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五章 炼身体秦雷自强 成弃卒皇子恼火

半个时辰后……汗流浃背的秦雷恶狠狠的盯着铁鹰,见他呼吸的节奏保持平稳,若无其事,秦雷一咬牙道:“以后每天早上都打一架。”说着后转身回屋去了。他消失了后不久,铁鹰缓缓地的坐定,就搓揉身上被打到的地方,月色如水,洒在他身上,竟有些幽怨味道。上次的切磋,或是说打他消失后不久,铁鹰缓缓的坐下,开始揉搓身上被打到的地方,月色如水,洒在他身上,竟有些哀怨味道。。...

权柄

推荐指数:10分

《权柄》在线阅读

半个时辰后……

汗流浃背的秦雷恶狠狠的盯着铁鹰,见他呼吸平稳,若无其事,秦雷咬牙道:“以后每天晚上都打一架。”说完转身回屋去了。

他消失后不久,铁鹰缓缓的坐下,开始揉搓身上被打到的地方,月色如水,洒在他身上,竟有些哀怨味道。

刚才的切磋,或者说打沙包更合适,秦雷的拳脚没法攻破铁鹰的防守,速度和力度都不够。当然,还是很疼的。如果铁鹰知道秦雷准备用他长期测试自己的力量水平,可能心会更痛。

质子府门前斗殴事件似乎已烟消云散,上京府尹也没有前来讨要几个受伤士卒的汤药费,而是派出整整一营兵卒把质子府团团围住。

铁鹰只道是齐国怕人少了再挨揍,秦雷却感到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无奈最近几日李光远似乎有些躲着他,也无从打听。

既然搞不明白,秦雷索性不想,给自己制定一套训练计划,一心恢复起体能来。

他每日卯时起身,稍微活动后,便背上一个自制的包袱围着小院子跑圈,院子很小,一圈不到三十米,一圈圈跑下来,足以让旁观的铁鹰眼晕。

铁鹰知道,包袱里是五块砖头。秦雷这样跑半个时辰后,调整片刻,便会脱下被汗水浸透的小褂,赤着排骨似的上身,拿起另一个包袱,同样装着五块砖头,平举二十个,侧举二十个,然后用一根扁担一头一个挂起包袱,担在肩上,深蹲二十个,诸如此类,花样繁多。做完这些后,齐国新派来的厨子才刚起床呢。

早饭后,秦雷会重复早上的锻炼好几遍,还会把住凉亭飞檐做几组引体向上,或者坐上护栏,把包袱挂在脚踝上,小腿抬起放下几十次。虽然铁鹰不知道这样做的效果如何,可看着秦雷带着强烈节奏感的运动,也不禁暗自佩服。心道,自己可不能持续这么长时间运动,看来殿下是有窍门的。

午饭后,秦雷会小睡半个时辰,然后顶着太阳平举扁担,扁担一头吊着那个包袱,一动不动半个时辰,然后换手,再半个时辰……

汗水出了又干干了又出,旁观的铁鹰十分不忍,劝了几次,都被秦雷杀人的目光顶了回去,也就随他去了。

整个后晌秦雷便会一直这样反复,铁鹰看得都浑身酸疼,也不知道貌似柔弱的殿下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到了晚上,负重跑半时辰后,这才结束了一天的磨练。铁鹰会嘱咐厨子烧好洗澡水,把一个指头都懒得动的殿下扔进浴桶里。

等殿下泡完澡,铁鹰又会把他捞出来,用大毛巾胡乱一擦,扔到床上,自己活动一下臂膀,压了下去……

杀猪一样的惨叫声传出小院,回响在上京城的夜空中,惊起一群夜鸟,也让门外的齐国士兵面面相觑,胡思乱想。

秦雷不得不承认,尽管铁鹰的手太重,但是号称正宗内家推拿手的本事是一流的,每次鬼哭狼嚎后,便会通体舒泰,一夜无梦。次日又可状态全满,继续自虐。

~~~~~

这天晚上,结束了一天的修行,秦雷舒服的趴在浴桶的边沿哼哼唧唧,看着坐在门边的铁鹰欲言又止的样子,懒洋洋的道:“铁大哥,你这人忒不爽快,我俩身在异乡,相依为命,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铁鹰闻言,望向秦雷,水汽蒸腾间,看不清他的表情,但他知道秦雷这句话真心的。这一个月的相处,他已经能分辨出秦雷那句是开玩笑,那句是正经了。

本来作为侍卫,是不该对主人的事情指手画脚的。可他想了想,觉得秦雷自从苏醒后处处以诚相待,平等尊重,实在不该隐藏什么,于是清清嗓子,道:“殿下,今天盟约签订,却只字未提您的事,实在是欺人太甚!”

秦雷闻言,眉头打了个漂亮的节,转瞬又舒展开来,他微微直起身子,慢悠悠道:“前些天李大人便知会我了,本来就没报多大希望,也就没感觉多么失望。”

铁鹰一听,有些着急,也直起身子,瓮声道:“这些日子见殿下日夜用功,还道是您转了性子,知道上进了,没想到这才几天又变回原来那温吞水的破性子了。”声音渐大,语调也渐高。

秦雷就是喜欢他这直筒子脾气,像极了原来他手下的兵。他笑笑,不再逗铁鹰,沉声道:“从来没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活命,只有自己救自己。”

铁鹰很喜欢这句话,顿时被点燃了激情,起身抱拳道:“全凭殿下吩咐……”

秦雷笑眯眯的指了指一边的浴巾,接着说道:“国内突然授意李光远结束谈判,仓促缔结盟约,一定是准备一战雪耻了。”水中的拳头却紧紧攥着。

接过铁鹰递过来的毛巾,秦雷起身跳出木桶,擦干身子,随便裹上件长袍,道:“现在我们的形势变的很危险,但是只有变化才会有机会,若仍是原来的样子,只怕我就要在上京终老了。危机有多大,机会就有多大,铁大哥,相信我,我们不会这样混吃等死的。”

铁鹰看到秦雷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猜他应该有主意了,也不多说。

随后,杀猪声按惯例传出,门外的卫兵已经充耳不闻了。

做完推拿后,铁鹰吹熄蜡烛,起身告退。

黑暗笼罩了卧室,这一次,秦雷没有沉沉睡去,而是盯着房梁愣愣的出神。虽然安慰了铁鹰,可他心里也一样恼火。

他没想到竟然会有这种结局,本来觉得自己这个鸡肋般的质子,没什么值得两国大人们计较的,那秦国的皇帝但凡有一点骨肉之情,也会把自己要回去,更何况自己为国出质十六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呀。

两国一旦开战,自己就彻底失去价值了,很有可能成为齐国泄愤的工具被咔嚓了事。所以必须要抓紧行动,放手一搏了。

“你们这些下棋的想放弃我这棋子,却也要看我答应不答应。”黑暗中,秦雷紧紧攥起双拳,用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恨声道。

未完待续————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权柄”,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暖男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