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澜大陆,无尽之崖边上,两道身影,静静地地驻立着。低下头,姜茹婉望着那透心而过的沉铁碧霄剑,体会着剑上雄浑金灵力所带给的持续破环痛苦,嘴角有鲜血正不断地地漫出。艰苦地抬头,看向了近在咫尺,却是一脸漠然的秦柏然,她的关门歇业弟子,姜茹婉只会觉得反讽无比低头,姜茹婉看着那透心而过的沉铁碧霄剑,感受着剑上磅礴金灵力所带来的持续破坏痛苦,嘴角有鲜血正不断地溢出。。...

苍澜大陆,无尽之崖边上,两道身影,静静地伫立着。

低头,姜茹婉看着那透心而过的沉铁碧霄剑,感受着剑上磅礴金灵力所带来的持续破坏痛苦,嘴角有鲜血正不断地溢出。

艰难地抬起头,看向了近在咫尺,却是满脸漠然的秦柏然,她的关门弟子,姜茹婉只觉得讽刺无比。

而这个时候,面对着满是不敢置信的师尊姜茹婉,秦柏然却是缓缓地将沉铁碧霄剑,抽离了姜茹婉的心脏,让姜茹婉再一次承受着这痛苦的折磨。

对此,秦柏然完全的无动于衷,只是淡淡地说道:“师尊,你莫要怪弟子。我修了无情剑道,斩情,是我必须经历的关键一关。师尊,你是我在这个修真界唯一放在心上的人了,只有亲手斩杀了你,我才能了无牵挂,这无情剑道,也才能够真正练成。”

说到了这里,秦柏然眼中出现了一丝眷恋,犹豫,挣扎,却又很快地恢复了漠然。

等到将沉铁碧霄剑抽离了姜茹婉的身体,看着师尊姜茹婉软软地倒在了地上,秦柏然却是如同一具毫无感情的傀儡一般,歪着头,看着沾满了鲜血的沉铁碧霄剑。

这把沉铁碧霄剑,是师尊姜茹婉收他为徒的时候,送给他的见面礼,他一直带在身边,用了这么多年了,从引气入体,直到现在的返虚期巅峰。

这一把沉铁碧霄剑,对于他来说,意义非凡,却也容易让他想起那一些过往,无法彻底地冷心冷情。

突然,秦柏然狰狞地咬着牙关,散去了所有的牵挂,猛地运转金灵力,将这一把沉铁碧霄剑,直接给震成了碎片,并任由这些碎片,纷纷掉落到了无尽之崖。

似乎是已经斩断了这最后的一丝情感,秦柏然整个人,变得更加的深沉冷漠。

再次低头,冰冷着脸,秦柏然看着奄奄一息的师尊姜茹婉,毫无感情地说道:“师尊,我斩情弃爱,无情剑道,将会大成了。师尊,我没有辜负你的期望,我定会飞升上界,得道成仙的。”

抬起头,望了下黑沉沉的天空,任由冰冷的雨水淋湿自己的脸庞,秦柏然突然哈哈地笑出声来。

声音,飘散得很远,很远。

只是对此,姜茹婉已经无能为力了。

后悔吗?姜茹婉心里头,还真的是有的。

毕竟,是她好心带回来的小崽子徒弟,唯一的徒弟,却居然在暗地里修练了无情剑道,给她来了个杀师证道!

早知如此,当初,她就不会那么好心了。

看着在那疯狂笑着的秦柏然,姜茹婉无力地勾了勾唇角,露出另一个自嘲的弧度来。

罢了,已经都太迟了。

心脏被刺穿,丹田又是被毁掉,无法运转灵力,她,彻底地没有生机了。

杀师证道,秦柏然果然做得够狠够利落的。

她以前,怎么就不知道,秦柏然居然还能够做到这样的地步的?

冰冷的雨水淋在身上,姜茹婉感觉着生命气息在急速地流失而去,浑身冷得可怕,似乎就要堕入到永久的黑暗中了。

……

黑暗之中,姜茹婉突然全身一个激灵,被惊醒了过来。

猛地坐了起来,姜茹婉浑身被汗水湿透,似乎还能够感受到沉铁碧霄剑穿心而过的痛苦折磨。

这个梦,她已经做了好多次了,是那么的真实。

梦里所发生的一切,是她看过的一本坑文小说中的一个场景。

很不幸,她穿越了,还是胎穿,成了这本小说里边,被小白眼狼崽子杀师证道的那个炮灰师尊,姜茹婉。

只不过,那都是很久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现在的她,不过才是一个刚刚结丹成功的单身修士而已,并没有开始收徒。

也正是因为不久之前的结丹成功,得以恢复了前世的记忆,姜茹婉才猛然知道了这一切事情。

想到了在梦里所经历的那一切,姜茹婉微微垂眸。

穿越之后,姜茹婉的记忆被封印,在家人的娇宠之下,一直醉心于修练,年纪轻轻的,就已经成了金丹真人了,在这个略显破落的太玄宗里边,有资格可以单开一峰。

只是,单开一峰,便意味着要开始收徒。

一想到收徒,姜茹婉不由得再次打了一个哆嗦。

收了徒弟之后,她,还会继续受到剧情惯性的影响,走上被徒弟杀师证道那样的悲惨老路吗?

不得不说,知道了剧情的走向,又在梦里头一次次地经历过了这一切痛苦悲剧,让姜茹婉对于收徒,有了些心理阴影了。

可是,修道这么久了,姜茹婉也知道,修道之人,最忌讳的,便是心中有所恐惧,对事情犹豫不决。

那样的话,今后势必会影响到了她的道心,终究是在这条修道路上走不长远的。

叹了一口气,姜茹婉无奈地摇了摇头。

她从不是怕事退缩的人,还是决定去试一试。

至少,她必须走出那样的心结,让自己的道心圆满才行。

要不然的话,被这样的心结所累,将来,她的修练与突破,肯定会有不少的问题的。

当然了,收徒可以有,但是,秦柏然,已经彻彻底底地被她排除出收徒的名单了。

想到了很快就要前往墨州城那边,参加宗门的收徒初选的事情,姜茹婉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正是在墨州城那里,她碰到了那只小白眼狼崽子秦柏然的,并力排其他宗门的对手,将秦柏然给收为唯一的徒弟的。

对此,姜茹婉不由得眯起了双眼。

这一次,她不会再去跟其他宗门的人争了。

以秦柏然那样的单一金系天灵根资质,会有不少宗门抢着要的,她,就不跟着去凑那个热闹了。

至少,她与秦柏然不再有师徒关系牵扯的话,今后但凡那个小白眼狼崽子有什么不利的举动,她动起手来,也不会受到束缚。

到时候,小白眼狼崽子秦柏然被其他宗门收归门下,要是他还是修练了无情剑道,想要杀师证道什么的,也轮不到自己这个局外人了。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炮灰师尊成了宗门真大佬”,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