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星言在这里住了半个月后,终于等到被不允许和王氏一同回去挖野菜了。这对于陈星言来说,自然而然是一个无比弥足珍贵的机会。卢大熊不曾将陈星言的来历说其它人,就是卢老憨和王氏也是不不知情的。因为不明白陈星言是被大熊‘危胁’且‘强娶’的媳妇,因为,王氏对她很安心这对于陈星言来说,自然是一个无比珍贵的机会。。...

陈星言在这里住了半个月后,终于被允许和王氏一起出去挖野菜了。

这对于陈星言来说,自然是一个无比珍贵的机会。

卢大熊未曾将陈星言的来历告诉其它人,便是卢老憨和王氏也是不知情的。

因为不知道陈星言是被大熊‘威胁’且‘强娶’的媳妇,所以,王氏对她很放心。

“娘,我刚刚看到几位嫂嫂去了那边,我也过去看看吧,正想着吃些笋子呢,若是有嫩的,也好挖回来。”

陈星言是直接以卢大熊的媳妇的身份来的,自然就得叫她叫娘了。

“去吧。”

王氏丝毫不担心这个儿媳妇会跑了,再说了,就算是跑,哪能往山里跑?山里的野兽可是会吃人的。

“对了,你小心些,别往里面走,别落了单。”

“知道了,娘。”

陈星言胳膊上挎着篮子,手里还拿着一把小镰刀,慢慢地往上走。

起初,陈星言也的确是跟几位年长的女子一起采菌子,或者是偶尔挖一两颗的细笋,只是走着走着,便只余她一人了。

陈星言的身体已经大好,不再似以往那般娇弱,稍微将裙摆往上提了提,在腰间一掖,然后便快速地奔跑起来。

只是这她的灵魂力强大,可是这具身体也委实是缺少锻炼,跑了不足百米,便已是气喘吁吁。

大意了!

早知道就应该先在村子里好好地锻炼一下.体能的。

陈星言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她知道自己能随意支配的时间不多,眼看四下无人,便开始释放自己的异能了。

她需要知道,具体在什么方位可以挖到有价值的东西。

不一定非得是人参。

那东西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哪是那么容易挖到的?

不过既然是深山老林,那肯定是有好东西的。

不一会儿,陈星言就收到了这里草木给她的反馈。

在她的左手边,再往前走大约五十米,然后再往左走一段路,大概就能看到了。

她刚刚通过感知,可以确定是一味珍贵的药材。

无叶无根,应该是天麻!

陈星言是木系异能,而且在生前正好是学的中医,虽然还没等毕业就出了事,可是基本的辨别药材的能力,她还是有的。

天麻无根,无绿色叶片,常年以块茎潜居于土中。营养方式特殊,专从侵入体内的蜜环菌菌丝取得营养,生长发育。

如果她所料不差的话,这个时代的天麻,那价格可是相当的昂贵。

虽然也有药农,有些地方会有大片的药田。

可是天麻喜凉爽、湿润环境,怕冻、怕旱、怕高温,并怕积水。

最主要的是,天麻无根,就冲这一点,普通百姓很难种植这个东西。

陈星言其实已经有些累了,可是想到了自己天天喝着玉米碴子粥,实在是剌嗓子。

最主要的是全家估计就她一个人能吃饱。

陈星言现在无比怀念自己当初六级的异能了,现在她的异能等级已经跌到了二级,勉强能用来找找东西,想要操控这些植物,也不知道是否可行。

心念一动,陈星言想试试。

半晌后,无果!

陈星言无奈地叹口气,只好认命地继续往前走。

终于,累地半死的时候,找到了天麻!

而且,还不是一两株。

陈星言别提有多高兴了,赶紧下手就挖。

正挖地起劲呢,就听到了一声哼哼。

这声音不太对呀!

不像是人发出的声音。

一瞬间,陈星言全身的血液都要僵住了。

她慢慢地扭头,果然看到了一只不算特别肥大的野猪,正在不远处溜达呢。

陈星言看了一眼自己挖到的成果,估计有五六斤重了。

紧紧地握住了小镰刀,然后再次试着操纵木系异能,不求别的,只求能保住她一条小命就成。

野猪已经发现了她,并且快速地向她的方向跑来。

陈星言吓得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儿,越是这种紧张时刻,越是不能被吓到!

陈星言猛地释放出自己体内仅存的异能,就在野猪离她不过数尺距离之时,陈星言的脸色瞬间煞白!

然后就看到了那只野猪嗷嗷地叫了起来。

它被困住了!

地上的那些草和藤蔓,都成为了陈星言手中的利器,将那只野猪的四肢紧紧地缠绕了起来。

这是陈星言来这里后,第一次彻底地使用异能,整个人站起来,就有些晕晕乎乎的了。

她知道,自己现在这样,想要上前去解决了那只野猪简直就是说笑。

陈星言现在浑身上下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而且脑子里还一阵接一阵的刺痛。

这是异能使用过度的后果。

头上的虚汗跟小雨滴似的,拼命往下掉。

陈星言勉强提起了篮子,然后一步一步艰难地逃离这里。

她还不敢松懈,因为她现在离这只野猪还太近了。

一旦她一松劲,那么野猪就会重获自由,那她的小命就惨了!

陈星言跌跌撞撞,也不知道跑了有多久,感觉脚像是踩在了棉花上一样,周围的树木也开始晃动了起来。

陈星言似乎是听到了那头熊瓮声瓮气地叫着自己的名字,好像看到了跟大山一样的男人向她跑过来。

再然后,陈星言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再醒过来的时候,陈星言才发现是在家里。

“醒了?”

陈星言循声望去,正是黑着一张脸的大熊。

“嗯。我昏倒前是你在我身边吗?”

大熊黑脸点了点头,然后给她端了一碗水过来。

陈星言喝了大半碗,才觉得自己身上又有了力气。

慢慢地坐了起来,“我的篮子呢?”

大熊一脸复杂地看了她好一会儿,这才从一旁的角落里将篮子拎过来。

陈星言连忙翻看,发现自己挖到的天麻还在,别提多高兴了。

“还好,没丢了。这可都是宝贝,等明天你带我去镇上一趟,我们把这些卖了,就有银钱了。”

卢大熊一声不吭,一屁.股坐在了床沿儿上,然后面带不悦地狠狠地盯着她。

陈星言知道自己偷偷上山的事情惹怒了他,估计这人是以为自己要逃跑。

“我,我只是想要挖些药材,贴补家用,不是想要逃跑。再说了,那山上都是猛兽,我就算是想要跑,也不至于往深山里去呀!”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越后,我天天想和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