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姚老师,你这话就不对了吧!”少年不明白什么时候走到她眼前,光影漫射至他细细碎碎乌黑的短发上。这人五官清俊,黑眸中满是野性不羁,黑色钉子般的耳钉在光下泛着流光。领口扭开两颗纽扣,露着非常清晰喉结与瘦削锁骨。沈听脸颊有些红,别眼开。那人声音带着一这人五官清俊,黑眸中满是狂野不羁,黑色钉子般的耳钉在光下泛着流光。。...

“喂,姚老师,你这话就不对了吧!”

少年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她眼前,光影散射至他细碎乌黑的短发上。

这人五官清俊,黑眸中满是狂野不羁,黑色钉子般的耳钉在光下泛着流光。

领口扭开两颗纽扣,露出清晰喉结与清瘦锁骨。

沈听脸颊有些红,别开眼。

那人声音带着一点哑意,属于那种低音炮,还从来没有一个异性凑的这么近。

“老师,我可从来没有欺负过同学,您可不要污蔑我,你说是吧?好学生?”

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说“好学生”三个字的时候尾音拖的很长,好像意有所指。

女孩儿脸一下子就红了,像是火烧。

她知道,江野一定认出自己了!

其实之前她来过一中,恰好碰见了江野……

那时是八月底,沈听跟着秦女士来到C市,因为不了解路线,于是在一中附近徘徊。

干净宽拓的马路上只有一辆粉色的自行车,黄昏间的余晖,霞光万丈。

沈听来来回回的兜着圈子,后面实在累了就把车停在了树荫下,耳边是吱吱吱的蝉鸣。

细细碎碎的脏话落在耳边。

沈听愣了愣,起初还没有听懂,后来才听清楚,是那些她难以喧之出口的脏话。

“艹泥马,江野你是不是想死?”

“……”

随后越来越激烈的打斗声,沈听有些怂,推着自行车一个劲儿的往外面跑。

只是她的速度太慢了。

她离三中校的距离,呃……虽然她很不想承认,但是她确实离得还是很近。

而且以她现在的距离,刚好目睹了打斗现场……

一大群吊儿郎当的男生趿拉着拖鞋,手里拿着钢管,一个个黄毛、绿毛、蓝毛,简直是乱花渐欲迷人眼。

墙角的少年一件纯白的衬衫,上面的扣子解开的,领带也不知道是谁拽松的。

整个人沾上了几分散漫的味道。

少年倚着墙,嘴里衔着根烟,虽然香烟烟雾缭绕,但是沈听看的出来男生五官清隽,眉眼锋利,平添了几分不好惹的感觉。

就是看起来其他人更加不好惹。

那些人光着的膀子上面还有吓人的刺身,把少年围住,沈听越看越觉得那个少年挺惨的。

她……这是见证了一场校园暴力?

沈听胆子小,腿肚子都软了,但是她还是压下害怕,打了110报警。

不知道是不是她看他们多看了几眼的缘故,有个小混混喊了一句,“老大,那有个女的!靠!那女的在报警!”

一群人全部都看着她,像是下一刻就可以冲过来摔掉她的手机,把她弄残。

好……好可怕。

浑身一下子全都僵硬了,像是大脑的CPU直接短路了,没有任何的动作。

直愣愣的等着他们冲上来。

被围着的那个男生,一把抢过一个小混混手里的钢管。

他狠而准的按住一个男生头,右圈一勾,那男生便倒地一动不动,然后他又毫不停歇地朝另一人的背敲去,招无虚发,但是也不是真的要打死人。

很快,他周围就倒了一片的人。

他阴沉,狠戾的面相在这一刻发挥到极致,眉飞入鬓,眼犀利如刀,整个人凶狠得像头狼。

沈听怎么觉得这个人比刚刚那一群人还要吓人?

他似乎有所感,停下手里的动作,朝这小巷口望去,凶狠的眼神恰恰与沈听遥遥相对。

江野微微眯着眼,困倦和不耐直接写在收拢的眼尾里,看上去神色不善。

哦!

原来是这个女的叫来的人。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大佬的白月光又软又甜”,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