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第四章 武疯子暴起伤人 新三国纷争不休

秦雷和铁鹰转回门口,那些卫兵见秦国使节走远,便又完全恢复趾高气昂的模样。秦雷站上门前的石凳,睥睨天下的望着几个卫兵,右手食指关节在鼻尖轻轻地轻划。几个**见传说中怯懦无比的小质子这般模样,心中不爽,争相把长枪抱在怀里,一脸故意挑衅的盯着秦雷,其中一个嘴秦雷站上门前的石凳,睥睨的看着几个卫兵,右手食指关节在鼻尖轻轻划动。几个**见传说中懦弱无比的小质子这般模样,心中不爽,纷纷把长枪抱在怀里,一脸挑衅的盯着秦雷,其中一个嘴上不干净道:“还真白净,不会是个兔爷……。”。...

权柄

推荐指数:10分

《权柄》在线阅读

秦雷和铁鹰转回到门口,那些卫兵见秦国使节走远,便又恢复趾高气昂的模样。

秦雷站上门前的石凳,睥睨的看着几个卫兵,右手食指关节在鼻尖轻轻划动。几个**见传说中懦弱无比的小质子这般模样,心中不爽,纷纷把长枪抱在怀里,一脸挑衅的盯着秦雷,其中一个嘴上不干净道:“还真白净,不会是个兔爷……。”

‘吧’字还没出来,便见秦雷飞起一脚,直直踹到那人小腹,那人‘哦’的一声横飞出去,撞在大门上,震得门房上落尘纷纷。

那些兵丁未曾想到自己看守的‘囚犯’敢与自己动手,扔掉长枪,‘嗷嗷’叫着扑了上来。铁鹰见识过殿下动辄断人子嗣的肉搏功夫,也不担心,熊臂一抱留下两个,一使劲,‘碰’的一声,两个**的脑壳撞在一起,晕了过去。

秦雷见六个**一起扑上来,顺手抽出一根门闩,作势横扫,待对方攻势一滞,变扫为砸,狠狠击在右边一个的锁骨上,令人牙根发酸的‘咔嚓’声同时响起,那人哼一声都没来得及便晕了过去。

另外五个趁机扑上来,想抱住秦雷。其中两个刚想伸手便感觉背后一紧,倒退着飞回去,却是被铁鹰留下了。

秦雷侧身让过左边扑上来的齐兵,正好撞到中间那个的怀里,秦雷大吼一声:“起!”一沉肩,把齐兵斜斜撞倒。秦雷借着这股劲冲到左右两人身后,反身一棍狠狠抽在左边那位的小腿上,立刻骨断筋折,轰然倒地。

最后一个齐兵已经吓破了胆,秦雷作势要打,铁鹰却冲上了,把这个齐兵小鸡一样拎起来,左右正反十几个耳光,直打得牙齿尽数松动,嘴巴变成一个血葫芦才狠狠一甩抛到街上,砸的地面‘碰’的一声。

做完这一切,意犹未尽的铁鹰才想起应该对殿下解释下,他不好意思的对秦雷道:“就是这小子早上羞辱属下。”

秦雷理解的点点头,他打架只追求结果,往往一招制敌,但不表示他不欣赏铁鹰这种追求快感的打法。

秦雷望着满地呻吟昏迷的齐兵,心情一片大好,思维也正常起来,突然气急败坏对铁鹰道:“快去找李大人,不然咱们要挨板子了。”

~~~~~~~~~~

质子府虽然地位低微,但好歹坐落在上京东城,乃官员勋贵府邸所在,治安良好,行人也不多。

所以小质子怒打看门狗的桥段没有传播出去,负责东城治安的金吾卫也很快开过来。还好方才打人只是片刻功夫,铁鹰没多久就追上李大人的轿子,一声‘殿下被欺负了’便把李光远唬得赶紧转回,正好碰上了金吾卫搜查质子府。李大人登时暴跳如雷,怒吼道:“若少了殿下一根汗毛,这盟约不签也罢,大家各自准备开战才是正理。”

内里走出一位浑身金灿灿的金吾将军,对李光远行礼道:“末将正在缉拿凶犯,职责所在,还请外使大人见谅。”

李光远瞧见院里金吾已经往外走,两手空空,看来一无所获。心中稍安,眯起眼睛,对金吾将军森然道:“此事牵扯两国邦交,本官会知会贵国陛下并鸿胪寺,这位大人请回吧……”

一席话说的金吾将军面皮发紫,但身为北城金吾,消息岂能不灵通?他略一沉吟,咬牙对李光远一拱手,转身吼道:“撤!”。

~~~~~~~~~~

李光远与铁鹰两人忙走进院来,但见一片狼藉,没有殿下踪影。两人正焦急时,背后一个晴朗的声音传来,“两位好心情,在玩躲猫猫吗?”

两人心中一块大石落地,出来见秦雷手中提个食盒,笑容和煦的站在院中,着实有些……可恶。

秦雷见两人怒视自己,提提手中的食盒,对李光远嘿嘿笑道:“我就是去给大人买了个早点,地方不熟,耽搁久了,大人见谅啊。”

李光远见这位死要面子的样子,不禁莞尔。也笑道:“微臣真有些饿了,谢殿下美意。”两人挽手进屋,后面的铁鹰也一脸笑意站在门口。

~~~~~~~~~~~~

后院凉亭中,秦雷正襟危坐在石凳上,一边石桌上的茶盏早已没了热气。铁鹰望着秦雷标枪似的背影,知道殿下真的变了,天翻地覆。他轻舒口气,一个念头浮上心头,无论怎么变都不会比原来差吧。铁鹰回过头,安静的守卫着他的殿下。

李光远已经离开很久了,他抛给秦雷的信息仍在秦雷脑海中盘旋。再加上刚才对铁鹰的询问,秦雷大体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十六年前,当时最强大的秦国襄文皇帝驾崩,诸子争帝,时局混乱。齐楚两国在东齐百胜侯赵无咎,南楚柱国将军诸烈率领下,百万大军联手攻秦。秦军士气低落,一溃千里,大半国土沦陷,几十万军队灰飞湮灭,国家危在旦夕。

危急时刻,秦国车骑将军李浑,右丞相文承彦串联百官,拥戴现在的昭武皇帝登上大宝。稳定朝政的同时:割九州,允岁贡,质皇子,嫁皇妹与北齐。这才瓦解了齐楚联盟,而后秦军合兵一处,逼退了楚国大军,解了亡国之局。

十几年过去了,时间改变了很多事情:秦国那位和亲的公主心情抑郁,几年前就薨了;齐国上层陶醉在胜利的芬芳中,纸醉金迷,骄奢淫逸。百姓苦不堪言,矛盾日益尖锐,国力冰消雪融;而秦国卧薪尝胆,励精图治,上下一心,终于恢复了国力。

此消彼长,形势不言而喻,秦国需要一场战争,一雪前耻。

至于那个已经长大成人的皇子,似乎没有人关心。

这两年秦国与南楚关系缓和,转而敌对齐国,几十万大军陈兵函谷关,随时都会猛虎出笼。自从那位公主去后,两国关系唯一的缓冲也没有了,摩擦不断。这种情况下,作为人质的皇子怎么会有好日子过呢?

若是那个也叫秦雷的皇子还在,定要自艾自怨一番。可现在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秦雷,王牌特种部队的精英教官,所有软弱自伤都与他无缘。

通过对掌握情况的分析,秦雷强烈的感觉到,接下来一段时间自己可能会成为三国博弈的焦点。楚国一定希望自己死,昨夜的刺客,很大可能是楚国的;齐国应该不希望自己死,给秦国开战的理由;而秦国的态度就比较暧mei,尽管李光远名义上是来探讨盟约,赎回皇子的,但李光远隐约流露出秦国的大人们似乎准备放弃自己,用来引发战争。但是意见应该不统一,至少李光远就倾向于保住自己。

他理清思绪,便不再胡思乱想,伸手端起凉茶,“咕嘟”喝下去,甩手把杯一掷,一朵白菊绽开在红色的廊柱上,伴着清脆的破碎声,秦雷稳稳起身,大步走出凉亭,铁鹰紧紧随在后面。秦雷不会告诉铁鹰早上的剧烈活动,害得他腰酸背痛不敢动弹,刚刚恢复过来。

~~~~~~~~~~~~~

李光远对秦雷的请求是——装病,秦雷答应了,让铁鹰对外宣称自己惊吓过度,失忆失眠,情绪波动剧烈,激动时甚至暴起伤人,危险无比。

而他自己则躲在西面小书房里,每日翻阅李光远亲自撰写的《新三国志》,这本书从前朝大唐失九鼎开始,一直写到现在,他学风严谨,秉笔直书,对秦国没有多加赞美,对齐楚也没有肆意贬低,只是客观的描述了这二百多年的历史。

这样的书,放在哪个朝代哪个国家都讨不到好,李光远也没有公诸于众的打算,全书六十多万字,全部是隽秀的楷书手写,珍贵程度不言而喻。那天秦雷托李光远买些历史类书籍,不知存的什么心思,第二天李光远把自己的作品送了过来。

加上书房的藏书,秦雷知道了这个世界在唐以前,与他原本的世界是一样的。但历史的长河在马嵬坡上转了个小弯,以后的事情便面目全非了。

玄宗死了,肃宗也死了,天下大乱了,唐就此而亡了。五十年的军阀混战后,便剩下现今的三大国家,二百年来时战时和,每当一方势大,另外两方便默契的联手打压。直至今日,三个古老的国家仍然矗立着,纷争着……

~~~~~~~~~~

几天后,齐国太医来了。

那个颤巍巍花白头发的老头子一番望闻问切,没发现什么异常,可秦雷失忆,是实打实的。

望着边往外走边摇头的老太医,秦雷撇撇嘴,对铁鹰道:“继续跟他们交涉,说我快忘了喘气了。”

接下来的日子,李光远来的越来越频繁,有时和秦雷手谈几局,有时闲聊几句。甚至会把在东齐朝堂上的谈判讲给秦雷听,秦雷知道机会对于他这种半囚犯来说太少了,也就不藏拙,往往几句话把纷杂的朝堂斗争分析的鞭辟入里,令李大人的脸色越来越欣慰。

•••••••••••••

一天晚饭后,感觉身体基本恢复的秦雷拉上铁鹰来到后院。

铁鹰疑惑的看着对面短衣襟小打扮的秦雷,等他发话。

秦雷抬起芦柴棒似的小胳膊,手掌内招,对铁鹰道:“咱们切磋切磋,铁大哥,请全力进攻。”

铁鹰‘哦’了一声,想了想,道:“还是殿下进攻吧。”

秦雷知道他怕伤到自己,心中小窝火,点头道,“也好,铁大哥,请接招。”话音刚落,便揉身上前,一腿鞭向铁鹰的腰眼。

如何追书:

【友情提示】想免费看此书?快关注我们的微信吧!

【百度搜索】 在百度中搜索:暖男阅读,进入网站并搜索本书书号“权柄”,即可找到本书。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或在微信公众号里搜索“书荒不用愁”