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生化病毒深入研究员,我是一位M籍H裔,由于我在H大学深入研究生化病毒学的成绩十分非常优秀,在2014年“威尔堡病毒实验室”招收学生,成了了这里的工作人员,在几年的时间里我从深入研究专家助手升迁成了实验室深入研究员,也能接触到到更高级别的病毒深入研究工作。威尔堡威尔堡病毒实验室被分为了两部分,第一个是军方病毒研究实验室,第二个是我们研究人员病毒实验室,我们这类人员进不去军方的病毒研究实验室,因为实验室入口都是有大兵在把守没有相关的证件是不允许入内的,我们这个实验室的人员也没有去接触他们,只是感觉他们神神秘秘的,有时候经常会看到这些军方病毒研究实验室,会带一些流浪汉进入病毒研究实验,但是从来没有看过这些流浪汉出来过,当然这个我们是不能去谈论也不能够去问的,关于威尔堡实验室有严格的保密条例是不允许我们这些研究员去讨论军方病毒研究实验室的任何一切问题。。...

我是一名生化病毒研究员,我是一位M籍H裔,由于我在H大学研究生化病毒学的成绩非常优秀,在2012年“威尔堡病毒实验室”招收,成为了这里的工作人员,在几年的时间里我从研究专家助手升职成了实验室研究员,也能够接触到更高级别的病毒研究工作。

威尔堡病毒实验室被分为了两部分,第一个是军方病毒研究实验室,第二个是我们研究人员病毒实验室,我们这类人员进不去军方的病毒研究实验室,因为实验室入口都是有大兵在把守没有相关的证件是不允许入内的,我们这个实验室的人员也没有去接触他们,只是感觉他们神神秘秘的,有时候经常会看到这些军方病毒研究实验室,会带一些流浪汉进入病毒研究实验,但是从来没有看过这些流浪汉出来过,当然这个我们是不能去谈论也不能够去问的,关于威尔堡实验室有严格的保密条例是不允许我们这些研究员去讨论军方病毒研究实验室的任何一切问题。

2017年10月份,因为听说他们军方病毒实验室很多的研究员相继的死亡实验室缺人手,军方病毒实验室得一直从我们这个实验室这里抽调工作人员过去,我就感觉这个军方的病毒实验室有些蹊跷,我在威尔堡那么多年了很少会出现研究员死亡事件,但是今年为什么出现那么多死亡。

直到2017年11月,有两个西装革履的人来找我谈话,其中一个领头的介绍说:我是军方病毒实验室主任,我们这次来找你想问你有没有想要往高级别的研究工作发展。如果你有想法,可以让我进入军方的病毒研究实验室工作。然后说了一大堆的好处,和待遇.........

我内心清楚他们是谁,也清楚他们的意图,因为前面被抽调过去军方的病毒实验室的那些研究员也是一样的流程,我大概都知道,我只是装不知道而已。但是面对这样的待遇和好处我也是心动了。

我回复他说:我说当然想,我还想获得诺贝尔生物化学奖呢!

带头的那个人说了进入军方实验室的流程,给我签署了一份保密协议,随后叫人给我送了工作证件,给叫我第二天去军方病毒实验室报到。

第二天来到军方的病毒实验室门口,大门有军队的大兵检查进出人员,进入实验室大门前需要把身上的手机交到保管处,全身用扫描仪检查有没有违禁品,才放行通过。进入实验室后来到了病毒研究室主任的办公室报道。

通过和主任的一通寒暄后,主任给我安排到了“未来重启计划”项目研究室,这个研究室有50多名顶级的研究人员,“未来重启计划”项目研究室主要研究的是人类病毒进化方向,具体的主任也没有细说,只说听从安排做事,上头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其他一律不许过问。看主任这样说,我也不好继续问下去,就去开始工作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第六维度末日重启”,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