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002 少年

“动了动了!她动了!”突然间间,她能听见声音了,这是道饱含着意外的惊喜的声音。谢琬下意识睁开眼睛眼,太阳光直直刺回来,使她又严禁不把眼睛闭上。“真醒了么?”又有轻脆中微带稚气未脱的声音响了来。这也不是在京师谢府外的大街上!谢琬伸出手摸了摸所及之处,粗燥而硌“真醒了么?”又有清脆中略带稚气的声音响起来。。...

大妆

推荐指数:10分

《大妆》在线阅读

“动了动了!她动了!”

忽然间,她能够听到声音了,这是道充满着惊喜的声音。谢琬下意识睁开眼,太阳光直直刺过来,使得她又不得不把眼睛闭上。

“真醒了么?”又有清脆中略带稚气的声音响起来。

这不是在京师谢府外的大街上!

谢琬伸手摸了摸所及之处,粗糙而硌手,像是片石砬地。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种地方,按理说,她被撞之后流了那么多血,理该死了才是。

她不会是在坟地里又苏醒过来了吧?她想起幼时随父母亲去给外公外婆上坟的坟山,又不禁收回了思绪。坟地旁怎么会有小孩子说话?这不会是坟地。

她试着深呼吸了两下,舒畅得很,只是喉咙很疼。动了动手脚,腿上也有些疼,但还能忍受,而且四肢很有活力。

她居然只是受了些小伤?

她再次了睁了睁眼睛,觉得能适应了,便双手撑地,飞快坐起来。

才睁眼,她的视线便瞬间对上了一张绝美如玉的小脸!那脸上略带稚气,双眼里有着微愕和欣喜。

她的惊愕更甚。她明明记得昏过去之前见到的那张脸是张大人的脸,为什么又变成了小孩?她视线下落停在他怀里,心里更如起了惊涛骇浪——她的左脚搁在他膝上,他似乎正在给她擦药。而不可思议的是,她身上穿的是女童穿的绣着五瓣梅的银白纱长衣长裤,而她的身子竟比原先缩小了约有三成!

她变小了,而且在这野外醒来!再看这四处,此处地势略高,却十分平坦,像是半山腰。

她都三十岁的高龄了,现在被一个绝美的小男孩在这半山腰揉腿?

“怎么了?很疼吗?”男孩看见她目瞪口呆的样子,手下不觉放得更轻了。方才欣喜于色的脸上,这会儿变得有些腼腆。

他约摸十二三岁,身旁是两名高大壮还挎着刀的护卫,不远处还停着辆马车。两名小厮挽着食盒倚在马车旁,不时往这边张望。

谢琬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实在太诡异了。

她忍住心中的惊疑,再度冷静地打量起四周,这是座并不高的山,眼下他们正处在通往山顶的大路旁,但是这座山显然不只一条路,因为不远处的山腰上也有三三两两的人群和马车在夕阳下行走。

山谷里的枫叶红了,山顶上的凉角有八个角,男孩的马车上插着茱萸。

这是重阳节!这山是黄石镇外的七星山!

世事如此巧合?谢琬有些发抖,顺手一摸项间,一个铜钱大的金灿灿的实心金锁露出来,锁上刻着个篆写的“琬”字。

这是她金锁没错。她此生只到过七星山一次,生平也只有一个刻着琬字的金锁。那是八岁时父亲亲手在八月十五的赏月宴上给她戴上的,只是后来哥哥落狱的时候为了打点狱卒而出手了。而正是八岁那年的重阳节,双亲就带着她上了七星山!

她整个人都发起抖来。她如果没有弄错,那么她又回到了八岁时父母亲双双坠崖而亡的那天!

那天正是重阳节。父母双亲见连日秋高气爽,便起了登高郊游的兴致,哥哥谢琅因为要温书准备考生员试,所以爹娘只带了她一起上山。然而到了半山腰时,所乘的马车侧翻下了山崖,父母亲都双亡了,而她则被母亲紧紧搂在怀里,只是撞得晕了过去。

她还记得那年坠崖救回来后昏迷了很多天,醒来的时候父母亲已经出殡。如果她真的回到了八岁,为什么又会在这里醒来?

是了,还有父亲母亲呢?!如果她提前醒来,那是不是说明他们也有可能没死?

她像是被针刺了一样,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推开这男孩朝四周崖边冲去。一面察看着崖下,她一面大声地呼喊爹娘,可是无论使多大劲喉咙里都发不出一点声音来,反而只感觉到钻心的疼痛。

男孩一心一意替她揉腿,被她突然抽了脚,立时怔住。但紧接着他也回了神,飞步冲上去,赶到崖边将她拦腰死死抱住,说道:“这里好危险,你不要乱走,小心再摔下去,就没命了!”

谢琬虽然有点瞧不起他的幼小,可是自己在小小的他怀里竟然动弹不得。她挣扎了一下无果,便安静下来,试着转过身,将他的手松开,拣了颗石子在地上写起字来。

她道:“我喉咙很疼,可能受伤了,说不出话。你有没有看见我的父母?”

男孩看完她的字,惊讶地道:“你居然会写字?”看到她凝重的表情,连忙又说道:“我在路旁的松树上发现你,并没有看到别的人。后来我觉得你不可能一个人在这儿,于是也让人去附近搜过了,并没发现有人。”

谢琬心一点点往下沉,老天把她送回来,却难道还是不能阻止悲剧的发生吗?

她还是不甘心地顺着男孩指给她的坠身之地往下爬,男孩死死把她拉住:“你不要找了,为什么你就那么肯定他们已经身亡?也许他们也在四处找你呢?我看,你不如先回家好了,省得到时候他们反而担心你。”

谢琬闻言停住身子,是啊,万一父母亲没有死呢?

她渐渐沉底的心又一分分地浮了起来。他说的没错,还是回去好了,家里那么多人,肯定比她一个人找要合适!

她抬眼看了下四周的地形,默默记在心里,然后又打量了这男孩几眼。她曾经在京师富户人家做过十来年女师,京中的世家子弟虽不认识,却见得多了,这孩子看起来就是那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公子哥儿,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独自带着下人来这里爬山,但是看起来却不像坏人。

她弯腰捡了石子,写道:“我家住在山下黄石镇,能麻烦您送我回去么?”

男孩定定地看着她一举一动,方才被她那么样打量着,两颊也不由得红起来,看见这话,他立即点头道:“太阳下山了,我们也回去了。我送你回去。”一会儿又盯着她的脚,紧蹙着眉头道:“你没有穿鞋袜,脚都流血了!你不要动,我先帮你把鞋袜穿好!”

说着,飞快回到了原处,将谢琬的鞋袜拿了过来,蹲下去,握住她光裸的左脚抬起来。

谢琬这才感觉到自己的脚底钻心地疼。她长到这么大从来没被陌生男子见过脸手颈部以外的肌肤,下意识地要缩脚,但当看见他抬起的小脸上如幽泉一般清澈的目光,又停住了。他不过是个孩子,如今她脚疼的厉害,让他帮一把也未尝不可。

“好了。我扶你上马车去。”

男孩冲她展颜一笑,笑容下的光彩直逼月华。

谢琬也由衷地冲他笑了笑,不管怎么样,重生回来第一个遇到的人竟是她的救命恩人,至少是祥兆。

马车很快到了黄石镇上柳叶巷的谢家宅子,谢琬不等护卫掀帘,自己先从帘子里钻了出来。谢琬回过头冲也已下车的男孩颌首,因为不能说话,于是屈膝向他行了个礼,然后点了点头,指着门楣上的“谢”字。

她看见护卫的腰牌上刻着个“魏”字,而他们又都操着京师口音,京师姓魏的人家,她只要用心去找,将来还是会找到的。

这样的贵公子,想必是不会指望她报恩,可如果来日有机会,她还是会竭尽所能。

男孩看着她这番举动,不由道:“我不过举手之劳,你不必放在心上。快快进去吧!”

门是虚掩的,谢琬也不再与他客套,颌首完便进了门内。

男孩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踩着马凳上车。

谢琬冲进院内,一人迎面与她撞了个满怀,看清她之后,她尖叫道:“你是人是鬼?!”

谢琬脸色沉下去。她认得这是仆妇李婶儿。她记得在母亲齐氏身边那会儿,家里人可不敢这么乍乎。

“怎么了?!”

齐氏身边的两名丫鬟玉雪和玉芳闻声冲出来,两人双眼肿成了核桃,看到谢琬也惊呆了,但是下一刻玉雪已经箭一般冲到她身边,捉紧她手臂道:“三姑娘!真的是三姑娘!三姑娘没死!”话没说完,那肿起的一双眼里又已经滚下一串泪珠来。

玉芳紧跟过来跪倒在谢琬脚下,抱住她泣不成声说道:“姑娘没事,真是太好了!您可知道,二爷和**奶他们已经,已经过世了!”

谢琬脑中如炸雷般轰地一声响过,身子随势摇晃。

父亲和母亲死了!他们真的还是死了?

她不会怀疑玉雪玉芬的话,不但因为这件事前世本来就已发生,还因为她对齐氏一向忠心耿耿。她们不可能拿这种事撒谎!

她两眼忽一阵发黑,扶住了门框。

“三姑娘!”

玉芳失声大叫,屋里仅剩的几个人全都冲出来了。

玉雪嘶声冲着他们道:“快去谢府通知罗管事啊!少爷还领着人在七星山找姑娘!快去让他们回来!”

几个人一愣,顿时又四散开去。

谢琬连受打击,前世多年磨难留给她的冷静和坚强却带到了这世,她意识却并未溃散,听得说谢琅带着人去七星山寻她了,又听到管事罗升在谢府祖屋,立即猜到父母亲的尸首定然已经送回了谢府,于是扯住玉雪的胳膊,一路拼命地拉着她往外走,一面遥遥指着清河县内谢府祖屋的方向。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大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