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003章 祖母,您说什么?

顾家遥遥在望堰镇以经营药材铺子维持生计,家境富裕,置备的宅院挺大。从东厢开往大堂,中间需经过两个小院落。一路上,随处可见可见精心栽植的湘竹及兰草,偶或立着装饰用的奇石,时时处处透着幽静典雅。全身沐浴着五月煦暖阳光,闻着空气中不知道从哪飘来的花香,顾西棠放慢速度脚步,从东厢去往大堂,中间需经过两个小院落。。...

顾家在望桥镇以经营药材铺子为生,家境殷实,置办的宅院挺大。

从东厢去往大堂,中间需经过两个小院落。

一路上,随处可见精心栽种的湘竹及兰草,间或立着装饰用的奇石,处处透着清幽雅致。

沐浴着四月和煦阳光,闻着空气中不知从哪飘来的花香,顾西棠放慢脚步,心情突然就好了。

“慢慢走,不急。”小姜氏在旁半搀着顾西棠,行来的一路几乎没停过嘴,“要是觉得哪里不适了就跟娘说。”

顾西棠看她一眼,“我现在不适,可以回房吗?”

小姜氏嗔她,“都这么大了,怎么还跟小时候一样淘气呢?”

“看,说了也没用。”

“……”饶是小姜氏脾气好,时而也会生出一股揍女儿的冲动,“你这性子真不知道像谁。”

随后又开始喋喋不休,“这个时辰你爹跟二叔还没去铺头,你哥哥今天也沐休在家,待会正好都见上一见。好不容易你醒过来了,大家都关心得紧。”

一直到了大堂,顾西棠耳根子才寻得片刻清静。

环视整个厅堂,顾家人齐活得很,一溜儿的男俊女美,她都见过。

上首端坐着的是顾家老爷子老夫人。

二老年纪相仿,皆是六旬上下,头发花白。

老爷子面相慈善,只是气色看来不太好,时而咳嗽。

旁侧老夫人则较为严厉不苟言笑,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手里端着一只茶盏,周身透着威严。

下方右侧是长房当家,也即是她如今的爹爹顾敬山,身侧依次是长房长子顾西岭,二女儿顾西芙。

左侧是二房当家顾敬川,其妻李氏,以及二人独子,同辈排行第四的顾西舟。

人口很简单。

听说老爷子跟老夫人当初是从别处逃难过来的,亲族里只剩下他这一支,没有别的近亲远亲了。

此时这些人视线全落在她身上,眼睛亮闪闪。

亏得顾家这些个都是长得赏心悦目的,不至于让人寒碜。

“爹、娘,今日棠儿又大好了些,儿媳带她过来给二老请安。”小姜氏拉着顾西棠的手,朝上首二老行礼,笑眯眯的。

顾西棠见状跟着行礼,“孙女给祖父祖母请安,给诸位长辈请安。”

她刚直起身,左右两侧的人就争着抢着开口了。

顾父顾敬山大怀安慰,眉开眼笑,“棠儿,今天不错,能走挺远了。”

大哥顾西岭紧跟着,“乏不乏?还有力气吗?”

二姐顾西芙眼底浮着喜意,“看着精神头还行,棠儿这次应是真的大好了,祖父祖母跟爹娘也能放心些了。”

那头二房李氏怕声音被盖过去,特地高声笑道,“有句话叫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咱棠儿以后福气大着呢!”

顾老二顾敬川立即应和,“对,以后只有福没有难!”

……

各人声音汇聚,吵得人头疼。

好在这种情形没有持续多久,顾老爷子及时开口把她解救了出来。

“别吵吵嚷嚷的,棠儿大病初愈,还需好好静养。棠儿,你坐下说话。”

“谢谢祖父。”顾西棠揉揉额角,顺势走到右侧尾座,跟小姜氏一同坐了下来。

等大家都安静下来,一直神色淡淡的顾老夫人才放下茶杯,开口,“棠儿,你醒来已经三个月有余,身子眼见着一天天好转,有些安排也该提上来了。”

“?”顾西棠有点疑惑。

安排?什么安排?

“你自三岁出意外始终昏睡,到现在已经十六岁,寻常女子该懂的东西一样不知,这样不行。虽说现在才开始有点晚了,也好过懵懵懂懂一辈子。今日起,你就跟着舟儿一块识文晓理吧。”

“??”

“???”

顾西棠掏掏耳朵,以为自己听错了,“祖母,您说什么?”

老夫人,“今日起,你跟舟儿一块识文晓理,有不懂的由他来教你。”

“……”顾西棠嘴角抽抽。

且不说她需不需要,就算真要读书习字,起码也给她找个靠谱的夫子吧?

让她跟顾小四学?那顾小四尾巴岂不翘上天了?

“祖母,顾小四才八岁。”

“舟儿虽则才八岁,但是自三岁开始启蒙,如今已经学有五年,暂时教教你也是使得的。”

“我不学。”

“嗯?”老夫人似乎没想到会被拒绝,脸色沉下来,眼神转为凌厉。

大堂一下静下来。

坐在顾西棠旁边的小姜氏见状,暗地里飞快扯她衣袖,示意她别跟老夫人顶嘴。

其他人则纷纷坐得笔直,目不敢斜视,刚才的嘘寒问暖好像是假的。

显然,老夫人在家中积威甚广,平时应是说一不二不容拒绝的角色。

顾西棠最不怕的就是他人强势,这种阵仗她见多了,借口信手拈来,“女子无才便是德。”

“一派胡言!”老夫人脸色更沉了,“你母亲就出身书香门第,熟读四书五经知书达礼。你姐姐自幼受你母亲熏陶,更是青出于蓝。怎么到你这里就女子无才便是德了?咱们顾家没有这样的说法!”

“那我跟母亲学。”

“你母亲要掌家。”

“那我跟姐姐——”

“芙儿已到谈婚论嫁的年纪,更无闲暇。”

顾西棠跟顾老夫人四目相对,默默无语。

这俩都不成,其他人就更不合适了。

老太太是打定了非要她跟在顾小四屁股后头学习呗。

继续争辩下去没用也没意义,顾西棠靠上椅背,状似妥协,“如此,棠儿听从祖母安排。”

刚才还想尽办法推搪,突然之间就改了口风答应得异常干脆,顾老夫人眼底闪过狐疑,最后道,“那就这么定了。无其他事,都散了吧。舟儿,带你三姐去书房。”

“是,祖母!”顾小四出列,有模有样作揖。

顾老夫人起身,搀着老爷子离开。

等到二老走了,刚才绷着的众人才开始喘气,纷纷转向顾西棠。

顾父,“棠儿,既然答应你祖母了,就跟着舟儿去吧,好好学。”

顾二叔,“咳,棠儿,你自幼聪颖,二叔相信你很快就能赶超舟儿。”

大哥顾西岭,“棠儿,大哥每日需往返学院,准备秋闱下场考试,要不是时间紧,大哥就亲自教你了。”

二姐顾西芙,“棠儿,我最近正在跟绣娘精进女红,回头我亲手绣张帕子送你,你跟着舟儿……认真些。”

顾母,“回头娘把今日的汤药送去书房给你。”

顾二婶,“舟儿,要照顾好你三姐。”

顾西棠环视,微笑。

以为她看不出来?一个个的,憋笑憋得脸都变形了。

呵,父慈母爱!

呵,兄友弟恭!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娇女的悠闲生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