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001 楔子

谢琬跪在比例匀称的青石方砖地板上,把头垂到很低。“哥哥了病得很重了,大夫说拖但是这个年关将至,求太太高抬贵手,占时别把院子抽回去。太太如能答应下来,我不愿意结草衔环侍候太太左右!”天了入秋了,屋角紫金铜薰炉里燃着的银丝炭已发出融融暖意,谢琬却仍在发颤。“哥哥已经病得很重了,大夫说拖不过这个年关,求太太高抬贵手,暂时别把院子收回去。太太如能答应,我愿意结草衔环服侍太太左右!”。...

大妆

推荐指数:10分

《大妆》在线阅读

谢琬跪在匀称的青石方砖地板上,把头垂到很低。

“哥哥已经病得很重了,大夫说拖不过这个年关,求太太高抬贵手,暂时别把院子收回去。太太如能答应,我愿意结草衔环服侍太太左右!”

天已经入冬了,屋角紫金铜薰炉里燃着的银丝炭发出融融暖意,谢琬却仍在发抖。

她从来没有向谁低过头,也从来没有想过要向这个女人低头,可是为了让哥哥在最后的时光里过得安稳,她已经顾不得尊严了。

他们所住的狮子胡同的院子是赁来的,没想到,几天前房东竟已经把院子高价卖给了谢府。谢府高门大宅,如今的老爷是当朝阁老,家财万贯,怎么会看得上这样破落的小四合院?而且偏偏是她和哥哥唯一的栖身之所。

她知道,谢府不愿再给他们活路了,自打他们的祖父谢启功死后,谢府的人更加把这份迫切想灭掉他们二房的心思表露在面上。

可是,纵使她明知事实如此,也无力再改变。

如今的谢府已经是王氏母子的,祖籍清河县的人也只知道荣三爷而早忘了还曾有个原配嫡出的腾二爷。即使她与哥哥谢琅本是谢家唯一名正言顺的嫡房后嗣,也即使如今安享着谢家财富的本该是他们而不是王氏和她的儿子,现在再说这一切,都晚了。

像如今,她就仍只能放弃掉所有的尊严,跪在他们的面前,把头低到尘埃里,卑微地企求他们能够再给彼此留一丝余地。

谢家老夫人王氏高居于上首端坐,双目微闭,捻着手里一串紫檀木佛珠。

屋里很安静。佛珠的声音在空旷的花厅里显得格外响亮。

冷硬的地板硌得薄裳下谢琬的膝盖生疼,这也没办法,在她下跪之前,王氏说绒毡脏了,该洗了,于是让人把垫在地上的绒毡给收走了。

直到她跪得额角冒出了汗,顶上佛珠声才停了,转而传来王氏幽长地一声叹息:“这事,你可着实让我为难了。府里兰哥儿正在出天花,相国寺的大师说了,需得搬到东南方位住着才能驱邪避灾,狮子胡同正好就在东南。兰哥儿是你大伯的心肝儿肉,也是我的眼珠子,为了这事,你伯母到如今还躺在床上起不来,你说,我能不顾兰哥儿的死活么?”

谢琬蓦地抬起头,苍白而绝艳的脸整个儿都在颤抖:“可是狮子胡同不只一个院子,太太另找一处给兰哥儿将养也是一样啊!”她就不信,偏偏她们挑的那一处地方适合养病!她手上再没有丁点儿的余钱,京师房价又不低,她不可能再去别的地方赁到房子了,这么样搬出去,哥哥不是病死就是冻死!

哥哥要不是为她去找轻薄她的那户人家出气,怎么会落到被人家护院打到四肢全折的地步!

他是个文人,体面对他们来说是最要紧的,难道在他将死之时,她还要让他死的如此没有尊严吗?!

“那怎么一样?”王氏睁开眼,唇角扬起来,慢悠悠道:“大师说了,只有你们那一处院子才最合适。你如今既然以谢家人的身份求到我跟前,那么论理,兰哥儿就还得叫你声姑姑,你做姑姑的,该不会跟个孩子争地盘吧?”

说着,她又叹了口气,“不过,好歹你也是老太爷的骨血,外头拾荒的人求到门上来,我都会让人打赏几个,你来也不能让你白来一趟。”她顺手招来帘栊下的丫鬟,说道:“去拿些银子来让琬姑娘带去,做顿饱饭给琅少爷吃了好上路。就当是给咱们兰哥儿行善积德罢。”

丫鬃抿嘴一笑应了声是,回头,却从自己荷包里摸出几颗碎银子来,说道:“老太太,咱们屋里的银子都是大元宝,我听狮子胡同那房主说,三姑娘他们都几天没开伙了。钱多了只怕三姑娘劲儿小搬不动,我这里倒还有您昨儿赏的七八钱脂粉钱,不如就先给了三姑娘使去罢?”

王氏扫了眼,点头微笑:“真是个贴心的。只是委屈你了。”

丫鬟把银子递过来。

谢琬浑身热血上涌,身子直晃,看着那几颗比黄豆大不了多少的银子,颤抖着伸手接过。半晌后站起来,突然鼓作一口劲,猛地往王氏脸上掷去:“贱妇!你会遭天报应的!”

事发突然,王氏陡然间没避过,脸上挨了一记,歪倒在榻上。

丫鬟连忙惊叫着唤人来拿谢琬,又连忙上前搀扶王氏,屋里乱作一团。

谢琬咯咯大笑起来!

她憋了三十年,终于让王氏难堪了一回!

可是这轻飘飘的一记,又怎么能抵消三十年来谢府给予他们兄妹的苦难和耻辱!

如果可以,她宁愿不是谢家人!

如果还有机会,她绝对要让王氏和她的儿孙们反过来变成跪在她面前的那一个!

看着一屋子纷乱,许多事情顿时如潮水一般轰地涌上她眼前,使她变得也如眼前的场景一样纷乱!

有人冲她走来,她下意识地扭转身,箭一般地冲出门,朝着大门外奔跑。

府里的下人未曾来得及得知发生了什么,任由她冲上了大街。

街上车水马龙,即使是大清早,也车辘声不绝于耳。

她被接连而来的往事糊住了视线,看不到路,也看不见人,只听得一串疾促的马蹄声飞快驶进耳内,紧接着,她的身子就飞了起来,很快,她的脑袋撞到了硬物上,而后又砰地落到了地上。

她只觉脑袋里嗡地一声,便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可是她还能睁开眼,她看见自己倒在地上,鲜血以极快的速度从眼眶鼻腔耳孔还有嘴角涌出来,耳朵里轰隆隆地,一片殷红里,她依稀看见一张有着晨星一样明亮双眸的脸,在离她两尺远的距离焦急冲她呼喊着什么。

这张脸长得可真好看,即使看不十分清楚,可这轮廓也比以容貌著称的谢家的任何一个人都好看。

她揶揄地想着,又疲惫地把眼睛闭上。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大妆”,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