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锦炎轻轻的呆住了,夏思涵望着李锦炎的样子,而已吻得更深了。等那一拨人走了后,夏思涵这才松绑了李锦炎,淡淡的地说:“我会主要负责的。”李锦炎脸刷的一下红了,这句话也不是他该对思涵说的,为什么思涵给他说了一句这样的话。“我也会对你主要负责的。”李锦炎等那一拨人走了之后,夏思涵这才放开了李锦炎,淡淡的说道:“我会负责的。”。...

李锦炎微微的愣住了,夏思涵看着李锦炎的样子,只是吻得更深了。

等那一拨人走了之后,夏思涵这才放开了李锦炎,淡淡的说道:“我会负责的。”

李锦炎脸刷的一下红了,这句话不是他该对思涵说的,为什么思涵给他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我也会对你负责的。”李锦炎小声的说道。

两个人在集市逛了一圈,掂量着口袋里的钱,临走时候李母又说让夏思涵看着花,只是这米真的很贵,两天在李家一粒米都没吃到,想必李家真的很穷。

便称了半袋米,一些糖果,回到李家。

李家此时已经收拾干净,大红的喜字也贴上了。

就在夏思涵和李锦炎刚进门,就出现了一个女子。

女子盈盈一握的腰肢,肤如白雪,灵动的大眼睛带着一丝哀怨的看着李锦炎。

“我先进去了,想必这位姑娘是找你的。”夏思涵说完朝着屋里走去。

李锦炎看着那名女子,朝着院子外走去。

“若夏,别挣扎了,这是上天注定的缘分,我爱夏思涵。”李锦炎开口说道的第一句话。

“锦炎哥哥,难道你忘了我们青梅竹马的情谊了吗?你是为了结婚减轻赋税娶那个来历不明的姑娘吧?你在等等我,我一定会说通我爹的。”李若夏伸出双臂,环抱在李锦炎的腰上。轻轻的哭泣着。

李锦炎转身,一把推开了李若夏,“于情于理不和,我已经准备和夏思涵成婚了,她便是我的妻子,我和你有太多的牵连,怕是她不高兴了。”

河边杨柳依依,清澈的河水缓缓地流动着,杨柳下站着一男一女,女的俏丽,男的清秀挺拔。

“我回去了,别来找我了,我们这一辈子也不可能。”李锦炎甩开李若夏,朝着回家的方向走去。

回到家里,他根本不知道如何解释刘若夏的事情。只是呆呆的站在院子外,不敢朝房里走去。

李母见儿子呆呆的样子,开口便问:“若夏回去了吧?”

“回去了母亲,我和若夏已经是过去了,以后我会好好对待夏思涵的。”李锦炎开口便是这一句。

夏思涵走到了院子里,看着李锦炎站在这里,难道李若夏就这样的好打发?明明记得前世的李锦炎爱过李若夏,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分开的,但是他还为了这一段感情惋惜了。

也许可以帮李锦炎赚更多的钱,里正也不会嫌弃李锦炎,那时候她是一个什么地位,没有人能说的清楚。

“思涵,我和若夏……”李锦炎还未说完。

夏思涵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句,我知道了。

李锦炎不解的看着夏思涵,越想越害怕,难道夏思涵反悔了?心扑通扑通的跳,几经回转,才开口弱弱的问道:“你不会是想悔婚吧?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没有。”清脆的声音从夏思涵的嘴巴里说了出来。

让李锦炎微微一愣,心中的纠结又剩了几分,“思涵,前边的事情我不能把控,但是从今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对你的。”

“嗯。”夏思涵双眸含笑的望着李锦炎,这个李锦炎一直解释这件事情,但是他从来都不知道,她们之间的事情,她知道的一清二楚,又何必解释呢?

不愉快过后,夏思涵换上了新娘的衣服,而李家没几个人来,门庭冷清,正应了哪句人隔壁无人问,富在深山有客来。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夏思涵匆匆的被丢进了洞房里,而李锦炎又陪着宾客喝了一些水酒,入屋的时候已经接近子时。

这一场婚礼虽没有前世的华丽,但是每一个人都带着真挚的笑容。

“思涵,我娶到你了。”李锦炎面色红润的说道。

“锦炎,对不起,我利用了你。”夏思涵说道这里,声音越来越弱,的确是他利用了李锦炎,躲避了夏家的搜捕,她不想在回到过去,不想做以前的夏思涵,不想被家人算计,最后在冷宫里被凌迟致死。

心疼的无法呼吸,似乎每一种疼痛,不停的折磨着夏思涵。

见李锦炎没有应声,还以为李锦炎后悔了,这一刻似乎她也后悔将一切托盘而出,准备承受李锦炎的怒火,在回头的一瞬间,李锦炎早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望着大红的鸳鸯被子,夏思涵淡淡的一笑。

第二天起床,夏思涵找空闪进空间里,昨日还有些肥硕的兔子,现在身后跟了一群小兔子,这繁殖能力没谁了?

买些小鸡放到里边会不会有同样的效果,夏思涵想了许久也没有想出答案,此时的李锦炎轻轻的喊道:“思涵。”

夏思涵吓了一跳,赶紧闪出空间,顺便抓了一只肥硕的兔子。

“锦炎,我在这里。”

李锦炎见院落中的夏思涵手中提着一只兔子,便开口询问道:“你又上山了,最近刚下雨,山上湿滑的很,下次若是想去,我和你一起。”

见着李锦炎眉头紧蹙,夏思涵也不好在说什么,只是淡淡的应下了。

“这兔子,你若是喜欢就养在家里,我去上山打些猎物来,不然很难熬过这个春天。”李锦炎开口说道。

夏思涵根本不愿意李锦炎上山,但是确实家中不富裕,也没有理由去阻止,只能放李锦炎上山。

在山上,李锦炎仿佛回归了大自然,看着活动乱跳的山鸡,还有不远处的动物,嘴角微微的勾起,若是能猎个野猪,就能给夏思涵买一个真簪子了。只是不知道思涵喜欢什么样的簪子,昨天真是喝的有点多,竟然不记得昨天的事情。

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昨天到底洞房了没有?在李锦炎的思索中,一只野鸡很快上套了,李锦炎欢快的捡起野鸡,挂在身上,朝着大山深处走去。

不知不觉的越走越远,此时根本没注意到,危险越来越近。

大山的深处,一头黑熊懒洋洋的躺在一块大石头上。

直到李锦炎走近,大熊一声怒吼,似乎在宣誓这是他的地盘一般。李锦炎急忙拿着手中的弓弩,对着大熊三箭其发,一只箭正好射中大熊的眼睛。

大熊更怒了,对着李锦炎就是一爪子,深可见骨。

李锦炎此时感觉到了害怕,但是若是跑,只怕大熊更是穷追不舍,只能再次拿出弓弩,将大熊的另外一只眼睛也射中,接着捡起地上的石头,将石头不断的抛向四面八方。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锦绣田园”,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