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三十章 醋意(二)

即使换了时空,变了容颜,我依旧记得我你眼里的依恋。纵然周遭阴谋环伺,我也要拿如画江山为聘,再续前生缘。“三妹妹,别急着回去。屋子里怪闷的,这里风景好,咱们姐妹好好说说话。”荀淑芳拦住荀卿染。。...

锦屏记

推荐指数:10分

《锦屏记》在线阅读

荀卿染出了方氏的院子,慢慢往回走。刚转过回廊,就见荀淑芳带了腊梅和芍药,正站在凉亭旁边向她这边张望。

“三妹妹,别急着回去。屋子里怪闷的,这里风景好,咱们姐妹好好说说话。”荀淑芳拦住荀卿染。

看着荀淑芳一脸的笑,荀卿染知道她这是专门在这里等着,一定是有话要说。

荀卿染随着荀淑芳进了凉亭,一坐下,荀淑芳一双眼睛就在荀卿染全身上下看了又看。“啧啧,太太不说我还没注意,三妹妹果然是越来越漂亮了。”语气里有掩饰不了的酸意。

荀卿染不动声色,“大姐姐说笑了,谁不说大姐姐是荀家最漂亮的?我连二姐姐都比不上,更是远远不及大姐姐。”

荀淑芳脸色好看了些,又盯着荀卿染头上方氏送的珠钗道:“太太给的这只珠钗倒好,只是看着和三妹妹不大相称。反而是我这只步摇,样式又好,又是足金,更称三妹妹一些。”说着就从怀里拿出步摇在手里,给荀卿染看。

荀卿染淡淡地扫了一眼,并不说话。方氏送她的这只珠钗,上面有颗东珠,足有龙眼大小,而且色泽光润,毫无瑕疵,更不要提上面镶嵌的翠玉和红宝石,还有做工,也极为精致,还有内造的标识。而荀淑芳那只步摇,却是乏善可陈。

“我是做姐姐的,少不得吃点亏,索性咱们换过来。”荀淑芳这样说,但那语气可不是在和荀卿染商量。

荀卿染稍有迟疑,荀淑芳脸就沉下来,冷哼了一声,“怎么妹妹不愿意?哼,这个东西,你戴在头上,可不稳妥,姐姐这是为你好。”

荀卿染看了荀淑芳一眼,默默地抬手拔下珠钗,递了过去。荀淑芳转怒为喜,伸手来接,没想到荀卿染又将手缩了回去。

“你这是什么意思?”

“既然大姐姐喜欢,不说拿东西换,就是白给大姐姐也没关系。……只是,这是太太赏的,这样转赠给姐姐,是对太太不恭。妹妹,妹妹实在不敢这么做。”

荀卿染又将珠钗插回自己头上,她不信荀淑芳敢来抢。

“你?”荀淑芳感觉自己被耍,有些气结。

荀卿染依然平平淡淡,“大姐姐如果喜欢,刚才在太太跟前怎么不说?大姐姐若说了,太太一定会给你的。”

“那时……,”荀淑芳又撂下脸来。她方才是想要,但是没敢开口。她因为小吴姨娘的一句话,闹到方氏跟前,为的是她的终身大事。她瞧的清楚,方氏那时已经有些不耐烦了,她哪里敢节外生枝。

想到这件事,荀淑芳又换了幅脸色,咯咯笑了两声道:“我和妹妹开玩笑的,妹妹就当真了。”

荀卿染见惯了荀淑芳自说自话,也懒得反驳她。

荀淑芳边和荀卿染说话,边给腊梅使了个眼色,腊梅便和芍药到荀卿染身边,借口有事拉着红绡一起走远了些。

荀淑芳脸上露出神秘兮兮的表情,压低声音问荀卿染。

“老爷送了春桃给三妹妹。……老爷突然这样看重三妹妹,三妹妹是不是有事情瞒着姐姐?”

原来是因为春桃的事。

荀卿染只得把应付方氏的话又说了一遍。

“春桃这丫头,模样太出挑了些,我瞧着她是个不安份的。三妹妹,你只怕那她不住,不如把她给我,我替你管教管教。你要是缺人使,我让豆苗过去伺候你。”

豆苗只是个粗使的小丫头,拿一个粗使小丫头换一个大丫头,荀淑芳打的好算盘。不过,荀卿染心里是愿意吃这个亏的。可她又不能答应,荀卿染也纠结了。

“春桃是老爷给我的,我很喜欢,春桃,我是不给人的。”荀卿染闷闷地道。

这么干脆的拒绝,果然荀淑芳有些恼了。荀卿染心里给她鼓劲,快使出手段来,把春桃从我这抢走吧。

出乎荀卿染意料之外,荀淑芳并没有发作。

“我逗着你玩那,一个丫头,有什么了不得。你不把我当姐姐,我可不能不把你当妹妹。你可知道老爷为什么把春桃给了你?量你也不知道,我告诉你吧,太太正和老爷商量,给三妹妹你说亲事那。”荀淑芳四下打量了一眼,更加压低声音道。

“大姐姐是从哪听来的消息?……大姐姐又说笑了,要说亲也是先说给大姐姐。”

“哪个和你说笑,这是千真万确的。京里来了消息,老爷要起复重新做官了。”

荀淑芳果然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荀卿染虽然也猜到了,却没想到从荀淑芳这里得到证实。可荀淑芳为什么要告诉她这个消息。

“因为这,才提起了你的亲事。……这个消息,老爷和太太是在私下说,不让告诉人的。”

“那大姐姐是如何知道的?”

荀淑芳张了张嘴,“我……”

“定是老爷太太和大姐姐说了是不是?”

荀淑芳一笑,并未反驳,那姿态等于是默认了。

“这件事是老爷太太私下的打算,不让说出去。我今天和你说,是为了你好。小吴姨娘那个人,你刚才在太太那也听到了,她见不得我们姐妹好。上次搅了我的事,这次,只怕她要坏你的事。你莫怕,我是帮着你的。你和二妹妹一个院子住着,你记住让人看劳她,还有月桂,她们有什么不妥的,比如说偷偷去见什么人,你就派人来告诉我,我给你做主。”

荀卿染心里有些了然,却道:“大姐姐在老爷、太太眼里果然不同,这样的大事都只告诉大姐姐知道。那大姐姐的事,老爷和太太想来更加上心。”

荀淑芳羞答答地瞪了荀卿染一眼,压低声音道:“我只和妹妹说,我的事,是已经定了的。那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又扯了扯嘴角,恨恨地说,“别的人,有什么打算,都是痴心妄想。三妹妹你可别学那些人。”

荀卿染连忙含糊地应了。

“你瞧这是什么?”荀淑芳拿出件东西在荀卿染眼前晃了晃。

荀卿染看了看,是件眼熟的木头镯子。荀卿染记得,她还给荀淑兰后,第二天,这镯子就套在伺候荀淑兰的一个小丫鬟采香的腕子上了。过两天,那小丫鬟也厌了这木头的,就不再戴,仍旧戴金镯子。

荀淑芳见荀卿染没什么反应,就说道:“三妹妹还记得吧,这就是那天从庙会上买回来的木镯子,你拿了,却被四妹妹要了回去。她哪里会喜欢这种东西,不过是要三妹妹你难堪罢了。我见三妹妹你喜欢,特意要了来给你。”

荀卿染并不想接,但是荀淑芳已经将镯子塞到她手里。

“这些个姐妹中,只有咱们俩是没了亲娘的,所以,我心里,只和你最好。咱们俩说的话,你要仔细,不要讲给别人知道。”荀淑芳又嘱咐。

荀淑芳表现的前所未有的亲密,拉着荀卿染又说了会话,才放荀卿染离开。

荀卿染离开荀淑芳,心里却不能平静。

荀淑芳这是认定了郑元朔,怕被荀淑芝抢了去,还担心她会插一脚。

小吴姨娘眼皮子浅,盯上了郑元朔是独子,还有郑家诺大的家财,想让女儿嫁过去,这个荀卿染能理解。但是荀淑芳的眼光,应该是看不上郑元朔的。而且几年前那桩事,荀淑芳也是亲眼目睹,郑元朔那样的为人,怎么都说不上是良配。荀淑芳为什么要抢着往火坑里跳。

难道她知道,如果不快点嫁郑元朔,后果会更惨?荀淑芳,到底是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消息?看来,是该找人帮着打探打探了,荀卿染低头盘算。

“染妹,小心走路。”

―――――――――――――――――――

每日推荐:

书名:《天下为聘》

作者:令狐兮兮

书号:1655121

简介:就算换了时空,变了容颜,我依然记得你眼里的依恋。纵使周遭阴谋环伺,我也要拿如画江山为聘,再续前世缘。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锦屏记”,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