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端之上,F09包厢。“九哥心情好?”“前几天抓到林献嫖呢,心情能好么?”坐在南侧的女人冷艳十分,她摇了几下手中的红酒杯:“不说话的没人会觉得你们是哑巴。”几人立刻闭上嘴。姜九又低头看了看指甲,心里确实有点儿烦。前段时间两个月她水逆,陆陆续续看上的三个“九哥心情不好?”。...

云端之上,F09包厢。

“九哥心情不好?”

“前几天抓到林献嫖娼呢,心情能好么?”

坐在南侧的女人冷艳非常,她摇了几下手中的红酒杯:“不说话没人觉得你们是哑巴。”

几人立马闭上嘴。

姜九低下头看了看指甲,心里确实有点烦。

最近半年她水逆,陆续看中的三个男人赌博、吸毒、嫖娼。很好,将法律和道德的底线都占据了。

姜九起身,拾起外套打算走。

“九哥不玩了?”

“去外面吹吹冷风冷静一下,不然生气的时候容易揍人,比如你们。”

友人:“……”

“今晚的消费记我账上,你们随意。”

“好嘞!九哥路上注意安全,开车慢一点奥。”

姜九乘坐电梯从F层到了一楼大厅,手机响了一声,花如锦发来的信息:“九儿,快来1998,有好东西给你。”

-

1998(酒吧名字)

花如锦所谓的好东西,就是1998新到的一批美男。

“我看到7号和8号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你肯定会喜欢。”花如锦将胳膊搭在姜九肩膀上,“合不合心意?”

姜九扫了面前的两个男子,起身往桌球方向走了。

“不喜欢啊?”花如锦即刻跟上去,女人朝男子们挥了一下手,示意让他们走。

“真的不喜欢?我觉得挺像了,尤其8号那双眼睛,跟郁景州真的很……”

一杆进球的响声将花如锦的话打断,姜九侧身靠在球桌上,斜眼看花如锦的时候眸光骤冷。

花如锦下意识遮了一下嘴。

郁景州三个字就是姜九心里的疙瘩,五年了都不曾挥散过。

花如锦:“我听郁家的人说郁景州已经回京城了。”

白球与红球撞击,红球却偏离了航道没有入袋。姜九握着球杆站起了身,盯着失误的红球看了好一阵。

她将球杆扔在桌上,“没意思不打了。”

桌球是姜九擅长的休闲项目,在花如锦的印象里就没有姜九打不进的球。

“九儿,你和郁景州的婚约还在呢,他这次回来,郁家和姜家应该会商量一下你们完婚的事吧?”

“尤其是姜伯母,我猜郁景州前脚回京城,伯母后脚就能去郁家商量婚事。”

这两年姜九太野了,以至于姜父姜母很担心她的名声,希望二十三岁的她嫁了人能收收性子。

姜九已经走到包厢门口。

恰好这时包厢的门从外边被打开,一行年轻的男女走了进来。

为首的男人身姿挺拔、高高瘦瘦,天生的冷白皮将他骨子里那份矜贵斯文衬得更明显。即使只是穿着简单的衬衫黑裤,也显得那么精致。

总能让人在人群里第一眼就看到他。

这就是一分钟前花如锦提起的,与她有着婚约,近日回了京城的郁家二少郁景州。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怪我生得太美艳”,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