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意外发现加一点失败的那一刻,周泰是惊异的,而已抱着有枣没枣打一杆子的心态,都没想起能失败。自从明白加强点能加在自己身上就,几年了,这是第一次失败把加强点加到了物品上。失败的太忽然,刚就的一刹那都有点儿没反应时回来,但迅速就被心中的欢欣所替代。这自从知道强化点能加在自己身上开始,几年了,这是第一次成功把强化点加到了物品上。。...

当发现加点成功的那一刻,周泰是惊奇的,只是抱着有枣没枣打一杆子的心态,都没想到能成功。

自从知道强化点能加在自己身上开始,几年了,这是第一次成功把强化点加到了物品上。

成功的太突然,刚开始的一瞬间都有点没反应过来,但很快就被心中的欢喜所取代。

这说明强化点也是能作用到物品上的。

平缓了一下有点激动的心情,仔细观察自己手中已经发生细微改变的钉子。

原本黑色的钉子变成了亮银色,材质有了变化,似乎重量变重了点,但又不确定。

既然能加点,想了想之后,周泰又开始给这个钉子加强化点,加一点没有变化,加两点没有变化,加三点还是没有变化……

短暂的停了下,周泰看了看自己还剩余的几十点强化点,低头继续加点。

再次加点加到十点的时候,钉子再次有了显著的变化,在亮银色的基础上又多了一些花纹。就像类似大马士革刀那种锻造出来的花纹。

因为着重关注,发现重量确实有了细微的改变,竟然变轻了一些,不是刚刚那次自己感觉的变重。

不对,周泰很快反应过来,两次是不同的变化,不可能现象都一样,很可能一次变重,一次是变轻。

很快周泰就想到,自己纠结它变成什么样干嘛,继续加点就完了,看看还有什么变化。

但直到周泰把自己的强化点清零,钉子也没有再发生任何明显的改变。

有小小的失望,仔细一想又觉得很正常,如果很容易就能无限强化下去,岂不是很逆天。应该还是可以强化下去的,只不过不知道还需要用多少强化点。

有心好好研究下,但因为弄这个钉子,比自己想象中废了许多时间,好不容易把同房间的两个男娃忽悠去了院子里,担心他们会突然回来,周泰解下了用来当腰带的布条绳,把钉子包在里面,重新把这根围腰绳系上。

看看周围,没有什么破绽,一切完美无缺。

虽然还没有实验,但要说这强化了的钉子有什么大威能,周泰是不信的,毕竟自己的身体也是吃进去了几千强化点,也还是弱鸡一只。

而一想到简单的钉子都能强化,周泰就有些郁闷,自己曾经的家是有多穷,连一个这样简单的强化物品都找不到,如果自己早早的发现有能强化的物品,可能选择的就是不断强化物品,认为有自保之力后,就会出走,可能现在已经在哪里开始修仙之旅了。

仔细一回想,曾经家中也是有那么两三件破铁器的,也是试着加过点的,但却加不了,难道是因为生铁的等级太低,还是这颗钉子材料特殊?

如果是钉子的材料特殊,怎么可能用特殊的材料做成一颗普通的钉木头用的钉子?

思来想去,周泰猜测,可能因为冶炼技术不太好,钉子里参入了其他材料,提高了钉子的质量,达到了可以接受强化点强化的某种要求。

想要好好试试这个加了强化点的钉子怎么样,但一直没有太好的机会,按耐不住内心的焦急,晚上趁着屋内昏暗,其他两个孩童入睡之计,悄悄把钉子拿在了手里。

经过测试,钉子的锐利度变的无与伦比,扎实木的床板,就像扎塑料泡沫一样,轻轻一扎就完全扎了进去。有心想在墙上试试,但一想到扎出窟窿露出来太明显,就放弃了,知道变锋利了,就够了,必要的时候可能会很有用。

至于用这个防身?偷袭还有点希望,正面刚?自己这小身板,外加极其匮乏的拼命经验,估计就是送的选手。

在周泰看来,打架经验和拼命经验完全不同,虽然这辈子,和同村的娃娃没少打架,但那根本算不上什么,要是因此认为自己身手不错,那可是大错特错。

这玩意的最大用处,就是当奇货,没准能因此拜入某个修仙门派,虽然不知道有没有和钉子强化后一样材质的东西,珍不珍贵,而且还会冒很大的风险。

但是为了修仙,为了求道,为了肆意人生想啪谁就啪谁,冒险还是值得的。

有的人,朝闻道,夕死可矣。自己为了道途,冒险是值得的,而且在求仙的道路上,应该就是在不断的冒险。

有的危险就在那里,看的到,想的到,但不得不去面对,这就是仙生……

胡思乱想了会,周泰就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在这个院子的生活,并没有多久,十天左右的时候,不知道是联系好了买家,还是觉得周泰这个院子的几十个孩童身体都没什么问题,能经的起路上的颠簸了。这个院里的所有孩童再一次走在了出发的路上。

其他院子的孩童并没有动,可能好看的女娃,清秀的男娃,要养大一些才能卖出好价钱。

经过观察,周泰发现倒卖孩童的这些人,做事严谨周密,类似于帮派,却又比帮派更加严格,这就是修仙世界的人贩子!

不知道是上面的要求,还是怕谁对某个孩童动恻隐之心或有其他心思,如无必要,没有人会对任何孩童多说一句话,而有必要时,大多都是声色俱厉,所以没有一个孩童能和这个人贩子组织的人有亲近之意。

至于说他们专业,是因为,跟着他们走,周泰都分不出东南西北了。

押送这几十个孩童一起走的人,有十多个,觉得可以找个机会逃跑的周泰,愣是没有找到机会。

唯一逃命的机会,是乘船的那几天,有机会用自己的钉子,在船的侧面弄一个洞跳船,但周泰无论上辈子还是今生,都是个旱鸭子,所以这是一条死路。

而这一次走了许久,步行,马车,坐船,又步行,足足走了一个多月才到目的地。

周泰多想这些人是送自己这些孩童去某个修仙宗门之地,测试入门的。虽然用屁股想,也知道不太可能,等到了目的地,发现确实不是什么好地方。

这是一个矿场,有很多如同奴隶一样凄惨的旷工,周围有很多带腰刀,手拿皮鞭的监工。

看到很多人的身影,但却没有一个是孩童的,周泰一瞬间有了一个恐怖的猜想,自己这些人不会是来送鸡来的吧,童子鸡!

越想越觉得有可能,额头都出了细微的冷汗,丰富的想象力,能脑补出各种凄惨的结局。

如果我此刻修仙有成……一种无力感在心中升起,虽然只是自己胡乱的猜测,但周泰直了下腰,确认了钉子还在,做好了面对最糟糕局面的准备。

很多事不一定会往最坏发展,但一定要做好发生最坏情况的准备。

所有的孩童被集中在一小块地方,四周被矿场的监工和押送来的人围了起来,周泰的一颗小心脏直往下沉。

如果来的时候,在船上,夜晚跳水,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别人有信仰一跃,自己这就是绝望一跳,这短短十年人生经历,把上辈子没吃的苦都吃了。

越想越伤心,周泰差点忍不住大哭出来,明明有挂,自己也小心谨慎,处境却越来越糟糕。

意识到眼泪要不受控制,周泰瞬间生生控制住了自己,眼中的凶狠一闪而逝。

没多久,一个大壮子,又胖又壮,满脸的横肉,站在所有孩童面前,开启了大嗓门:“你们所有人,都是这玉林矿的矿工,别看你们小,只要力所能及的干活,就能吃饱饭……”

听到他的话,周泰一愣之后,心里疯狂吐槽:“这是有病吧,找孩童当旷工,这重体力劳动,能干的动?”同时也是松了一口气。

周泰不知道的是,这里的矿工,都是用各种方法抓来的奴隶矿工,各种不服管教,治理方法除了打就是打,就算平均几天打死一个人,产量也上不去,而且还动不动就暴动。

但花钱雇矿工,又实在太贵,最后矿主一拍屁股,想了个矿工从小培养的主意。

壮实的成年男人太贵又不服管,小孩子买便宜,还好管教。这么一想,矿主就迫不及待的找人买了一批,太小的孩子不能要,养的太久,至少都要十岁以上的。

至于合不合算,每天吃多少,能干多少,懒的算,买来一批试试就知道了,行,以后就这么做。不行,也没多点损失,不算事。

“……表现优异的,三年后,矿主给找女人玩,让你们知道女人的滋味,表现差劲的,打断第三条腿,刚开始,对你们没有太高要求,但要赶偷奸耍滑,就看看你的骨头硬不硬了,五年后,你们中,表现最好的,可以当监工,不用再干活……”大嗓门不断说着。

周泰听了听,也听明白了,这是要这帮孩童干旷工干到死。听话卖力一直好好干,说点有小奖励,有点东西吊着,总让人有点希望。

这帮孩童傻么?不傻

但这帮孩童懂的多么?一点不多。

如果不是有前世记忆,周泰可能最在乎的只有三个字:吃饱饭。至于其他什么滋味,正经小孩哪里会懂。

要修仙的人,开始挖矿了,可惜这不是游戏里的副职业,是个牢笼,出不去,那就是矿工干到死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第五十四章 驻颜丹”,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