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接下来的研究工作里我渐渐意外发现,以及最新研究的HV-DIV病毒并也不是现有的病毒,现在的我们所研究的最原始毒株是经而为改造后过的毒株,我越想越不对劲儿,为什么要去改造后这样一个非常危险的病毒,我们的研究主要工作方向也不是针对一切未知的病毒找寻抗体吗?么试验室里有在我们研究HV-DIV病毒的这段时间里,我们现在脑海里所知的生物学知识已经彻底被颠覆,HV-DIV病毒与其说是一种病毒,它更像一个DNA,像一个细胞,它一直在自我进化,这是目前我们见过的病毒里面进化速度最快的一种病毒,而且这种病毒应该不是我们实验室改造的,这种病毒的改造难度是非常困难的,而且我们对HV-DIV病毒的了解一切都是未知的,谁会有这种能力去改造这样的病毒,它的目的是什么?当然这个也只是我的理解,也许真的有非常厉害的生物病毒学家对其改造了。。...

在接下来的研究工作里我逐渐发现,最新研究的HV-DIV病毒并不是原有的病毒,现在我们所研究的原始毒株是经过人为改造过的毒株,我越想越不对劲,为什么要去改造这样一个危险的病毒,我们的研究主要工作方向不是针对未知的病毒寻找抗体吗?

难道实验室里有人故意的在改造病毒原体,这是出于什么样的心理,还是说只是在不小心的情况下改造的?

我不敢想象,也没有时间去想象,我们现在目前最重要的研究就是为这个HV-DIV病毒找到抗体,我研究发现这个HV-DIV病毒原体并不是世界生物病毒库上已知存在的,应该是因为全球变暖的原因南极冰川融化,几亿年前甚至几十亿年前的的病毒原体从冰层解冻,病毒原体被密封带回实验室的,这种病毒就已经非常可怕。而且还是经过人为改造过了,如果一旦泄露病毒液体,那就是世界级灾难。

在我们研究HV-DIV病毒的这段时间里,我们现在脑海里所知的生物学知识已经彻底被颠覆,HV-DIV病毒与其说是一种病毒,它更像一个DNA,像一个细胞,它一直在自我进化,这是目前我们见过的病毒里面进化速度最快的一种病毒,而且这种病毒应该不是我们实验室改造的,这种病毒的改造难度是非常困难的,而且我们对HV-DIV病毒的了解一切都是未知的,谁会有这种能力去改造这样的病毒,它的目的是什么?当然这个也只是我的理解,也许真的有非常厉害的生物病毒学家对其改造了。

今天我们的主任找我们“未来重启计划”项目研究室所有研究HV-DIV病毒的研究员开会,要求我们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将这个HV-DIV病毒完成二次改造,需要将病毒的原体分离,把病毒的传播感染力和风险力降到最低,并且要马上研究相对应的抗体,其中一个研究员问主任说:我们所有的研究员都不明白为什么要去这样改造一个病毒,我们所需要做的是要怎么去彻底消灭这种古老的病毒,而不是将病毒去改造。

主任斩钉截铁的回答道:你们忘了进实验室签署的保密条例和工作制度内容了吗?我们所有的工作只能够服从上面的安排指示,不需要问为什么,但是我今天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们所有人,我们在做的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也是一件造福全人类的事情。

也许吧!这是在造福全人类,我们所有的研究人员都签署过保密条例,也不敢细问那么多,也只能专心地去做上头交代下来的任务!

在开完会的第三天,有个研究小组,成功的分离了HV-DIV病毒原体,提取了原体毒株,立马汇报给了主任,主任非常的高兴,声称你们是最伟大的研究员!主任立马把这个喜悦的消息往上层汇报了。

隔天那个分离HV-DIV病毒原体的研究小组,将毒株进行了分解,将传播感染力和风险力降低了,这是的我在想,也许他们就是我眼中那些伟大的生物学家吧!这种病毒的改造难度确实不是一般的研究人员可以去改造的,我很佩服他们的能力,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将毒株进行了分解并且改造了,我不知道我们现在所做的到底是伟大的还是......

傍晚来了几个不知道什么部门的人员,带着一群拿枪的大兵,说要把我们所成功的分离了的HV-DIV病毒原体带走,紧接着这群人套上了防护服,手提冷藏密封箱,进入我们“未来重启计划”项目研究室里吧这个HV-DIV病毒原体装箱带着了。我们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带着那么危险的东西。用途是做什么,HV-DIV病毒原体离开实验室是一件特别危险的事情。没想到我们“未来重启计划”项目研究室所有的研究员噩梦就是从他们带走HV-DIV病毒原体开始的....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第六维度末日重启”,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