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国6年漫天花雨流转,美的像是童话。那是她第一次走入夏家,高挺威仪的漆红大门上有金色的铆钉,门上的除了两个铁环,在大门的两侧位置摆放着两个威风凛凛的石狮子。家仆见状扣门,大门便被再打开了,入院检查就是亭台楼阁九曲回肠,园中开着不国内知名的花,风吹,落了一地那是她第一次走进夏家,高挺威严的漆红大门上有金色的铆钉,门上的还有两个铁环,在大门的两侧摆放着两个威武的石狮子。小厮上前扣门,大门便被打开了,入院便是亭台楼阁九曲回肠,园中开着不知名的花,风吹,落了一地红。入了后院,荷花池里成群结伴的鱼游来游去。。...

慕容国7年

漫天花雨流转,美的像是童话。

那是她第一次走进夏家,高挺威严的漆红大门上有金色的铆钉,门上的还有两个铁环,在大门的两侧摆放着两个威武的石狮子。小厮上前扣门,大门便被打开了,入院便是亭台楼阁九曲回肠,园中开着不知名的花,风吹,落了一地红。入了后院,荷花池里成群结伴的鱼游来游去。

而这,华丽壮观的大院,以后便是她的家。

那天她很是高兴,恭顺的喊了一声父亲……

两个少女一个笑颜如花的绝代美女,一个损人不利己。

两人一前一后的喊了声姐姐……

身后成群的仆人,他们穿着细棉布的衣裳,恭敬地喊了一声“小姐。”

谁知这声爹爹,这声姐姐,这声小姐是将他推入皇宫的棋子,一颗铺路的棋子。

窗外又飘起了雪花,又是一年。

记得初入皇宫时候,那一年十六岁。与心爱的大婚过后,来宫里谢恩。

凤仪殿里成排的嫔妃,自然而然的谈论着刘妃之死。

刘妃之死,一直是一个秘密,一个皇家不外传的丑闻,他们说,刘妃与人私通被撞见,皇上下旨赐死了她。

刘妃膝下有一子,名叫慕容瑜,也是她大婚的夫君,自然也是皇族中最不受宠的皇子。

那日,皇后带头说的起劲,故意折辱她与慕容瑜,那日便暗中发誓,一定要帮他拿下九五之尊之位。

回到府中,闷闷不乐,他开口便说:“离开我,我是无用的男人。”

她紧紧地抱住他,“不是无用,需要忍耐。”

那天温存过后,他便说:睿王要杀他

她眉头紧锁,待到春猎大会。

与他筹谋,将刺杀新宠贵妃罪名安插在睿王身上。

那天皇上勃然大怒,将睿王发配大牢,睿王不堪其辱,最终在大牢中自缢身亡。

慕容国十二年

戎国在边境滋事,导致边陲地区动荡。

他与太子一起请旨,去了慕容国的边陲之地。

那夜她乔装混进军营里,一路跋山涉水,三个月,到达慕容国的边境。

不日战事吃紧,他被敌人诱敌深入,入了戎国的埋伏。

她紧跟其后,终究在箭羽穿过的时刻,她救下他,两人换了斗篷,她在穿着他的斗篷入了深山,一入深山,十天后才出来。

那年后,他打败戎国。太子遭到了责罚。

自此以后如鱼得水。

慕容国十五年

她终日陪着太后下棋,赏花,游园、烹茶。

有一次便故意说道:太子殿下私藏龙袍。

太后的脸色变了一变,立刻下旨,查封太子府,果然在太子府找到焕然一新的龙袍。

原本这件事情可大可小,但太后早与皇后嫌隙太深。那日皇后求见,太后便不见。

皇后在长乐宫门口跪了足足两天,日晒风吹的。

而太后没有一丝要放弃的意思,一一的差人将皇后打发了回去。

不日,太子被发配到极寒的地界,别说造反,哪里经常食不果腹。

自此以后,她和慕容瑜的地位无人能及。

而此时的皇族,只剩下的也是一些没有实力的皇子。

慕容国十七年

他被册封为太子,她顺理成章的成了太子妃,而放眼整个太子府只有她一个太子妃。连通房小妾都不曾有。

直到直到……

直到慕容国二十一年

皇帝驾崩,太子慕容瑜即位。

那天也是漫天雪花飞舞,美的如同童话一般,她搬进了凤仪殿。

凤仪殿里的一切摆设还如以前一样,只是她搬了进来。

似乎这个凤仪殿有着某种魔力,凡是住过这里的女人,不幸就准备上演。

那年搬进凤仪殿还不足一年……

那天她得知怀孕了,想要将这个好消息告诉慕容瑜,然而慕容瑜不请自来,却不是来贺喜的,而是携着夏迎雪一起来的。

“皇上,你……”她满眸的不信。

“来人下旨,皇后犯了七出之条无子。废去。”

“皇上,你在说什么?”夏思涵有些急了的问道。

“说什么你还不懂吗?你无子。”慕容瑜淡淡一笑,深邃的眸子泛出可怕的眼神,一字一句的说道:“很快就没有了。”

她双眸圆争,咬破了嘴唇,开口说道:“皇上的意思是?”

一个巴掌落下,夏思涵一个趔趄落地。她抬头不可思议的望着慕容瑜。

然而……

直到……

厚重的金丝线龙靴,踩在她的小腹上。

小腹一阵抽疼,疼的钻心入股,身下的暖流越来越多,像是某种生命迹象慢慢的脱离体内。

到这一刻她才恍然,原来他只不过是利用她。

“皇上,你放过姐姐吧。”那个曾经笑颜如花美艳动人的夏迎雪上前,跪在慕容瑜面前。

“好,迎雪。朕不日就要册封你为皇后。”

夏思涵心中一片恶寒,想起曾经第一次入凤仪殿的情形,那时候他不过是一个被皇族耻笑的人,而她陪他度过了几载,换来所有的荣耀与富贵。

这一刻他都要送给另外一个人,这个人还是曾经的二妹。

从他的眼神中看出了宠溺,她孱弱的从冰凉的地上起来,双眸怒视着慕容瑜,“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爱,你一个私生女何德何能?能配的上我的便是善良纯真的夏迎雪……”嘴角划过的一丝轻蔑的笑容。像是看着一个极其厌恶的东西。

身心剧痛,她想站立起来,扯掉发髻间的凤钗,狠狠地朝着夏迎雪戳了过去,来不及躲避的夏迎雪眼睁睁的看着凤钗插入身体的瞬间。

一个殷实的臂膀将她搂在怀中,笑颜如花的看着那个人,“姐姐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为什么?”夏思涵满眼剧痛全是伤,“为了她值得吗?”

“来人,皇后刺杀朕,处以凌迟。即可执行。”说完便抱着夏迎雪一步步的走出了凤仪殿。

身上的肉一片片被剥离,似乎感觉不到任何疼痛,苍白如纸的面孔上的双眸,满满的写着不甘、失望、恨意滔天。

此时,身上的肉已经去了一大半,漏出森森的白骨,而她如同一个没有生机的木头一般,空洞的双眸,看着远方。

若有来世,不入夏家门,一世平凡与心爱的人相守相望。

推荐阅读: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重生锦绣田园”,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