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过神了,沈听低着头,不说话的。而江野望着眼前的女孩,她好像受了惊,眼神带着点无辜,两侧脸颊也泛着粉。一片羽毛不轻不重的掠过他的心间。江野来还来把握住,这样异样的感觉就消失了了。沈听捏了捏自己的手心,压下自己的心惊胆颤,想了想之后看见的事情。嗯,这个而江野看着眼前的女孩,她似乎受了惊,眼神带着点无辜,两侧脸颊也泛着粉。。...

回过神了,沈听低着头,不说话。

而江野看着眼前的女孩,她似乎受了惊,眼神带着点无辜,两侧脸颊也泛着粉。

一片羽毛不轻不重的划过他的心间。

江野来不及抓住,这样异样的感觉就消失了。

沈听捏了捏自己的手心,压下自己的心惊,想了想之前看到的事情。

嗯,

这个男生这么凶,

她确实应该离远点……

于是她很认真地点了点头,退来了一步。

“老师说的对,我该听。”

微风拂过,沈听茶色的长发动了动,还不及他下巴的小身板挺的特别直。

这大概是她第一次这么硬气对上这些坏学生吧!

女孩子指尖紧紧的捏住格子裙,脸上都冒出些虚汗,怂得不得了。

江野心中有些好笑,懒洋洋地看着她,薄唇掀着点不甚明显的弧度,似笑非笑,“好学生还真是听老师的话呢。”

声音微哑。

又感觉在提醒她前几天看见的那场打架。

小朋友脸上绯红,原本挺直的腰板一下子就焉趴趴的,像朵饱受摧残的娇花。

眼神看起来也焉趴趴的,微风吹起她的头发,有一根毛翘着,表情也呆呆的。

看来好学生还害怕让老师知道自己目睹了打架。

沈听其实不在意这件事,她更在意的是姚瑶告诉秦女士,秦女士担心自己被教坏,又得换学校,太麻烦了。

小姑娘指尖还是捏着裙子,细白的手指都捏红了。

江野拉着身后那两个看呆了好学生容貌的两个小弟,去了教学楼。

姚瑶见课都开始了,于是带着沈听去领了校服,至于教材还得等会儿第三节课才能发下来,就带着她先去了教室。

课才上没多久,一般课前五分钟都是读书时间,二班教室闹哄哄的。

第一堂课本来就是姚瑶的课,她又是二班的班主任,于是站到讲台上,清了清嗓子:“同学们安静,今天班上来了一位新同学,先请她做自我介绍,大家欢迎。”

稀稀拉拉的掌声响起,无数好奇的目光落在沈听身上。

“我叫沈听,沈从文的沈,听话的听。”

底下的男生见沈听这么好看,干干净净,肤白貌美,还腰细,最重要的是说话温柔。

理科班向来都是些母老虎,有的比男人还男人,好不容易有这么一个妹子,一个个都起了爱护的心思。

可是有些人就是爱挑刺,“听不懂你说什么?能写出来吗?”

说话的是之前被做为班花的季菲。

沈听没听出来针对的意思,好脾气的拿着粉笔一笔一划的写着自己的名字。

本来睡着的男生,头从臂弯抬起,狭长清冽的眼上上下下打量了她一遍。

小朋友很矮。

写字时,头一歪,翘起的呆毛一动。

认真的样子,侧颜乖巧。

别人说什么就做什么。

这人还真TM听话!

就是不清楚,会不会那么听自己的话?

黑板上女孩子的字迹娟秀,那天那个叫做江野的少年知道黑板上的姑娘,她叫沈听,姓沈,听话的听。

只是,没有人知道在那群爆鸣般的掌声中,那个男生也曾懒散地给这位新同学鼓了个掌。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大佬的白月光又软又甜”,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