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四回 兄弟

众人劈头盖脸手忙脚乱,待安宁下去,月色已渐高。侍侯小姐用过饭,洗簌入眠后,秋菊和李妈妈在外间就着烛灯,做着针线。李妈妈抬起头问:“冬丫环,怎么老爷把小姐安排好到如此偏远的院子?这可怜巴巴带着来,既不闻也不问的,是个什么道理?”秋菊放下自己针线,站起身看了看侍候小姐用过饭,洗漱入睡后,冬梅和李妈妈在外间就着烛灯,做着针线。。...

蒋四小姐

推荐指数:10分

《蒋四小姐》在线阅读

众人一通手忙脚乱,待安定下来,月色已渐高。

侍候小姐用过饭,洗漱入睡后,冬梅和李妈妈在外间就着烛灯,做着针线。

李妈妈抬头问:“冬丫鬟,怎么老爷把小姐安排到如此偏僻的院子?这眼巴巴带着来,既不闻也不问的,是个什么道理?”

冬梅放下针线,起身看了看里间,见小姐睡着沉实,便轻轻带上门,压低了声说道:“妈妈糊涂。老爷突然致了仕,怕是这里面有文章。奶奶昨晚跟我透了个底,这事许是跟咱们二爷有关。不过不用怕,咱们奶奶说了,老爷是个聪明人,不会做那糊涂事。”

李妈妈颇有些伤感道:“这骨肉相连的,何至于这样。”

冬梅忙道:“妈妈,这可不是我们做下人能议论的事情。”

“只可怜我们小姐啊,才出狼窝,又进虎窝,一刻都没个停歇。菩萨保佑,以后小姐都平平安安,顺顺利利的!”李妈妈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

“要我说,咱们奶奶性子太软。为母则强,为了一双儿女,怎么着也得跟那人斗一斗。这几年,看她都张狂成什么样了?眼里除了太太、二爷,还有过谁?”

冬梅轻叹一声道:“我们奶奶是个良善人,做不出那些伤天害理的事,又是诗书人家出身,最是知书达礼不过。当年做姑娘的时候,就不爱算计人。太太偏疼周姨娘,不待见奶奶,二爷在当中受夹板气,四小姐又是这么个身子,三少爷还小,你倒说说,要奶奶怎么斗?”

“怎么斗?该怎么斗就怎么斗!也好过如今被人骑在头上往死了欺负。”李嬷嬷越说越气愤,行针的手慢了下来。

冬梅冷笑道:“那周姨娘也不过是背靠着大树罢了。咱们奶奶也不是好拿捏的,到底是读过几年书的,心中自有丘壑。真论起来,周姨娘哪里是她的对手?不过是看着两个孩子都太小,她又是个儿女心重的,怕有个闪失罢了。妈妈忘了四小姐那一身的病是如何来的了?”

李妈妈重重的叹了口气道:“四小姐从落地就喝我的奶,我怎么能忘!”

“李妈妈,你是过来人,婆婆想要治媳妇,一治一个准,怎么搓揉都成。太太多精的一个人,你说那几个要有个好歹,都是太太心尖上的人,不用深想,就知道是咱们奶奶动的手脚。原本就一直找着借口呢,这下倒好,白白给人送上门去。”

李妈妈豁然开朗,怪不得奶奶生生忍着,可不是这个理?

“好在二爷对咱们奶奶,明面上冷着,暗地里却紧得很,只不过碍着太太,不得不疏远罢了。这下奶奶当了家,慢慢整治一番,也不怕她们去。明儿个我回了老爷,请福管家到县上买几个伶俐的丫鬟回来。妈妈你费心**一番,不能让四小姐短了人手。”

李妈妈正欲应下,却听冬梅幽幽又道:“妈妈,你说四小姐的病要不要求求老爷在镇上找个大夫再瞧瞧?”

李妈妈叹道:“奶奶在苏州府找了多少名医,花了多少银子,也没看出个好歹来。乡下豆大点地方,能有什么好大夫?倒不如安安稳稳的把日子过起来再说。”

冬梅微微一叹,觉得李妈妈说得在理,也就歇了这份心思。两人又说些了银钱、衣物、吃食上的安排,渐渐的外间才没了声响。

蒋欣瑶躺在床塌上,两眼无神的看着上方藕色绣花帐,想着了另一个世界的女儿,忽又笑起来。

也是,自己这个身子才五岁,倒在想着快七岁的囡囡,要说给人听,还不把人吓死。

一年多了,回去的可能性越来越小,这具身子却似小树般一日日长大。可惜的是,还是棵病树!

“蒋欣瑶,你是继续准备睡深梦死呢,还是好好活着。”说完,猛得捂住小嘴。哎,再不说话,都似乎忘了自己还有这项功能。

罢了,管他是狼窝虎穴,还是虎窟狼窝,既来之则安之,她都是不怕的。大不了一死,死了说不定就回去了。想那么多做什么?还尽费脑子。

……

老宅正房堂屋里,蒋振端坐在上首。地下跪着蒋福、蒋全两人。

蒋全抬头,面有犹豫道:“老爷,南边都找过了,能出去的人,能动的线,都在苦找,还没有消息回来。北边这时节,天寒地冻,路上走得费劲,得等些时日。”

蒋全今年四十出头,浓眉、大眼、身量中等,一身短褂干净利落。

“老爷去通州府办差的消息是锦夫人身边的小丫鬟如意,透露给周家金铺的伙计,再书信到苏州府的。人是二爷送走的,走的陆路。据守城门的护卫说卯时城门开,共有五辆马车先后出的城门,分走东西南北四条线,还有一辆不到一柱香的时间又回来了。”

稍停了停,蒋全又说道:“太太把京城的房和地,卖给了城东纪家,共得了两万六千两银子。锦夫人身边的人都卖了,七零八落的,也不好找,如意进了侯府当差。宅子里值钱的东西,太太都搬进了库房。翠玉轩的东西,蒋福收着,安全的很。”

蒋全眼中精光一闪,压低了声道:“老爷,听人说那日锦夫人穿的是紫色盘金银的袄子。”

蒋振眼睛顿时一亮,急道:“当真?”

“应该错不了!”

紫色盘金银的袄子,那么这母子俩……

片刻,蒋振脸色稍缓道:“蒋全,这些天,你也辛苦了,吩咐下去,每人赏五两银子。该盯的人盯紧了,再多派些人手往北边去。”

“是,老爷!”

蒋振看了看一旁的蒋福,道:“明日派人去柳口胡同,让兴老爷来见我一面。再去人牙子那买几个伶俐的丫鬟来,让四小姐选。这事宏生家的走时求过我,可别委屈了我那好孙女。四小姐住的地方,多派些人照看着。要什么,都备齐全了。”

蒋福,蒋全对视了一眼,心中微动,齐称:“是”。

蒋福搓了搓手,强笑道:“好几年了,老爷都没回来过,这次也可以好好歇歇了。明儿个,我让庄子上把最新鲜的吃食送过来,老爷也尝尝。”

蒋福的小眼睛在他胖胖的脸上,显得比较抽象,笑起很有几分喜庆。

蒋振听了,愁眉更盛:“你们跟着我也多年了,有什么事,我也不瞒着。以后就老死在这里吧,能把锦心、宏远找到,我就无所求了。其它的,他们要拿,就都拿去吧。从明天起,那边来人,一律称病不见。每月十五,把四小姐的衣食住行报给二房,省得她娘老子担心。”

说完猛的咳了起来,蒋福立马上前把茶水换了热的拿来,侍候蒋振进里屋睡下。

当天夜里,蒋振发起烧来。蒋全连夜请了大夫,只说是怒火攻心,寒邪入侵,脾弱体虚,致水火心肾不能既济,当即开了药方,抓了药。

说来也正常,自爱妾、小儿了无音讯,蒋振便东奔西走,心力憔悴,没有一天不为两人担惊受怕的。一日能睡几个时辰,都算是好的,更多的时间是睁着眼睛到天亮。再加上饮食不济,几个月下来,就是铁人也吃不消,何况蒋振今年已五十有四。一回到祖屋,除了失踪的两人牵挂于心,万事尘埃落定。心头松懈,自然就邪风入体了。

蒋振喝下药,捂着被子实打实的发了身汗,方才觉着身上舒坦些。蒋福用热热的水给老爷擦了身子,一夜安睡到天亮。

哪知第二日,又发起烧了。人一上了年纪,身子骨便弱,病就有了反复,如此这般,在床上躺了有半月才将将好些。

……

蒋兴接着讯,回到老宅。正遇见大哥病倒在床上,两个加起来有百岁的老人,都到了风烛残年时候,乍一见面,兄弟两人抱头痛哭。

蒋振从小就宠爱这个弟弟。父母过世前,唯一放不下的便是么儿。蒋振对着双亲发过誓,一辈子照顾好弟弟。

蒋兴长年生活在苏州府,与蒋振难得见上一面。表面看这些年都靠着蒋振生活,其实私底下帮蒋振打理着各色铺子。

蒋振三言两语便把这些日子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蒋兴。

蒋兴听罢,恨道:“大哥,周氏忒狠毒。她那日拿着房契、银子来找我时,我就料到有事发生,便先应下,只等大哥回来再商议。哪料到竟是如此!唉,大哥,是我没用,没看住她。”

蒋振摇头道:“二弟,此事怪不得你。如今我致了仕,身子又是这样,再护不住你了。这辈子,大哥欠你的怕是还不清了,等来世咱们再做兄弟,大哥再好好照顾你。”

蒋兴见长兄面色枯黄,瘦骨嶙峋,又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不由的涕泪均下:“大哥,我们兄弟之间不需要讲这些,这些年,只苦了你。锦心母子,我帮着打听打听。你不要急,先把身体养好再说,总是来日方才。”

蒋振见兄弟流泪,也忍不住红了眼眶道:“二弟,那些个铺子以后便是你的。大哥让你私下帮着打理就是存了这个心思。这里有两万银子,我早就帮你存在苏州府银庄上,你收好了。大哥能做的也只这些了,以后,都得靠你自己了。”

蒋兴泣道:“大哥,如今你都这样了,还顾着我做什么?眼下找人,正是用钱的时候,你留着用。铺子都是你出钱又出力的,怎能都给了我?”

蒋振脸色一板,咳嗽了几声道:“我让你拿,你就拿。为官这些年,哥哥我这些个家底还是有的。你的性子我是知道的,最是个闲散的人,好在儿子女儿也都孝顺。以后远着那府里些,关起门来过清静日子,方才是正理。”

蒋兴含泪点头。兄弟俩都是儿孙成群的人,按理说老一辈不在了,早该分了家,蒋振重情,硬生生拖到现在。

俩人说了一番话,蒋振又交待了些别的事,这才忍痛分开。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蒋四小姐”,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