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好陈星言是戴着斗笠的,上面除了一层黑纱遮着,不然的话,选定让人家看见她红扑扑的脸蛋儿了。猫听着几个妇人恭喜恭喜他都快娶媳妇了,便心情很不错地傻乐着。小牛望着大哥带回去这么多东西,自然而然是有些惊讶。“大哥,你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这得花多少钱呀!”“大熊听着几个妇人恭喜他快要娶媳妇了,便心情不错地傻笑着。。...

好在陈星言是戴着斗笠的,上面还有一层黑纱遮着,要不然,指定让人家看到她红扑扑的脸蛋儿了。

大熊听着几个妇人恭喜他快要娶媳妇了,便心情不错地傻笑着。

小牛看着大哥带回来这么多东西,自然是有些吃惊。

“大哥,你怎么买了这么多东西?这得花多少钱呀!”

“嗯。你大嫂在山里挖了几株药材,卖了钱。”

小牛听地一愣神,下意识就去看已经摘下斗笠的大嫂。

陈星言只是冲他笑笑,然后就进屋了。

几人都进了屋,卢老憨和王氏两人一商量,便道:“咱们家挖了药材这事儿,不能往外传。只说是大熊回乡时攒了些军饷便好。”

大熊瓮声瓮气地应了,小牛则是乐呵呵地看着王氏收拾这些东西们。

大熊买回来的东西,除了几个小瓶子,都给放到堂屋了。

“小牛,这是给你抓的药,大夫给开了七天的,你在家好好喝药。”

小牛的表情说不上是感动还是紧张,嗫嚅了半天才道:“大哥,我,我不用再吃药了。”

大熊只是淡淡地睨了一眼过去,吓得小牛脖子一缩,立马改口,“喝,我一定一滴都不剩。”

大熊满意地点点头,这才回了自己屋子。

卢老憨看着大熊带回来的这些粮食,面色复杂,好半晌才重重地叹了口气,“多亏了大熊呀!”

王氏不知想起了什么,眼睛泛湿,抹了一下道:“是呀,如果不是大熊回来了,还惦记着咱们,这日子还不知道能不能过下去了。”

大熊这次买回来的大米并不多,主要买的都是一些粗粮,有高粱米,也有玉米糁。

其实大熊可以直接买玉米,回来之后再自己磨成糁子就可以了,那个还便宜一些。

只是大熊掂量之后,还是觉得买成品更方便,主要是他还有其它的事情要做,而家里头总共就只有两个成年的劳动力,买了玉米回来,谁去磨?

大熊一连两天都跟着卢老憨下地,家里的几亩田基本上也差不多收拾好了。

回去的路上,遇到了卢二柱和陈小芳。

两人看见大熊就走不动道了,一脸欲言又止的样子,却让大熊微微皱眉。

这是他的亲生爹娘,可是当自己被人算计地几乎没命的时候,他们却不曾站出来为自己争取过。

不管是出于对祖父的孝道,还是因为他们自己过于懦弱,卢大熊都不是很想搭理他们。

“大熊!”陈小芳红着眼睛先开口了。

卢大熊伸手将卢老憨手里的家伙什儿接过来,然后扭头道:“婶子有事吗?”

婶子?

陈小芳的脸都变了!

仔细想想,他们这个儿子已经过继出去十几年了,按村子里的规矩,他们夫妻俩的确已经不再是大熊的父母了。

所以人家叫她婶子,也没毛病。

见他们不说话,大熊也懒得再跟他们耗,“爹,走吧。后晌我自己下地就成,也没多少活了。”

卢老憨一脸欣慰道:“诶,成!”

看着这父子俩慢悠悠地往家赶,陈小芳到底是没忍住,大哭了起来。

“我的儿呀!我的大熊呀,这怎么就成了别人家的孩子了!”

卢二柱闷不吭声,那黑黝黝的脸上,也闪过了一抹难堪与苦涩。

当年他们没能拦着儿子被过继出去,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行了,回吧。”

卢大熊进屋看到媳妇在摆弄着一盆花草,绷着脸走过去,“喜欢这个?”

陈星言看看花,再看看他,“这是小牛从山脚下挖回来的,我瞧着挺好看,就先这样养着了。”

卢大熊嗯了一声,干脆坐在她旁边,也不说话,就只是静静地看着她侍弄这个东西。

等陈星言弄好,卢大熊又闷不吭声地给她端了温水进来帮她洗手。

“大熊,我还想着上山呢,你看能不能带我一起去?”

卢大熊皱眉,“山里危险。”

“有你在,你会护着我的,是不?”

“我一个人去就行。”

陈星言早就想好了借口,“可是我懂药草,我会分辨,知道什么东西值钱,这东西应该怎么挖,你不懂,就算是在你脚底下踩过去了,你都认不出来的。”

卢大熊还是没说话。

陈星言又转了转眼珠子,轻轻地扯了一下他的衣袖道:“你还想要跟我成亲吗?”

卢大熊的眼睛立马放光,点点头,“想!”

“可是你看家里现在这个情况,怎么成亲呀?你也看出来了,我出身书香门第,不说非得嫁给官爷公子吧,可是至少得有像样的宅院吧?”

卢大熊看着眼前这娇媚的女子,想着人家说地也没错呀。

现在就他家这几间的土坯房子,的确是太过于寒碜了些。

而且,人家长地这么漂亮,只是想要一座像样的宅院,这多正常呀!

陈星言看他眼神动了动,就知道自己的话他听进去了。

“咱们现在只能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挖药材卖钱,这是最快挣钱的法子了。等你建好了大宅院,我就跟你成亲,如何?”

卢大熊一脸不满地看着她,“没有宅院你也是我媳妇儿!”

陈星言一噎,气地扭过头去,“你这哪是把我当妻子了,分明就是把我当成了你的奴婢!我好歹也是读过书学过礼的,被你这般作践,我倒不如死了的好!”

这话当然不是真心的,只是为了故意气气这个大笨熊。

她就不信,这头蠢熊听不明白她的意思。

果然,卢大熊急了,一把将人给箍进了怀里,“不许乱说话!”

陈星言挣扎了几下无果,只得放弃。

卢大熊见她不动了,便将下巴搁在了她的头顶,轻轻磨了几下,“我带你上山,一切得听我的。”

陈星言心中一喜,“好!”

卢大熊当天晚上,就去了一趟卢二柱家。

不过不是去找他的亲生父亲的,而是去找他的亲弟弟,卢三豹!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越后,我天天想和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