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006章 啧,这具身子骨当真弱

夜深人静,万籁俱静。整个小镇弥漫在温柔如水朦朦胧胧夜色中,深陷沉眠。仅有阵阵虫鸣及远处偶尔会传来的一两声犬吠,带着这方烟火气。顾西棠坐在屋顶檐角仰视夜空,薄衫细影,独自一人一人。这是她现在常做的事。想事情的时候,无聊的的时候,有什么事没事儿的时候,就不喜欢在半夜爬到高整个小镇笼罩在温柔朦胧夜色中,陷入沉睡。。...

夜深,万籁俱静。

整个小镇笼罩在温柔朦胧夜色中,陷入沉睡。

只有阵阵虫鸣及远处偶尔传来的一两声狗吠,带着这方烟火气。

顾西棠坐在屋顶檐角仰望夜空,薄衫细影,独自一人。

这是她以前常做的事。

想事情的时候,无聊的时候,有事没事的时候,就喜欢在深夜爬到高处,一人看月亮。

彼时并不觉得有何不妥,可是今日却莫名的,竟品出一丝无所适从来。

想着自醒来后身边发生的种种,尤其是今日发生的事情,顾西棠眸子里罕见现出迷茫。

她并非轻易会受人影响的人,可是连日来的表现,却像是变了个人似的。

放在以前,她怎会乖乖让人揪耳朵?又哪里会自愿认罚?

自我反省间,突然闻听到点动静,顾西棠挑眉侧耳。

声音是从东厢正房传来的,那里是顾大夫妻的卧房。

“……你等等,我先把灯点上。是哪儿疼啊?膝盖?”小姜氏声音传出,很快正房就亮起灯光,将窗外方寸映照得昏黄。

“腰,我腰疼!快拿药酒给我搓搓。”夜深人静,顾敬山特地把声音压低了些,免得吵到同院居住的子女。

“怎么突然就腰疼了?”

“这话说的!我今儿可跪了差不多半个时辰!爹在里头看着,我跪得直挺挺的愣是没敢动,能不疼吗?”

“……噗嗤!”翻箱倒柜的声音,片刻后,“衣服撩起来,我给你搓搓。”

“哎哟!轻点轻点,疼呢!”男人倒抽气,疼得紧了忍不住骂道,“棠儿那个死……混丫头,尽给我惹祸!她爹我十几年没跪过了,她倒好,醒来就给我来个开门红!我这把老骨头可经不住几回造的!哎哎,疼——”

妇人对他的话不以为意,“在我面前骂得狠有什么用,在女儿面前怎么没见你拿出几分当爹的狠样儿来?”

“她这刚醒,我让她先适应适应。”

“你得了吧。”房里,小姜氏白男人一眼,随后不知想到什么,脸上闪过黯淡,“……你说,棠儿还要多久才能适应?她醒来到现在也有三个多月了,尚未开口唤过我们一声爹娘。你觉不觉得,棠儿对我们似乎有隔阂?”

顾敬山愣了下,随即道,“有隔阂才正常。你想想,棠儿那时候才多大?睡这么多年才醒来,三岁以前的事儿怕是早就忘光了,哪里还会记得爹娘?”

“咱棠儿现在就等于是个刚出生的小娃娃懵懵懂懂,偏生又有十六岁的年纪,有这个年纪该有的主见跟叛逆,所以她说什么做什么咱都不能用寻常眼光看待。”

“再说了,棠儿这孩子孝顺着呢,还聪明。嘿,要不是她把娘搬出来给爹施压,我不定得跪到什么时候……行了,别瞎想,关灯,睡觉!”

灯光熄灭,四周再次静下来。

唯有一声几乎听不见的叹息,从那处窗户飘出,不知飘入谁的耳朵。

顾西棠在屋顶坐了很久,一动不动。

直到露水打湿衣衫,肌肤感到寒意,才悄无声息跳下屋檐,回到房中。

*

“棠儿……”

“棠儿……”

迷迷糊糊间,耳畔有人在轻唤,声音又焦急又心疼。

顾西棠想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喉咙干辣似火灼烧。

“水……”她用尽力气,勉强挤出一个字。

很快有水喂到口中,温温润润,缓解了她喉间灼痛。

短暂的舒适,让她立即又睡了过去。

等到再次醒来,窗外已是大亮,光线刺眼。

“棠儿,你醒了?!”在她睁眼瞬间,床头响起少女惊喜声音。

顾西棠侧头,即看到顾西芙溢上笑容的脸,“二姐,这么高兴?”

“自然高兴!你知不知道你生病了,已经睡了整整两天,差点没把家里急死!”顾西芙说话素来细声细语,眼下许是真的太高兴,连声音都热烈起来,“娘正在灶房给你煎药,我这就去把她喊来,顺便给你端点吃的。”

顾西芙说完,脚步匆匆往外走。

等少女走没影了,顾西棠才缓缓起身,体内涌上来的阵阵无力感,让她真切感受到自己生病了的事实。

啧,这具身子骨当真弱。

视线投向木窗,原本大开的窗户被人掩了一半,有阳光透过窗棂照进来,偶尔漏进轻风几缕。

房里很静,奇怪的是,并没有以往生病时的孤独。

顾西棠笑了笑。

以前的日子,大概不是日子。

很快,外头就有脚步声响起。

小姜氏端着托盘走进来,后头跟着去而复返的顾西芙,手里捧着一碗粥。

“总算醒了,我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开窗睡觉!自己什么身子骨不知道啊?”

顾西棠抿抿唇,视线不经意往屋顶溜了一眼,决定让窗户背锅。

放下托盘,小姜氏走近把手贴上顾西棠额头,探着不烫了,脸色才放松下来,“可有觉着哪里不舒服?头晕不晕?肚子饿不饿?……”

不等她说完,顾西棠张口就答,“不晕,不难受,饿极了,给我一口吃的我马上能生龙活虎。”

“……”小姜氏手指点了又点,愣是没舍得往女儿脑门上点下去,就怕一个小力,就把病恹恹的人给戳倒了,“先喝点粥,喝完了吃药!”

顾西芙立马把粥端上前来。

清粥,熬得浓稠,泛着米香。

就是没有一点油星子。

顾西棠嫌弃上脸,“我两天没吃饭了吧?能不能来个肘子?”

“你高热刚退,吃食宜清淡。这粥是娘一大早去熬的,熬了近两个时辰,就怕你醒了没得吃。”顾西芙将粥碗往前凑了凑,给她使眼色。

闻言,顾西棠视线落在妇人脸上。

妇人容色憔悴,许是连日没能好好休息,眼底下有大片青黑。

一身疲态难掩。

顾西棠垂眸,将碗接过来把粥喝了个一干二净,又一口干掉了整碗汤药。

苦味刚在嘴里泛开,冷不丁一物被妇人塞过来,甜味瞬间将那抹苦掩盖。

是蜜饯。

咽下蜜饯,砸吧砸吧嘴,顾西棠视线黏在小姜氏手中油纸袋,“娘,再来一颗?”

小姜氏刚要拿蜜饯的手顿住,眼睛迅速被热汽熏出微红。

好一会后,才佯嗔,“只能再吃一颗!”

话毕,却将整个纸袋子都塞进了女儿手里。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娇女的悠闲生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