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枢府,罗甲县,平安村。天色天空晴朗,偏是寒风凌冽,吹得后山新立起的白幡猎猎直响,刚烧完的纸钱灰烬漫天翻飞。村长拢紧身上的粗布厚衣,看向跪在地上那几个孩子,微带怜爱的目光。唯一的孩子也才刚11岁,但是个孩子啊!很小也才刚会爬,家中除了一个病天色晴朗,偏生寒风凛冽,吹得后山新立起的白幡猎猎作响,刚刚烧完的纸钱灰烬漫天飞舞。。...

天枢府,罗甲县,平安村。

天色晴朗,偏生寒风凛冽,吹得后山新立起的白幡猎猎作响,刚刚烧完的纸钱灰烬漫天飞舞。

村长拢紧身上的粗布厚衣,看向跪在地上那几个孩子,略带怜惜的目光。

最大的孩子也才刚刚11岁,还是个孩子啊!

最小也才刚会爬,家中还有一个病秧子。

都是穿着补了又补的青色短款,嘴唇吹得有些发紫,却依然跪着看着那架车上躺着的一对夫妻身边还有一个只有四五岁大的女童。

村长看着这一大家子的人啊,又是深深的叹了口气啊!

“埋了吧,这大冬天的虽说不至于这么臭,但你爹娘妹妹已经死了。”

“放着也活不过来的。”

跪在架子车旁边的一对双胞胎只有七八岁的年纪,带着哭声坚决的摇头,“娘亲和妹妹才不会死,你骗人,我才不信你,呜~”

“爹爹,你快醒醒,妹妹她们生病了~~呜”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

见他说不通这两,只能用哄孩子的语气对老大说道:“青崖啊,快把你家里人给埋了啊!”

那边跪着的少年却摇头他坚信道:“不埋,他们还没死。”

村长觉得这些孩子还真的是冥顽不灵,这身体都快凉了怎么可能还没死,这不是在开玩笑。

“你们这些孩子怎么这么执着啊,你妹妹已经死了,赶紧埋了吧,你家里不是还有一个妹妹吗?还病着,在不埋……”他后面没说,家里那个说不定也得出事跟着一起去。

这天太冷了,哪怕衣服穿的在厚重,身上也是极其冷的,鼻尖红红的嘴唇也没什么血色。

“赶紧埋了吧!”村长又是叹气在全民皆是兵的世界,留下全尸走的人至少还算是完整的,也不知道这几个孩子怎么这么执着啊,都死了好几个小时,还不埋,就放着这大冬天用厚棉被裹着这一家人。

“不埋,大哥不埋,姐姐,姐姐没死,没死。”另外一个11岁大的少年怀里抱着一个只有两三岁大的男孩,话都说的不是很清楚的年纪,却一直坚信姐姐没死,努力说着话。

“二哥,不埋,不埋……”说着就要对抱着自己的男孩哭了起来,惹的怀里的男孩立马抱着怀里的孩子哄了起来,“不埋,我们不埋。”

他张舞着自己的小手就向着那边而去,想要过去,偏生被抱着,只能张牙舞爪的叫着姐姐,娘亲和爹爹。

冷,太冷了,下意识的想伸手裹紧,却软的跟条面条一样根本不听使唤。

“叮……检查到宿主已醒,开始进行匹配……匹配成功。”

“你好,宿主,我是编号为009的创造系统。”

顾酒:“……”

要不是没力气,她能直接被吓的跳起来。

“检测到宿主身体非常差,是否启动紧急治疗方案。”

“……”

“是否启动。”

“……”

“强制启动。”

“启动成功。”

“……”

然后在顾酒懵逼还没有搞情况中,她却能感觉到从脑袋里直接蔓延向着四肢出发的热流,不痛也不痒就只能感觉热热,然后啥感觉都没有了。

她直接从木板架子上哗啦一下子坐起来,然后对上的却是一双泪眼汪汪的眼睛,那双眼睛的主人生的还是很漂亮的。

由惊然后转喜,直接冲着旁边的人大声说道:“四弟,二妹妹醒了。”那手还不忘抓住身边的弟弟紧紧的,那双眼里都是兴奋和高兴。

入眼的是山包包,每个山包包的前面竖着木板上面还雕刻着,什么什么墓。

这里是墓地。

她更加懵逼了,她不是在军校吗?她怎么突然就跑这里了,等会她得理一理。

她是退休下来的将军,一生都奉献了国家,她本来还想着回母校去当个教授什么的带带那些学生来着,她怎么出现在这里的。

好像是她在去的路上心血来潮骑了下自行车,谁知道中间跑出来一条狗,她为了绕开它,撞到铁栏杆上摔下去了。

她这是挂了?

“是滴,亲,你的确已经挂了哦,尸骨无存的那种喔!”

“……”她觉得她被这样子给弄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然后她穿越到了这里,这是哪里啊,她摸黑啊,这没记忆啊,懵逼的看着眼前那盯着她一脸兴奋的萝卜头。

“叮,请宿主立即解救顾长生夫妻二人,时限五分钟。”

“……”

顾酒突然就想笑了,“我觉得你在开玩笑,我又不是医生我怎么救。”

“宿主不能质疑本系统颁布的任何任务,请宿主立刻完成任务,请宿主立刻完成任务……”

顾酒心里被这刷屏的声音,给弄的心烦意乱,她不会啊,怎么救,这不是开玩笑吗?

赶紧送医院啊!

总不会是溺水吧,让她人工呼吸吧!

这不是扯吗?

“顾丫头醒了啊。”村长也有被惊讶到。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农门团宠之将军她又凶又小”,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