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际上,就算大熊不这么说,陈星言也没准备离开了。先,这里也不是末世了,也不是想走就能走的,她的户籍了被这个大熊先一步落在了他的户头上,她倘若想要离开了,就得办路引。再则说了,中国古代对于女子的约束但是很非常严格的。她倘若真地走了,那恐怕是要背上一个逃妻首先,这里不是末世了,不是想走就能走的,她的户籍已经被这个大熊先一步落到了他的户头上,她若是想要离开,就得办路引。。...

其实,就算是大熊不这么说,陈星言也没打算离开。

首先,这里不是末世了,不是想走就能走的,她的户籍已经被这个大熊先一步落到了他的户头上,她若是想要离开,就得办路引。

再者说了,古代对于女子的约束还是很严格的。

她若是真地走了,那估计是要背上一个逃妻的罪名,到时候有可能要坐牢的。

而且一旦背上这样的名声,那她这一生可就毁了。

女子名节,犹为重要,某些时候,甚至是超过了她们的性命。

何其不公?

可是又能如何呢?

陈星言有自知之明,她不是什么圣母,也没有颠覆传统的野心,既然来了,就先好好活下去吧。

虽然这个大熊看起来凶巴巴的,可是至少,他能让她吃饱饭,也愿意蹲在那里给她洗脚,就冲这个,这个男人的品行也是错不了的。

整个安阳县境内最多的就是山。

而卢家村依山傍水,倒也算是比较丰饶了。

只是这个年代的生产力低下,田产出也少,而且也没有什么其它的营生可以做,所以村民们大部分都很穷。

穷到什么程度?

一个铜板恨不能掰成两半花!

穷到有些人一辈子都没有见过银子是什么样儿的,连碎银子都不曾见过。

陈星言这些天也算是弄清楚了这里的情况,所以开始琢磨着如何能发家致富了。

总不能天天吃野菜吧?

陈星言一说自己想要出去走一走,卢大熊就一脸警惕。

“你这是什么眼神?若是不放心,那你陪我一起出去不就成了?”

卢大熊一想也是,闷声点了头,然后就去准备家伙什儿了。

想要上山,卢大熊还是带了弓箭和一把篾刀的。

陈星言原本就是木系异能,进了山之后,更觉得格外亲切,仿佛能感觉到满山的植物都在跟她打招呼。

两人一前一后,慢慢走着寻找可以吃的东西,野菜、山菌、偶尔落单的小动物以及酸得叫人五官都皱在一起的野果。

陈星言在山上转了一圈,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不由得微微皱眉。

以她现在的异能等级,就算是不能再晋升了,可是至少对于植物的敏感度还是在的,怎么一点儿反应也没有?

这山上看着也不穷呀,怎么一点儿像样的药材都看不到?

陈星言将心中的疑惑问出来,卢大熊则是一脸复杂地看向她,“你想要挖药材?你懂?”

陈星言的脸色淡然道:“略懂一二。”

卢大熊点点头,“村子里有位大夫,他儿子经常进山采药,咱们现在是在外围,估计这药也被他采地差不多了。”

陈星言只能无奈地点点头。

卢大熊眼神复杂道:“再往前就是深山了,那里鲜少有人去。就算是经验老道的猎户,一般也是三五人结伴而行。”

陈星言的眼睛亮了亮,“也就是说,那深山里也有可能采到珍稀药材?”

前面的林子很密,那些树木都长地很高大,陈星言觉得能在里面发现好东西的概率极高。

可是卢大熊却冷脸道:“你不能去!”

陈星言的脸色一僵,随后眼底的光亮也熄了下去。

卢大熊许是有几分不忍,又补充道:“深山里有熊瞎子,有豺狼虎豹,不安全。”

陈星言再次抬眸,注意到卢大熊的脸色很严肃,应该不是在故意吓唬她。

两人最终打到了几只兔子野鸡,然后一起下山了。

两人到家的时候,天都快黑了。

“爹,你把这只野鸡和这只兔子处理一下吧,这里还有两只活鸡和一只活兔,我明天去镇子上卖了。”

“成。”

卢老憨是个老实人,这些年家中过地苦不堪言。

若非是因为卢大熊去当了兵,家里不需要再交赋税,怕是他们几个人都得饿死了。

整个卢家村,他家的日子不说是倒数第一,也绝对给占住倒数第二这个名头了。

如今大熊回来了,家里头的日子明显好过了不少。

卢老憨的媳妇姓王,没有大名,这么多年,村子里的人不是叫她老憨媳妇,就是叫她小牛他娘。

陈星言也是在听说这一点之后,更加确认了女子在这个时代的地位之低。

王氏去了灶房烧火,这给野鸡去毛还是要用热水的。

卢小牛体弱,就在一旁给卢老憨打下手。

卢大熊打了一盆干净的水进屋,让陈星言先好好洗洗,自己则是就着她用过的水洗了手,再一并去院外头倒掉。

卢大熊到灶房里看了一眼,瓮里的水已经不多了,也不说话,直接抄起扁担和木桶就去了村子中央。

卢家村的村正中老槐树旁边有一口井,据说是打了有几十年了。

一般的村民取水都是来这儿。

村民们一般不在自己家里打井,一来是因为太贵,二来是觉得没必要,就算是不打井水,他们也可以多走一段路去河边打水。

总之,就是觉得不缺水,所以不愿意多花那个冤枉钱。

卢大熊打了三趟水,才把灶房里的两个瓮都挑满了。

他打水用的是大木桶,以前卢老憨挑水用的都是比这个要小了两号的木桶。

王氏看着满满当当的水瓮,心里头当真是复杂极了。

不说别的,自打大熊回来,这家里头的活也比以前少了,但凡是需要掏力气的,基本上都是他干了。

以前卢小牛也打水,可是因为年纪小,身体弱,通常都是拎着一个小木桶来回跑。

一想到了以前的艰辛,王氏心里头就不好受。

吃完饭,王氏收拾了碗筷道:“以后可不能这样吃了,咱们才四个人呢,就吃了一整只的鸡,这可不成。以后还是都拿到镇上去换钱吧。”

陈星言没说话,知道家里日子过地苦,王氏这也是在精打细算,傍晚剥的那只兔子,也被她腌上了。

“嗯,明天我去镇上把那几只活物卖了,再给小牛买些药回来。”

卢小牛的嘴一撇,眼眶都红了,“我不吃药了,我的身子好了。”

卢大熊一脸不赞同道:“不行,先好好调理着,日后强壮了,有的是活让你干呢!”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穿越后,我天天想和离”,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