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二章海棠红

随着话音,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慌忙从花园的甬路上赶回来,到郑元朔跟前叉手为礼,正巧把郑元朔和荀卿染主仆分隔。郑元朔见有人来,就收了钗子,好再如何,但脸上了露着些愠怒。“阿,二弟阿,你也不是去郡城里了吗?找我有什么事?”这少年恰恰郑元朔的堂郑元朔见有人来,就收了钗子,不好再如何,但脸上已经露出些不悦。。...

锦屏记

推荐指数:10分

《锦屏记》在线阅读

随着话音,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急急从花园的甬路上赶过来,到郑元朔跟前叉手为礼,恰巧把郑元朔和荀卿染主仆隔开。

郑元朔见有人来,就收了钗子,不好再如何,但脸上已经露出些不悦。

“阿,二弟阿,你不是去郡城里了吗?找我有什么事?”

这少年正是郑元朔的堂弟郑元朗。他并不直接回答郑元朔,而是笑着道:“大哥,兄弟刚才从门外过来,守财正在二门外找大哥,说是有急事。”

守财是郑元朔的长随,专为郑元朔打理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是郑元朔的第一心腹。郑元朔听到守财有急事找他,心里要走,又有些舍不得。

他被母亲送来读书,本来并不愿意。没想到自打到了这,他那荀家姨丈只是话说的严厉,并不怎么拘管他。他姨母方氏对他更好,反比在家里时更加自在了。

更有一件意外的好事,这个地方虽说是乡下,却因水土好,人物生的都有几分的水秀。荀家是大户,几个姑娘都有十分颜色,就是下人中也有不少姿色出众的。因此,他这些时日,真是如鱼得水一般,读书不过是妆个幌子。

只是,荀家其他几个姑娘,是肯和他亲近的。但这位三姑娘却总是淡淡的。刚来时还能在姐妹堆里见见,后来也不知怎地,就连面都见不到了。

郑元朔觉得荀卿染平时一张脸总是木呆呆的,也很少开口,却依然容色出众。今天无意间看见她露出笑脸,更是立即惊为天人。因为荀卿染等闲不出屋,方氏再溺爱他,他也不好真的去女孩家闺房走动。他怕以后没机会亲近,总想趁此机会打动荀卿染。在他想来,黄金是谁看见都觉得亲切的。他有金子,别人自然就该对他亲切。

郑元朗却好象不知道郑元朔的心事,只催着他走。

“大哥还是快些去,我看守财的样子,是有要紧的事,若耽误了,大哥要后悔的。”

郑元朔站在那没动,琢磨还想跟荀卿染说两句话。郑元朗已经规规矩矩与荀卿染作了一揖,“染妹,我和大哥还有事,先走一步。”

荀卿染屈膝还礼,郑元朗便拉着郑元朔一条膀子,连推带拉地一路去了。

见郑氏兄弟走了,荀卿染舒了一口气。好在郑元朗把郑元朔带走了,不然……。荀卿染两眼四下扫了扫,就看到窄门那边有道人影一闪。荀卿染脚步顿了一顿。

宝珠眼尖,也瞧见了,小声说,“好像是草花姐姐,在门那边一闪,就不见了。”

荀卿染记在心里,也不在花园内多做停留,直接走去花园后门。那里只有一个半聋的婆子看门,桔梗上前塞了几个大钱在那婆子手里。

“卢嬷嬷,我们姑娘要去三老爷家的海棠园,折几支海棠回来插瓶,求你老给看着门。”

荀大老爷一共兄弟三人,早就分了家。荀大老爷居长,就占了这老宅子。荀三老爷的院子就在老宅子西面,只隔了一条夹道。荀家的人一般说荀大老爷家,这叫东府,提到荀三老爷这,就叫做西府。西府本就是从东府的后花园隔出去的,因此这中间的夹道也是荀家的,并没有闲杂人走动。

出了花园门,不过几步路,就是西府的海棠园。当年分家时,三老爷就是看重这海棠园,并不计较西府宅子的大小。海棠园内还有一座小楼,供人游园歇息。三老爷接手西府,就将藏书都放在小楼内,后来还陆续购置了很多珍本藏书,并提了一副匾额,将小楼称作藏书阁。

三老爷在外任上,因把家眷也接了过去,就把西府交给几户可靠的下人打理着。桔梗的叔爷爷一家,就负责照顾海棠园并这藏书阁。

到了海棠园门口,桔梗上前敲了两下,门应声而开。一张圆圆的苹果脸探出门来,一眼瞧见荀卿染,马上笑逐颜开,也不说话,直接开门将主仆三人迎了进去。

等荀卿染站定,小姑娘也关好了门过来见礼。小姑娘不满十岁,头上梳了双丫髻,十分爱笑,笑起来脸上两个酒窝,十分讨喜。她是照管这海棠园的韩管事的孙女,与桔梗是堂姐妹。

“又麻烦你了,小棠。是不是一早就等在这了?”荀卿染拉起小姑娘,微笑着问。

小棠摇了摇头,笑容有点羞涩。

桔梗上前拉了小棠的手。

“小棠,都谁在园子里?”

小棠用手往海棠园深处指了指,嘴里啊啊叫了两声,手比划着。桔梗点头,表示明白。

“只有四叔在里面修剪花木,咱们要来的事,小棠已经跟她爷爷说了,让姑娘尽管四处玩耍。”

荀卿染点头,看时辰还早,就一步步慢慢走去。这园中景致与东府不同,并无杂花杂树,而是遍种海棠。海棠又有红白两色,红色的如火,白色如雪。园内还有石桌石凳,小桥凉亭,都很小巧精致。

藏书阁就建在海棠林内,是一座两层的砖木楼房。二楼是藏书,一楼则是书房。荀卿染进了书房,刚坐下,宝珠就来禀报,说是二爷来了。

门帘挑起,一个少年迈着方步走了进来。一张带着稚气的俊脸板着,明明是清俊的眉眼,偏都耷拉着,显出一脸的呆气,毫无少年人该有的活力。

荀卿染扑哧笑出声来,指着少年嗔怪道:“阿晖,你瞧你,跟个小老头似地。这里没有外人,就别装了。”

听了这话,荀君晖顿时眉目舒展开来,脸上的呆气一扫而光,瞬间像换了个人。

“姐姐又取笑我。……我被先生叫住背书,从学里出来的晚了,叫姐姐久等了吧。”荀君晖给荀卿染行礼。

荀卿染站起来,拉着荀君晖手,让他在书案边坐下。

“我也是才到这,看把你急的,快坐下歇歇。”

荀君晖依言坐下,又站起来,从袖袋里取出个包的十分周正的油纸包。

“姐姐爱吃古城斋的粉蒸首乌糕。前两天君皙家有人去郡城,我让他帮我捎了些来,拿给姐姐吃。”

荀君晖说着打开纸包。这粉蒸首乌糕,是颍川郡城的特产,其中又以古城斋的最为有名。因为选料精细,做法繁复,古城斋每天只蒸有数的几笼,因此名声更响。这首乌糕是用糯米粉、首乌粉和枣泥合在一起,上笼屉蒸熟。一般的首乌糕,蒸出来是红褐色的一块。古城斋的首乌糕却有三层分明的颜色,最上面一层是黑色,中间一层是红色,下面一层是白色。颜色漂亮、入口软滑,又因为加了桂花蜜,十分香甜。荀卿染很爱吃这个,但却不能时常吃到,虽然荀家是左近闻名的世家大户。

宝珠和小棠拎着烧好的水送进来,荀卿染先和荀君晖洗了手。这时桔梗已经泡好了茶,给两人端上来。

荀卿染打开带来的食盒,里面是切好的海绵蛋糕。这是她花钱跟厨房的人买了鸡蛋等原料,在她院子里的小茶房做的,特意带来给弟弟吃。

荀卿染让桔梗拿碟子将两样糕点各装了几块,送给小棠和家人吃。又挑了一块大的海绵蛋糕递给荀君晖,正好荀君晖也捡了块首乌糕递过来,姐弟俩相视一笑,各自心头一暖,就着茶水吃起了糕点。

荀卿染一边喝茶,一边打量弟弟。姐弟俩因为一母所出,眉眼间极为相似。荀君晖刚满十三岁,身高已经快和荀卿染平齐。因为环境的关系,在外人面前不得不做出一副老成呆板的样子,只有到了她跟前,才会露出真性情。

这个孩子,是她一手带大的啊,荀卿染有些心疼,又有些骄傲。

四年前,她莫名其妙到此,目睹凶案,在床上躺了十来天,慢慢接受了穿越的事实,但是心中却不甘愿。那天,她趁着人不备,自己跑出屋,顺着墙根一边乱走,一边很幼稚地拿了根树枝,抽打路过的花花草草泄愤。凑巧走到一个靠墙的小院,听见里面一个女人中气十足的骂声,就好奇地拐了进去。

一个抹了一脸白粉,身材十分富态的中年婆子,正一手拿着碗饭,一手推搡着一个小男孩,嘴里还不住地喝骂。

“唉呦,小少爷,你也让奶娘我省省心。也就是你命好,太太是大家子出身,心肠好,才这样抬举你。你看看你身上这穿的戴的,哪样不是太太出钱给你置办的。不就是饭里吃出粒砂子,就做出这个样来,还和老娘发脾气。你可真当自己是个主子了。”

小男孩只有六七岁的样子,一张小脸并不瘦,但却毫无光泽。小身板被婆子的大手推搡的踉踉跄跄。那女人骂的口水四溅,好多喷到小孩的脸上,小孩却不敢躲。

婆子把饭都倒在地上,另一只肥手在小孩的脊背上拍了几下。她手劲不小,荀卿染隔着一段距离,仍能听到小孩的背被打的通通作响。小孩子经受不住,被打的向前一扑,几乎倒在地上,又被婆子一手捞起来,“小少爷,小心点看着路,这一身好衣服可值钱,碰破了,是要我拿钱赔补的。……老爷和太太都教导要爱惜粮食,小少爷扣了这一碗好白米饭在地上,要是上面知道了,是要打板子的。听奶娘的话,你好好把这饭吃了,奶娘就不告诉去。”

婆子说着,就强按那小孩在地上,逼他去吃地上的饭。小孩梗着脖子,不肯就范。

荀卿染藏身在一丛灌木后,见那米饭倒在沙地上,又被婆子用脚踩了踩,哪里还能吃。小孩子在婆子手底下挣动,一抬头,正好和荀卿染的眼睛对上。小孩嘴巴张了张,却没有开口求救,而是别开脸去。荀卿染的心却忽悠翻了个个。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锦屏记”,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