往的笑容。

穿来这几日,馨香尽是在自己面前哭了,沈暖玉倒头一次见她笑得这样开心,笑起来嘴角还有两个浅浅的梨涡。

她坐在床头等着吃西瓜,本来还想让人别切开,切开吃,西瓜水淌的到处都是,拿个勺来她挖着吃就行。

只等巧慧端来个白碧玉冰裂纹碗,里面的西瓜被规则的切成一般大小的菱形块儿,又拿来了纯银的长剔签子时,沈暖玉才深知贵妇人的待遇是怎样的。

冰凉的西瓜入肚,沈暖玉平舒了一口气,看了看屈膝在床头站着,拿着荷叶形小泥金盘等着接西瓜籽的巧慧,又看了看才忙完进屋朝自己笑的馨香,那一瞬间,她不仅有了活下去的斗志,还有了带着这几个丫头好好活下去的雄心壮志。

摆摆手对屈膝的巧慧说:“把盘子放在床头柜上就行,你下去歇着吧。”

巧慧却是摇头不肯。

沈暖玉便又说:“你挡着我的光了,下去歇着吧。”

巧慧摇了摇头,还是不肯,看了看身后的烛台,换了个地方,继续屈膝站着。

沈暖玉为表示自己的无奈,狠吃了两大口西瓜,并把西瓜籽咽进了肚子里。

馨香见着可了不得了,忙走过来解劝。

沈暖玉低头看了看瘦得都要没肉了的胳膊,也只有遵从建议了。

此沈暖玉的胃不是彼沈暖玉的胃。

不过从那个高寒冷一天二次往她这里派人,又是帮原主娘家人解围,又是送东西的形景来看……

沈暖玉心里思忖,莫不是她还有望和他缓和关系?

心中竟还抱有一丝幻想。

--------

晚上,留馨香在房里,沈暖玉问她明日参加寿宴要注意的事项,将会见到哪些人,哪些人和原主的关系好,哪些人和原主的关系不好。

馨香听了,就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了。

从这几日只有老太太着人来探病的情形,沈暖玉猜测:“没有和我好的交心的人?”

馨香不说话就表示默认了。

就连高老太太派人来看原主,也是念在对原主母亲柳氏的旧情上,外加维持侯府的面子秩序上。

沈暖玉心说这样倒也好,明日她就全心全意哄好老太太就是了,至于朋友不朋友的,全靠相处,反正日子还长着呢,慢慢处吧。

良久,馨香才想起来一个,“大小姐和奶奶处得倒还好。”

姐儿辈的……沈暖玉想了想白天两人的谈话,猜测着可能是永福郡主留下的那个闺女,便试着说:“我这脑子真是不中用了,我平日怎么称呼她?”

馨香听着心里不好受,紧抿了抿唇,“没人的时候奶奶就叫她娇娇,人前也随众人叫娇姐儿。”

忽然想起来了,想着提醒沈暖玉,“侯爷也极是欣赏奶奶写的飞白的,那次还和奶奶提了,让奶奶教娇姐儿写字,等过了年,明年春天,春暖花开的时候,选个好日子让奶奶给大小姐开蒙呢。”

谁来给自己开开蒙呢。沈暖玉听着,心里就上了一股火。

这回换成沈暖玉良久不说话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玉暖京华”,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