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穿着非常干净干净整洁的米白色毛衣,短发干净利落,身上还带着好闻的薄荷香气。和火车站其他匆匆忙忙疾行的行人格格不入。“怎么样,没事儿吧?”就在林萧然还也没反应时回来的时候,那男人立马热切的问了出来。好像很是怕,她有也没受造成伤害,“我......没事儿.....和火车站其他匆匆赶路的行人格格不入。。...

他穿着干净整洁的米白色毛衣,短发利落,身上还带着好闻的薄荷香气。

和火车站其他匆匆赶路的行人格格不入。

“怎么样,没事吧?”

就在林萧然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男人立刻关切的问了起来。

似乎很是担心,她有没有受到伤害,

“我......没事.......”

林萧然眯了眯眼睛,小声的说着。

她其实,很不喜欢和别人有肢体接触。

特别是,这男人偏高的体温,使得她的手有一种被灼伤的错觉。

男人似乎是会错意了,还以为面前的女孩被他吓到了。

松开手之后,他才问:“你去哪,我让人送你回去。”

“不用,我自己回家。”

林萧然低头,敛去了眼睛里异样的神色。

可是,这份表现却在男人看来,是身体抱恙的表现。

随即,他拿右手食指搭上了林萧然的脉搏。

“你......”

林萧然本来想出言阻止,可是没有想到,男人的速度比她快多了。

还没等到她来得及发怒,这男人就淡淡的分析道:

“你的身体气虚体弱,平时的饮食是不是很清淡?”

又更深的探入,却发现这个女孩子的脉搏时断时续,显然,并不是简单的身子骨弱。

要么是先天身体有残疾,要么就是……被人给下毒了,而且还是那种长期投毒。

又看这女孩除了身体虚弱一点,浑身上下没有半点残疾的样子。

看来,是被人给下毒了吧……

可惜了,这毒如果再不解的话,恐怕也没几年活头了。

察觉到女孩怒目圆瞪,洛文希这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她的手腕。

“神经病!”

哗的一下抽开自己的手之后,林萧然直接拂袖离去。

一旁的三昧看起来快气炸了。

“她怎么能这么对您呢,谁不知道,洛先生是整个海市数一数二的名医,无数人想请都请不来,她居然这么不识货!”

“三昧。”

知道三昧又要叽叽呱呱的吐槽一大堆了,洛文希立马出言阻止。

“现在,还是去沈家要紧。”

洛文希淡淡的提醒道。

“好吧……”

作为洛先生的助理,将洛先生的工作安排妥当才是正事。

等到林萧然来到沈家别墅大门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现在正值中午,烈日当头。

林萧然原本白皙的脸越发的惨白,身后的汗也将衣服浸得湿淋淋的。

她支撑着这具快要倒下的身体,面色沉着的按响了别墅的门铃。

门铃响了几声,这才有佣人开门。

“你找谁?”

管家俯视着身材娇小的女孩,颇有些不耐烦。

这女孩额头全是汗水,些许的碎发都因为这汗水黏在了脸庞上。

邋邋遢遢的,一看就是哪里来的流浪汉上门来讨钱了。

管家有些不耐烦的从裤兜里掏出了十块钱,扔在了地上。

“钱给你,不要再过来烦了。”

说完,就要关门。

“等一下!”

看到管家即将关上大门,林萧然立即伸手拉住了门把手。

看不出,这小女孩身躯虽然娇小,可是力气却不小。

居然硬生生的卡住了门缝,无论管家怎么用力,都关不上这大门。

“你这小叫花子,是想干嘛?再不走的话我就报警了!”

管家脸色青白的警告着。

要知道,现在可是有大人物在景家做客呢。

要是被这小叫花子给搅乱了这场饭局,这份工作他也别想做了。

“我是沈清萱,我是来找我爸的。”

林萧然刚说完这句话,手腕一疼,门就快速的关上了。

看来,回家之路比她想象中的更为艰难。

像是不认输似的,林萧然又隔着门对着那管家威胁道:

“如果不让我进去的话,我就直接去警察局报警,说你们遗弃未成年人。”

“报警?”

这话,显然是让那管家吓了一跳。

好不容易薄家人赴宴,景海云也颇为看重这场和薄家人的饭局。

今天早上薄少来的时候,景海云甚至警告过他们每个人。

今天要是出了岔子,景海云不仅会把他们赶出景家,还会让他们在海市无立足之地。

要是警察一来,这不是直接把今天的饭局彻底搅乱了吗。

不行,他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为了避免少女报警,江管家只好隔着门低声的对林萧然说道:

“我去和老爷说一声,你就在门口等我。”

说完,就快步的走了,似乎林萧然是什么能吃人的蛇蝎一样。

大厅里,景海云正和一群雍容富贵的薄家人高谈阔论着。

这时,管家忽然过来,轻声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使得他的脸色大变。

第四章:把脉

“什么,沈清萱来了?还说要见我?”

景海云心中大骇,连忙问道:

“你确定是她?那个该死的小崽子不是还呆在乡下吗,王叔连着给她下了六年的毒,她还没死?”

“不知道啊!”

管家现在也是慌得一脸的汗。

“千真万确,我一开始还以为她是上门讨钱的流浪汉,但是仔细一看,确实是那个小崽子……”

见到他们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通话,坐在他们对面的薄家人显然是有些不耐烦了。

特别是,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尊贵男人。

他虽然没有面露不快,可是那时不时扫过景海云的眼神,让景海云感觉到备受压力。

生怕薄家人生气,景海云快速的吩咐江管家:

“你看能不能花点钱把这小崽子打发走,要是花钱都打发不走,就让她去偏厅里等我,我自己亲自解决。”

得到景海云的首肯,江管家快速地走了。

等到管家来到门口开了门,林萧然依旧蹲在原地。

清了清嗓子,管家这才居高临下的望着这个单薄的女孩说道:

“你可以进来了,不过老爷现在很忙,他让我先带你去偏厅,等一下再来见你。”

林萧然从善如流的点头。

景海云能够让她进门,已经实属不易了。

想必,他心里是一百个个不乐意吧。

毕竟,他可是雇了人给他的亲生女儿投毒六年。

如果日后生活在这里,恐怕是龙潭虎穴一般的煎熬。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薄先生的黑月光”,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